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绣活·有肉吃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4本章字数:2213字

    边柔儿象是看出了边小小的心里所想,笑着解释道:“虽说这么些年娘都没有摸过绣针,可娘的绣功还没有完全生疏,刚才在你栓旺婶那里试了试,你栓旺婶还夸娘绣的好呢,说娘的绣活肯定能被绣庄看上。”

    边小小想了想,摇了摇头,“娘,我不想你去做这个活。”

    边柔儿有些惊讶,“为什么?”

    “娘,刺绣可是个极累眼的活,做的时间久了,眼睛都要盯坏了,咱家虽说不富裕,可眼下还有口饭吃,所以我不想娘去受这种罪。”

    边柔儿心里一暖,幸福得差点没有掉下泪来,“小小你不用担心,娘有分寸,要是真觉着累了,不用你说,娘自己就会停下来。”

    “娘,你说是这样说,只怕到时候你就是累了也会硬撑着做下去的。”

    边柔儿笑了,“小小,娘还想一直陪着你呢,怎么会不在乎自己的身子?再说了,娘跟你栓旺婶一起做绣活,两个人在一起还能说说闲话,日子也容易打发些。”

    边柔儿后一句话让边小小有些动心。

    她们初来乍到,在这靠山村里也没有认识几个人,再加上边柔儿性子有些内向,不爱出门,所以到目前为止,她连个在一起说说闲话的人都没有。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两个人在一起做做绣活,说说闲话,想来心情也会好上不少。

    既然这样,那就让她去做吧,只当是打发时间。

    “既然娘想去试试那就去试试,等到什么时候得了闲,娘也教教我怎么刺绣。”

    边柔儿笑道:“就你这坐不住的性子,依娘看,还是免了吧。”

    边小小满头黑线:娘看人也太准了吧。

    刘杨氏的娘家哥就在明德绣庄里做杂役,刘杨氏从明德绣庄接的活,都是由她娘家哥帮她从绣庄捎过来,什么时候她绣好了,她娘家哥再给她拿过去。

    正好第二天刘杨氏的娘家哥来拿绣好的绣品,刘杨氏就托了她娘家哥把边柔儿一起带了去。

    边小小不放心,一并跟着去了明德绣庄,边柔儿现场绣了一朵花,绣庄掌柜的对边柔儿的绣功非常满意,再加上有刘杨氏的娘家哥做保,绣庄掌柜的立马就录用了边柔儿,并给了她一些简单的绣活来做,说是如果边柔儿做的好了,以后再做其他精细的绣活。

    刘杨氏的娘家哥要留在绣庄做事,不能跟着边小小二人一起回来,边小小怕路上不安全,也不敢在镇上多做逗留,趁着天色还早赶紧往回返。

    倒也平平安安地回了靠山村。

    第二天忙完了家里的活,边柔儿就去了刘栓旺家。

    刘栓旺一个男人家在屋子里躺着,边柔儿不方便去屋子里,刘杨氏就搬了两张凳子放到了院子里,两人一边说着闲话一边做着绣活,中午回去的时候,竟是满脸笑容,脸色都跟着红润了不少。

    看到边柔儿确实是满心欢喜的样子,边小小也放了心。

    刘栓柱是在第五天头上回来的。

    刘栓柱回来的晚,边柔儿和边小小早已关门睡觉,再加上她们住的离刘栓柱家有点远,所以并不知道刘栓柱已经从山里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边柔儿起了床,打开门后被吓了一大跳,因为门口竟然放着一只斑斓野鸡和一只肥硕的兔子。

    边柔儿赶紧叫醒了边小小,边小小听了,笑着说道:“肯定是阿叔放的。”

    “你阿叔还在山里呢。”

    “已经回来了呗。”

    想必是刘栓柱怕刘方氏知道了又要闹,所以趁着夜色偷偷的拿了过来。

    这柔儿有些无措,“小小,你阿叔打猎也不容易,这些东西,咱们还是给他送回去吧。”

    “娘,你要是不怕阿叔的娘闹腾,你只管去送,反正我是不去。”

    如果真把这些猎物送回去了,刘方氏不但不承情,肯定又要闹腾得人尽皆知,到时候为难的还是刘栓柱。

    “那,那就不还了。”

    “这就对了娘,阿叔好心送过来,就是叫我们吃的,你真要还回去了,阿叔该会多伤心呢。”

    边小小已经很久都没有沾过荤腥了,一听说有肉吃,心里还挺激动的,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床上跳下来跑了出去。

    送来的两只猎物还在门口放着,野鸡一动不动的,看上去好象已经死了,不过那只灰色的大野兔还活着,被用草绳绑了四条腿,看到边小小过来,有些惊恐,试图站起来逃跑,扑腾了两下,终不能成功。

    边小小蹲下来检查了一番,野鸡确实已经死了,野兔是被伤了一条腿,不过看它精力十足的样子,应该还能再活上一段时间。

    所以,今儿个首先要入腹的,就是这只大野鸡。

    野鸡又名雉鸡,山鸡等,肉质细嫩,野味浓,是非常难得的一道美味。

    前世的时候,边小小也吃过野鸡。

    不过,因为野鸡是国家保护动物,是禁止猎杀的,但是可以人工伺养,所以市面上的野鸡都是由人工伺养而成。

    当然了,市面上还是有真正的野鸡出售的,那都是一些不法分子偷偷猎来然后又偷偷出售的。

    不过,边小小是野生动物保护主义者,自然是不肯去购买那些野鸡食用的。

    可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她身在其中,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野鸡啊野鸡,今儿个真是对不住了,不过你也不能怪我,只能怪你自己生不逢时,你要是生在二十一世纪,保管你能长命百岁。”

    “小小,你在念叨什么?”边柔儿站在后面,听到边小小嘴里念念有词的,笑着问道。

    “娘,等一会儿就要吃它了,我先给它念段经提前超度一下。”

    边柔儿扑哧一声笑了,“那你慢慢念,娘去做饭去。”

    边柔儿去灶房做饭去了,边小小拎着野鸡,开始研究要怎么杀这只鸡。

    前世的时候,鸡,她是吃过不少,可是从来都没有动手杀过鸡。

    幸好这只野鸡已经死了,可以让她从从容容的研究怎么给它开膛破肚。

    虽然她没有杀过鸡,可是她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啊,大致的流程还是知道的,所以,对付一只鸡,应该不成问题。

    吃过了早饭,边柔儿烧开了一锅开水,倒进一个盆子里,边小小拎着那只鸡,把鸡整个浸到了开水里。

    “小小,你确定是这么个杀法?”边柔儿对如何杀鸡更是一窍不通,她让边小小指挥她来干,边小小不肯,她只能跟着给边小小打下手。

    “娘,我做事你放心。”

    边柔儿疼爱地摸了摸边小小的头,“你做事,娘当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