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忍无可忍·差点被疯狗咬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4本章字数:2167字

    看到篮子里香喷喷的鸡肉,柳大红眼睛都要直了,一边说,一边伸手就要去拿碗里的肉块。

    边小小被气坏了,见过脸皮厚的,还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边小小劈手便打开了柳大红伸过来的手,怒道:“竟然从别人手里抢东西吃,有你这么厚脸皮的人吗?挺大的人了,你不嫌丢人,我还替你臊的慌呢!”

    “哟,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我这不是想替你尝尝炖的烂乎不烂乎吗?值得发那么大的火吗?”

    “我不稀罕!”边小小从柳大红手里夺回了那块抹布,想要往篮子上盖,可是心里却是一阵嫌弃,气得狠狠地把抹布扔到了地上,然后转身就要走。

    “慢着。”柳大红一个箭步拦到了边小小前面。

    “你要干嘛?我警告你啊,别欺人太甚,惹急了我,别怪我跟你翻脸。”

    柳大红看了看篮子里的肉,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捂嘴咯咯地笑,“我说小小姑娘,刘栓柱昨儿个夜里才回来,今儿个你家就吃上肉了,还真是巧。”

    “你什么意思?”

    柳大红凑近了边小小,“小小姑娘,这鸡是不是刘栓柱送给你家的?”

    边小小也不说话,只拿眼直勾勾地瞪着柳大红,瞪得柳大红心里直发毛。

    半天,边小小才开口道:“不是。”

    “不是?那这鸡是打哪儿来的?你跟你娘自己上山打的?”

    “这跟你有关系吗?”

    “哟,小小姑娘,我可是一片好心,你去打听打听,咱靠山村谁不知道,栓柱娘最是刻薄小气,要是让她知道了刘栓柱把辛苦打来的猎物送给你们吃,她还不找上你家门去闹去?

    所以啊小小姑娘,你得赶紧想个对策,省得她找上门了,你跟你娘连个说头都想不出来,要是再被多嘴多舌的瞎传了去,你娘的清白可是全毁了,以后可就没有脸面在咱这靠山村立足了。”

    此时村人大部分都在地里劳作,路上很少能看到闲人。

    可是再过一会儿,在地里干活的人都要回家吃饭,看到边小小篮子里的鸡肉,势必会有所猜测,要是柳大红再添油加醋的说些无稽之语,传到了刘方氏的耳朵里,别说她们不得安宁,就是刘栓柱也会受到牵连。

    所以,边小小不想跟柳大红过多纠缠,拎着篮子就走。

    可是柳大红却一直跟着她,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有几次还故意走到边小小的前面,拦着她的路,故意不让她,叫嚷得恨不得让整个靠山村的人都听到。

    “好狗不挡路,你快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柳大红捂嘴咯咯地笑,脸上的劣质脂粉扑簌簌地直往下掉,“哟,我倒想看看,你对我是怎么个不客气法。”

    边小小一时火起,二话不说,抬起腿就向柳大红踢了过去,柳大红没有防备,被边小小踢个正着,扑通一声跌坐到了地上。

    柳大红万万没有想到边小小说出手就出手,而且明明那么小的一个人,竟然有那么大的力气,一脚就把她踢倒在地!

    柳大红有些反应不过来,坐在地上,傻愣愣地看着边小小。

    边小小轻蔑地看了地上的柳大红一眼:以后对付这种人,根本就不用跟她废话,直接暴力解决要简单方便得多。

    边小小撇了撇嘴,转身欲走,哪知柳大红已经回过神来了,从地上爬起来就向边小小扑了过去,“竟然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

    边小小见势不对,身子飞快地往旁边一闪,柳大红扑了个空。

    柳大红是准备要扑倒边小小的,所以刚才那一扑,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结果竟被边小小闪了开去,柳大红收不住脚,整个人就向前栽去,扑通一声,栽了个狗吃屎。

    边小小可不想再跟她纠缠下去了,见她一时半会儿的起不来,提着篮子撒丫子就跑了。

    都跑出很远了,才听到柳大红在身后杀猪般地嚎叫起来,“要杀人了!快来人呢!”

    边小小一口气跑到了少离家,少离和少离爷爷正在院子里翻捡药草,看到边小小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少离和少离爷爷都吃惊地站起来迎了上来。

    “小小,怎么跑这么快?有人得了急病了?”

    “没,就是刚才路上碰到只疯狗,差点被她咬上一口。”

    疯狗?少离和少离爷爷探头往边小小身后看,并没有看到什么疯狗。

    “疯狗呢?”

    “被我踢了一脚,不敢跟了。”

    少离爷爷哈哈笑着朝着边小小直竖大拇指,“小小,你这功夫好,什么时间你得了闲就来教教你少离哥哥,这样你少离哥哥再去哪儿出诊我就放心了。”

    边小小顿时满头黑线:什么时候成了少离哥哥了?少爷爷你知不知道,我实际上已经是个二十二岁的人了,叫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为哥哥,我怎么叫得出口?

    不过这些话,她还真没法对少离爷爷说,只好赶紧叉开话题,“少爷爷,我家炖了只鸡,我娘叫给你们送来一碗。”

    边小小一边说,一边将篮子里的碗拿了出来,知道少离爱干净,又赶紧解释了一句,“本来篮子上面盖有块抹布的,可是不小心被狗叼走了,不过你们放心,我跑的快,应该没有什么灰尘。”

    少离爷爷听闻进山打猎的猎户已经回来了,想着这或许是边小小向猎户买来了猎物,所以也没有多想,将碗接了过去,感激地笑道,“小小,难为你跟你娘还想着我们。”

    边小小调皮地笑,“那若是我身子不适时,诊金能否打对折?”

    少离爷爷上前就敲了一下边小小的头,“你个傻丫头,哪有咒自己生病的?我倒宁愿一辈子都没机会收你的诊金。”

    边小小哈哈大笑,“少爷爷,我就随口那么一说。”

    “这种话也好随便说的?以后可不许再说这种傻话。”

    “知道了知道了,少爷爷,你们忙,我走了哈。”一边说着,一边拎着篮子就跑了出去。

    少离爷爷看边小小走远了,这才笑眯眯地回头,看少离还站在那里,对着边小小离去的方向傻乎乎地笑。

    少离爷爷上前敲了敲少离的头,“人都走没影了,还傻站在这儿看什么?”

    少离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从爷爷手里接过那碗鸡肉,“该烧饭了,我去灶房烧饭去。”说完,慌里慌张地向灶房走去。

    看着少离慌乱的样子,少离爷爷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傻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