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嚼舌头·使坏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219字

    刘方氏立刻就打消了去找边小小给刘栓柱加工钱的念头,“看在她们是孤儿寡母的份上,这回我就不跟她们多要了。

    不过栓柱,下回她要再叫你干啥活,你得先对我说一声,我替你去要工钱。边小小那个死丫头,心眼多的很,看你人老实,就会哄你给她白干活。”

    “娘,谁又哄栓柱兄弟白干活了?”刘方氏话音刚落,门口便有人接上了话,可不正是刘张氏。

    “还能有谁,可不就是边小小那娘儿两个,你说边小小那个死丫头,也才十一二岁的年纪,她的心眼子咋就那么多,嘴巴又能说,说个假话她都不带眨眼的,咱这靠山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上了她的当。”

    “可不是吗,娘,我可听说,这一段时间,少大夫跟那死丫头走的可近了,少大夫还带她一块儿上山采药呢。你说少大夫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娘你啥时候见他跟哪个姑娘亲近过?

    就那刘娥,一天到晚的缠着他,他还爱理不理的,可这边小小才来了几天啊,少大夫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我看呢,这丫头确实有点本事。”

    刘方氏呸了一声,“有啥本事,我看八成是狐狸精转世,大的是大狐狸精,小的是小狐狸精,一对儿骚货!”

    一旁的刘栓柱听得心烦,又不好反驳刘方氏刘张氏什么,否则,只会是火上浇油,让两人再多掰扯些小小娘儿两个的闲话。

    他站起来,拿着粪舀子和粪挑子便出了门。

    “娘,栓柱真去帮那娘儿两个干活去了?”

    “可不是真的。”

    “娘,你就叫他去?”

    刘方氏哼了一声,“这回倒是给了工钱,反正栓柱闲着也是闲着,就叫他过去干会儿算了。”

    刘张氏犹豫了一下,“娘,有句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

    刘方氏斜了她一眼,“哟,你啥时候肚子里能憋住话了?”

    “娘,瞧你说的,我这不是拿你当亲娘,所以啥事都想跟你说叨说叨嘛。”

    “你想说啥?”

    刘张氏把头凑近了刘方氏,压低了声音道:“娘,我觉得栓柱对那娘儿两个有点忒好了。”

    “你啥意思?”

    “娘,你都没察觉出来吗?自从边小小那娘儿两个到咱这靠山村来,栓柱就一直跑前跑后的,不管是大事小事,都是着急忙慌的帮那娘儿两个干,而且还都是白干,娘你说栓柱啥时候对人这么好过?娘,不是我挑事,我看栓柱对你都没有这么上心过。”

    刘方氏冲着刘张氏就是一瞪眼。

    “娘,你先别跟我瞪眼,你仔细回想回想,是不是这回事。”

    刘张氏这么一说,刘方氏也不由犯起了嘀咕。

    以前吧,没有仔细想过,也没有觉得有多不正常,现在经刘张氏这么一提醒,再前前后后仔细想想,这才发现,她这个小儿子对那母女两人,确实是太上心了。

    从一开始,宁愿自己去二富家睡柴房,也要把自己的床腾出来给那母女二人睡。

    后来边小小的娘生了病,他又跑前跑后的请大夫,煎药,不管自己咋拦都拦不住。

    后来那娘儿两个有了自己的家,他又上赶着去帮人家的忙,收拾屋子,翻地,干得比谁都欢实。

    干了那么多的活,工钱是一分不要,就是饭都没有吃过一顿。

    刘方氏知道这个小儿子是个实心眼,为人良善,可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过。

    难道说……

    刘张氏看刘方氏听进了自己的话,赶紧趁热打铁地试探道:“娘,你说,栓柱他是不是看上小小娘了?”

    刘方氏哼了一声,“就是看上了也不成,小小娘腰细屁股小,一看就不是个好生养的,而且人又长的单薄,啥重活也干不了,要真把她娶进门,那等于是请回家来个活祖宗,别说叫她伺候我了,我估摸着我得反过来伺候她去。”

    “娘,她能不能伺候你倒还好说,必竟还有我呢,她伺候不了我伺候。我担心的是,边小小娘儿两个的来历。

    娘,你搭眼仔细看看这娘儿两个,根本就不象是普通人家里出来的人,我就猜着,肯定是大户人家里偷跑出来的妾侍。”

    “她不是说她夫家就是青州城里做木工手艺的吗?”

    “娘,她们嘴里出来的话,能听吗?”

    “说的也是,若她真是大户人家的妾侍,她有了孩子,虽说是个闺女,可好歹也是那大户人家的后,她也算是站住了脚,不应该留在家里享福吗?这偷偷跑出来算是咋回事?”

    “唉哟娘,这边小小是她闺女不假,可是不是那大户人家的后还不一定呢?”

    “你的意思是……”

    “娘,我估摸着,这边小小说不定就是她娘跟人私通生下的闺女,肯定是觉着纸要包不住火了,所以才偷偷的跑了出来,觉着咱这靠山村山高皇帝远的,就想在咱这里扎下根。”

    刘方氏闻言,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叫你这么一说,还确实有点理儿,我就说嘛,我咋看咋觉得那个当娘的不大顺眼,现在这么一想,我想起来她咋不顺眼了,她身上有股骚劲儿。”

    刘张氏掩嘴笑,“娘,那些大户人家的老爷少爷,一娶就是五六个甚至十几个的小妾,要是没股骚劲的话,咋能勾引出自己的男人。”

    刘方氏呸了一声,“呸,能勾住男人咋了,说到底还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狐狸精!”

    “娘,你可别这么说,你看那边小小,不是已经把少大夫迷住了吗?要照这么下去,说不定以后真能进了少家的门。”

    “笑话,刘娥那丫头可是一直惦记着少大夫呢,她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臭丫头进少家的门?刘娥那丫头可不是盏省油的灯,再说了,刘娥她爹是谁?刘村长!那可是跟衙门里的官老爷吃过饭的人,边家敢跟他家抢人?”

    “娘,别家的事咱也管不着,随他们怎么闹腾去,要叫我说,最后让边家跟村长家抢去,啥时候边家吃了大亏,就不敢再拽得二百五似的了。

    不过,娘,你可得先管好咱自家的事,你以后得好好劝劝栓柱,叫他千万别打小小娘的主意,万一以后那大户人家找上门了,那娘儿两个肯定要倒大霉,弄不好的话,说不定小命都没了,这到时候要是牵连到栓柱可咋办?说不定人家还会诬陷说是栓柱把这两人拐跑的呢。那些大户人家财大权大的,弄死个人跟捏死只蚂蚁似的,咋这庄户人家可惹不起。”

    “哼,你娘我不傻,栓柱就是再中意她,只要我不点这个头,她也进不了咱家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