• 第十四章礼物·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3本章字数:2198字

    回去后,边小小将栓柱拉到一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栓柱。

    栓柱听了还挺高兴,告诉边小小说,以前有过逃难的人在靠山村落户的先例,所以边小小娘俩个想要留下来应该问题不大,只要征得村长同意就行了。

    “阿叔有时间带小小去见村长吗?”

    栓柱憨憨一笑,“有,小小想啥时候去?”

    “阿叔你等着,我去对我娘说一声,然后咱们两个现在就去找村长去。”小小欢快地跑了回去,跟边柔儿打了个招呼就要往外跑。

    边柔儿一把拉住了她,“小小,既然是求人,这样空着手去,是不是有些不妥?”

    “娘,我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边小小拍了拍边柔儿的手,然后一蹦一跳地走了。

    前世的时候边小小就悟出一个道理,送什么礼物都不如送钱来的实在。

    尤其是在这样贫困的山村,有什么东西还能比银子更招人喜欢?

    边小小和栓柱一起出了门,走到半路的时候,栓柱就跟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大块肉来递给了边小小,“小小,等一会儿把这个给村长。”

    边小小接过肉,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这应该就是上次打死的那只老虎的肉。

    那只死虎,栓柱和二富连夜剥了皮,虎肉一分为二,二富拿了一半,另一半归了栓柱。

    至于虎皮和虎骨,二人商定等到卖出去了再均分银子。

    栓柱留下的这一半虎肉,栓柱娘割下一块给了栓根家让她两个宝贝孙子吃,余下的准备都卖掉,栓柱好说歹说才算是留下了两块腌成了咸肉挂在了屋檐下,刘方氏就跟宝贝似的,一天至少要看三遍,生怕有谁偷了去。

    边小小每次从屋檐下过,都会不由自主的抬头去看那两块虎肉。

    她是有些馋。

    王屠夫虽然是个卖猪肉的,每次吃饭时,饭桌上也少不了肉,可那些肉都是王屠夫和王杨氏吃的,边小小和边柔儿只有看的份。

    来到靠山村后,刘方氏顿顿都是粗粮配野菜,别说是肉了,连油星都极难看到。

    也就是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没有开过一次荤呢。

    更何况那可是正宗的老虎肉。

    边小小馋老虎肉,栓柱可都看在了眼里,也曾求过刘方氏烧一些肉让大家尝尝鲜,却被刘方氏骂了个狗血淋头。

    边小小甚是无语,心说好好的肉放那里不吃,难道是要等着天热以后生了蛆吃肉芽吗?

    边小小没有想到的是,栓柱竟然将虎肉偷拿了出来让边小小作为礼物送给村长。

    也许他是担心边小小空手而去会惹村长不高兴吧。

    “阿叔,我准备有银子。”

    “你和你娘落脚后,还有不少东西要置办,以后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可是阿奶看到肉不见了,会发脾气的。”

    栓柱扭头冲着边小小眨了眨眼,“拿肉时,我娘没有看到。”

    边小小噗哧一声笑了,“阿叔,我也什么都没看到。”

    栓柱脸上浮现出一抹狡黠之色,“嗯,我们都没看到。”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去村长家的路上,栓柱告诉边小小,村长叫刘大川,五十岁上下的年纪,为人还算是比较正直,一般情况下不会故意为难人。等一会儿多说上几句软话,他肯定会答应下来的。

    边小小一一答应了。

    两人正走着,远远的看到有一个少年背着一个大竹娄走了过来,正是那日给边柔儿看病的大夫少离。

    少离的后面跟着一个小姑娘,一边小跑着一边在后面急急地唤着,“少离哥你不要走那么快,我都要跟不上了。”

    少年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跟了一路的姑娘,眉头微皱道:“刘姑娘,今儿个天好,我还要急着回去晾晒草药呢,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不好?”

    小姑娘总算是跑到了少年的跟前,因为跑的急了些,娇喘连连,噘着嘴说道:“少离哥,我对你说过多少了次,不要总是刘姑娘刘姑娘的叫,这称呼太见外了。”

    少年转过了身,淡淡说道:“我跟姑娘本就不熟。”说完,抬脚欲走,小姑娘却象没有看到少年态度的冷淡,急步过去拦在了他的前面,将手伸到了少年的面前,手上是一枚硕大的鹅蛋,“少离哥,给你吃。”

    少年几乎看都没有看上一眼,从小姑娘身侧绕了过去,“多谢刘姑娘好意,我一向不喜食禽蛋。”

    小姑娘被晾在了那里,手上拿着蛋,收回来也不是,不收回来也不是,脸上甚是尴尬。

    “小小,那个姑娘是村长的老来女,叫刘娥,性子有些娇纵,一会儿她要是说了啥不中听的话,你可别跟她计较。”

    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栓柱对边小小的性子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边小小也是个不肯受委屈吃亏的主儿,他怕边小小和刘娥起什么冲突,所以特意低声对边小小交待道。

    边小小知道栓柱是好意,所以感激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阿叔。”

    这时,少离已经看到了边小小和栓柱,撇下刘娥走了过来,温和地问边小小道:“你娘的身子可大好了?”

    阳光下的少离,皮肤白皙,眉目如画,清秀之中又带着些男儿的英挺之气,再加上身上那抹温和淡泊的气质,确实够吸引人,怪不得村长的宝贝闺女要一直追着跑。

    可惜一看这情景,就知道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

    “我娘的身子已经完全好了,谢谢少大夫惦记。”边小小礼貌地回道。

    “你娘的身子有些亏虚,气血不足,以后要注意好好调理。”

    “我记住了,谢谢少大夫。”

    少离温和地笑了笑,冲边小小和栓柱点了点头,转身欲走。

    刘娥早已跟了过来,看到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少离竟然和边小小说了这么多的话,心里就有些不乐意了,撇了撇嘴道:“也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野丫头,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

    刚走了两步的少离停下来,转身看了看刘娥,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边小小今天是有事要去求村长的,自然不想与这村长的宝贝闺女起什么冲突,所以就好象没有听到刘娥的话一样,扭头对栓柱道:“阿叔,我们走吧。”

    栓柱还真担心边小小听了刘娥的话会勃然大怒,见边小小识大体地咽下了这口气,他自己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嗯,走吧。”

    少离走了,边小小也没有理会她的挑衅,和栓柱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刘娥觉得甚是无趣,有些蔫蔫地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