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恶人先告状·撞到了枪口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4本章字数:2176字

    因为馋着锅里的鸡肉,边小小跑的飞快,不一会儿功夫就看到她家那间茅草屋了。

    可是让边小小有些吃惊的是,她家院子里满满当当的竟然站满了人。

    这是怎么回事?

    边小小加快脚步跑了过去,跑的近了,她听到一个有些刺耳的哭声传了过来,而且连哭带说的,好象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边小小听出来了,这是柳大红的声音。

    边小小猜出是什么事了,脸上就是一沉:这个臭婆娘,竟然恶人先告状来了。

    边小小家院子里,柳大红坐在地上,双手拍着大腿,一边哭一边数落着,哭得那叫一个抑扬顿挫。

    “我只不过跟她打了个招呼,哪想到她竟突然拿脚踢我,踢我一下还不算,还踢我两下,踢我两下不算,还拿脚踩我!你们大家伙儿看看,我这腰上,肚子上,屁股上,这些伤可都是她踢的!”

    柳大红一骨噜从地上爬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就撩衣服解裤子,身上白花花的肉一下子晃瞎了众人的眼。

    围观的大姑娘小媳妇一下子羞红了脸,朝着柳大红呸了一口,赶紧走了。

    那些男人们却一个个眼里放光,贪婪地看着柳大红身上白花花的肉,被自家媳妇拧着耳朵边臭骂边拉走了。

    只有那些没有媳妇的光棍汉使劲地起着哄,大声叫着柳大红再往下拔拉一下衣服。

    “小小娘,你可都看见了,你说你家闺女她下手可真是狠啊,你说她一个娃娃家,她心思咋就这么歹毒,这是碰到我这个心眼好的,这要是碰到那些横的不要命的,这会儿她还有命在吗?”

    柳大红拉着边柔儿的手,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边柔儿哪见过这种场面,早被柳大红哭闹得晕头转向,见柳大红一幅衣衫不整的样子,自己先就红了脸,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柳家姐姐你先别急,你先把衣服穿好,小小一会儿就回来了,等她回来了,我问问她是怎么回事,要真如你所言无故踢了你,我叫她向你赔礼道歉。”

    柳大红一听就尖叫了起来,“她把我踢成了这个样儿,光赔个礼道个歉就算完了?你们娘儿两个可真是好算计!”

    我告诉你小小娘,我可是已经叫你闺女踢得伤筋动骨了,没个一年半载的,我这伤好不了!那你说,这一年半载的我啥活也干不了,你叫我吃啥?叫我喝啥?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饿死吧。”

    “那柳家姐姐你想怎样?”

    柳大红眼珠子转了转,“给我10两银子养伤,然后呢,再把你家锅里炖的鸡肉给我送一碗家去,这件事呢,咱就算是翻了篇了,咱们以后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柳大红一言既出,院子里了顿时炸开了锅。

    不过,大家议论的并不是柳大红的狮子大张口,而是她说的锅里炖的那一锅鸡肉。

    “我说咋闻着这么香,原来是锅里炖着鸡呀。”

    “这也怪了,这娘儿两个也没人上山打猎,她们哪来的鸡肉吃?”

    “昨儿个夜里刘栓柱他们不是打猎回来了吗?她家跟谁买来的吧。”

    “我可没听说她家跟谁买猎物,她二婶,你听说了吗?”

    对方摇了摇头,“没听谁提过。”

    诸位看官别以为这是小题大做,炖了一锅鸡肉而已,怎么可能会惹来这么多的议论。

    要知道,靠山村地少人穷,大半个村的人,都是靠着进山打猎物,然后去镇上换钱生活。

    这些打来的猎物,就是家里过日子的柴米油盐,一家老少的嚼头,可全都靠着它们呢。

    所以没个特殊情况,谁家也不舍得吃这些打来的猎物,要是哪家把打来的东西杀掉自己吃了,肯定会惹来全村人的非议,肯定会说这家人这是不准备过了,是要散伙儿了。

    可边小小家里也没个男人,两个身材单薄的女子,也不可能上山打猎,也没有听说她们买了谁家的猎物吃,那么问题就来了,她们吃的鸡肉是打哪儿来的呢?

    如果是偷的,也没听说有谁家丢了东西啊。

    除非是有人偷偷的把打来的猎物送给了她们!

    柳大红见自己成功的把大家伙儿的注意力引到了鸡肉上面,十分的得意,甩开边柔儿的手,冲到墙根下,拎起一个笼子给大家看。

    “大家伙儿可看仔细喽,这还有一只兔子呢,啧啧,这兔子少说也有五六斤重吧,你们说这娘儿两个要是不往外拿点啥,人家会舍得送这么好的东西?

    你们平日里说我荡,骂我骚,可我再骚再荡,我也都是骚到明面上去,我可不象有些人,表面上装得跟个大户人家的少夫人似的,暗地里,也不知道都做了些啥见不得人的勾当。”

    柳大红话音刚落,便听到极清脆的啪的一声,脸上已是挨了重重的一掌。

    “柳大红,你还要脸不要脸?你欺我年纪小,在路上抢我的东西吃,我不给你吃,你还要打我,幸亏我跑的快,要不然,我肯定已经被你打得躺到床上不能动了。

    你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竟然还厚着脸皮倒打一耙,还侮辱我跟我娘!我告诉你柳大红,今儿个就是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为我跟我娘讨个公道!”

    边小小说完,直直的就向柳大红扑了过去。

    当着大家伙儿的面,边小小可不敢使出跆拳道来,她拿出一幅泼妇打架的架式来,就想着一头把柳大红撞倒,然后骑到她身上抓挠上几下出出心口的这口恶气。

    不过没等她扑倒柳大红,她就被边柔儿从后面死死地拉住了。

    “娘,你放开我!今儿个我要是不把她彻底打改,她下回还会变本加厉的欺负我们!我要叫她好好看看,我们孤儿寡母也不是好惹的!”

    “还说我身上的伤不是她打的,你们看看她一蹦三尺高的凶悍样,象我这么老实的人,会是她的对手吗?”

    “你身上的伤是咋来的,你心里清楚,半夜三更钻你那小破屋的人更清楚!”一个围观妇人突然阴阳怪气地插话道。

    妇人的话音刚落,围观的人便轰的一声笑了起来。

    柳大红捂着嘴咯咯地笑,“哟,你家那个死鬼男人也怪清楚的,不信你就回家问问去!”

    柳大红这句话可是一下子戳到了妇人的痛处,因为她的男人确实是去找柳大红鬼混过,这件事已经在她心里憋了很久了,她正想找机会和柳大红算帐呢,这下好了,柳大红一下子撞到枪口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