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忍·刘方氏撒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3本章字数:2159字

    刘娥当即就是小脸一沉,“你到我家来干啥?!不会是想出了啥坏点子来骗我爹吧。”

    其实刘娥长的虽然不是貌若天仙,可也是一个挺耐看的农家姑娘:圆圆的小脸红扑扑的,眉眼弯弯,虽然略略有些胖,可看上去非常健康。

    只是,这姑娘脸上总带着一股傲慢之气,就好象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一般。

    就是这点傲慢之气,让她整个人都打了不少折扣,别说少离那样一个不染俗尘的少年不喜她,就是边小小,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过,看在刘大川的面子上,边小小不想跟刘娥结下什么梁子,所以听了刘娥的话,她只是笑了笑,侧身从刘娥身边走了过去。

    刘大川面子上却有些挂不住,当下就是脸一沉,训斥刘娥道:“你这是咋说话呢?爹跟娘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一点事儿都不懂,快给小小赔个不是!”

    “一个不知打哪儿来的野东西,我干啥要给她赔不是?!”

    刘大川怕刘娥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被边小小听到,赶紧把刘娥拉到了屋子里。

    “你这是打哪儿听来的胡话?小小跟她娘以后就是咱靠山村的人了,你可不能再满嘴胡说八道,要是让人家听了去,你让爹的脸往哪儿搁?”

    收了人家的银子,自己的闺女竟然还骂人家,这事儿要是传扬出去,好事的人肯定还会说是他故意指使自己闺女骂人呢,到时候他这个村长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爹,你这话是啥意思?”

    “小小跟她娘想在咱们靠山村落户,爹刚才已经答应了。”

    刘娥听了,登时就急了:要是这样的话,少离岂不是要经常跟那个边小小见面了?

    要是少离被那个小狐狸精勾走了可咋办?

    “爹,你也不知道这俩人的底细,你咋就答应她们两个落户了?”

    “人家就是家里遭了难,眼下想找个落脚的地方,爹有啥理由不答应人家呢?”

    刘娥急得只跺脚,“爹,我不管,反正这件事,你就是不能答应,她们两个长的妖里妖气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人,爹你赶快把她们两个赶走,省得再给咱村招来啥灾祸。”

    “这是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家少叨叨嘴。”

    “爹,你不赶是吧,你不赶我去赶!”刘娥说完,怒气冲冲地就要往外跑,刘大川赶紧拦住了她,“胡闹,有爹在,这事儿还论不到你做主!”

    刘娥哇的一声哭了,“爹,我可是你的亲闺女,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向她不向我,等娘回来了,我一定告诉娘去。”

    说曹操曹操就到,刘娥的话音刚落,刘娥娘刘冯氏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好闺女,这是谁又惹着你了,咋就哭成了个泪人了?”

    刘娥跟见到救兵似的,一下扑到了刘冯氏的怀里,更是哭得不依不饶的。

    “她爹,这是出啥事了?”宝贝闺女哭成了个泪人,刘冯氏心疼极了。

    刘大川瞪了她一眼,“问你闺女去,真是越大越不成器,还不如一个10岁的孩子懂事。”

    刘大川说完,背着手就向外走,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警告道:“看好你闺女,别让她出去干傻事,要是丢了我的脸,我饶不了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来说边小小和刘栓柱。

    两人从刘大川家里出来后,栓柱怕边小小因为刘娥的那些胡话生闷气,安慰边小小道:“刘娥说话向来有口无心,小小你可别跟她一般见识。”

    边小小抬头笑了笑,“阿叔,我现在满头都是安家的事,可没时间生她的闲气。”

    “小小,安家的事包在我身上,你只管动动嘴就成了。”

    “阿叔,刚才村长说派人来帮我整饬屋子你为啥不同意啊,你一个人干的话,岂不是太劳累了?”

    栓柱挠了挠头,憨憨地笑,“我就想着,要是别人来帮你的忙,虽然工钱不用付,可你总得花银子款待他们,你跟你娘现在正是用银子的时候,能省一个就省一个。再说了,那点活也着实累不着人,我把二富找来,我们两个半天的时间就能整饬完。”

    “阿叔你放心,你和二富叔的工钱,我肯定一文不少的付给你们。”

    栓柱一下子红了脸,“小小,我不是这个意思,举手而劳而已,我不要工钱,再说了,你已经给了我娘那么多银子了,我这心里一直就过意不去,你要是再给我工钱,这不是要羞死我吗?”

    栓柱的话让边小小挺感动的。

    从她和她娘最开始遇到栓柱,栓柱就一直诚心诚意不求任何回报地帮着她们。

    他确实是一个好人啊,只是有一个那样的娘,也实在是倒霉了些。

    估计就是因为他那个娘太过刁钻刻薄,所以栓柱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找不到媳妇。

    真是可惜了这个大好人。

    栓柱和边小小还没有走进栓柱的家门,便听到院子里传来刘方氏高声的叫骂。

    “这是哪个黑心肝烂肠子的偷了我的肉,要让我知道是哪个嘴里馋出屎来的偷嘴吃,看我不撕烂他那张B嘴!竟然偷到老娘头上了,这断子绝孙的,这是一点脸都不要了,也不怕死了被阎王爷丢到那油锅里炸!”

    其实栓柱偷家里的老虎肉给她送礼用,边小小心里还是挺过意不去的。

    刘方氏把那两块虎肉看得就跟心肝宝贝似的,莫名其妙少了一块,还不跟要了她的命似的。

    刘方氏再贪财刻薄,终归也是一个老人,自己和她非亲非故的,总不能为了一已之私,就让一个老人急得跳脚。

    所以回来的路上边小小就想好了,等回去了,她就把这件事主动告诉刘方氏。

    当然她不会实话实说是栓柱偷拿了肉,她会说是她自己拿的,到时候再赔给刘方氏一些银子,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边小小万万没想到,因为一块肉,刘方氏就能骂出这么多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就算是被别人偷走了,偷肉的人左右也是靠山村的人,都是乡里乡亲的,用得着骂出这么恶毒的话吗?

    边小小非常不能理解。

    而且还非常的厌恶。

    这种时候,自己若是再主动承认肉是自己拿的,那不是给自己找骂吗?

    算了,她爱骂就骂吧,反正左右也骂不到别人那里去,栓柱若是断子绝孙,绝的也是她刘方氏的后!

    只是苦了栓柱了,唉,以后自己有本事了,再好好的补偿一下这个大好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