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动心了·人善被人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268字

    刘张氏为着自己的私心,一直不想让刘栓柱成家,所以察觉出刘栓柱对边柔儿有那么点意思后,赶紧跑过来花言巧语的哄着刘方氏,让刘方氏千万不能同意了刘栓柱和边柔儿的事。

    别看刘方氏平日里都是一幅飞扬跋扈,蛮不讲理的样子,其实她是最没有脑子的一个人,因为刘张氏能说会道,所以一直对刘张氏信任有加,基本上是刘张氏说什么就是什么。

    正因为刘张氏知道她这一点,所以但凡有了自己不方便出头露面的事,刘张氏都会哄劝了刘方氏代她出面,几乎次次都能满意而归。

    这一次,刘方氏的回答又合了她的心意,她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跟刘方氏又叨叨了一阵村人的闲话,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刘栓柱本来想着吃过中午饭再去边小小家帮着掏粪,可是他实在是不想听刘方氏和刘张氏坐一起编排边小小母女两人的坏话,这才杠着粪舀子和粪挑子出了门。

    他扛着一套掏粪的工具,也不好去别家窜门,更不好无所事是的在村子里闲逛,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去边小小家。

    其实刘栓柱还有点小私心在里面,那就是他想看看边柔儿。

    虽然才跟边柔儿分开没有多大会儿,可不知怎么回事,他觉得就好象是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看到她一样,有点想的慌,心里也是一直空落落的,什么时候见着了边柔儿,他的心里就踏实了。

    刘栓柱到边小小家后,见院子里没人,以为她们娘儿两个还在地里忙活,把粪舀子和粪挑子往地上一放,就想去地里找人。

    哪料到他刚把两样东西放到地上,边小小已经听到动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刘栓柱,热情地招呼了一声,“阿叔你来了,先到屋子里坐一会儿吧。”

    刘栓柱想着自己刚才说过要吃过中午饭才过来,可是一转脸的功夫自己就又跑了过来,所以他有些难为情,挠了挠头道:“我这就想离吃中午饭还有一段时间,也能干不少活,所以就过来了,我这就去掏粪去。”

    刘栓柱说着,弯腰就要去拿地上的掏粪工具。

    “阿叔,你先等一下,我让娘做了个东西,等一会儿做好了你再掏也不迟。”

    刘栓柱想不通小小娘做的东西跟自己掏粪有什么关系,一脸疑惑地看着边小小。

    边小小抿嘴一笑,“阿叔,等我娘做好了你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我娘做的很快,阿叔你先进屋坐一会儿。”

    刘栓柱想着边柔儿在屋子里,自己进去有些不大合适,便憨憨地一笑道:“我在外面等吧,外边敞亮。”

    边小小也不勉强,进屋给刘栓柱搬了一张凳子过来,又给刘栓柱端了一碗水过来。

    刘栓柱却是个闲不住的,根本就在凳子上坐不住,转眼之间就跑到篱笆边,把有些歪斜的篱笆扶扶正,又给院子里那畦菜地间了间苗,将剔下的小苗拿去喂了兔子。

    上回拿过来的那只兔子,因为也不急着吃,就一直养在了笼子里,边小小看这只兔子除了腿因为受伤所以有些瘸外,精神倒还不错,心里就有了把它养起来的念头。

    边小小已经看过了,这只兔子是只母兔子,以后要是有了机会能找一只公兔子配配种的话,说不定还能生下一窝小兔子,等小兔子长大了卖掉,家里就又有进帐了。

    不管边小小说什么做什么,边柔儿都只有一个动作:点头。

    现在她已经越来越依赖边小小了,觉得边小小不管干什么,肯定都是对的,既然是对的,肯定就要毫无理由的予以支持。

    这正应了那句话:孩子都是自已家的好。

    刘栓柱间完了菜地的苗,边柔儿的东西也做好了,边小小笑嘻嘻地拿出来给刘栓柱看。

    刘栓柱接过来那两个做成了四方块,上面还带有四根的带子的东西,翻来复去看了几遍,只看出来针脚细密,具体是做什么用的,他却没有看出来。

    “阿叔,你蹲下。”边小小从刘栓柱手里接过口罩,然后笑着对刘栓柱说道。

    刘栓柱依然蹲了下来,边小小走到刘栓柱跟前,将口罩给刘栓柱戴了上去。

    掏大粪可是个臭气熏天的活,没遮没拦的直接去掏的话,还不把人给熏死。所以边小小才想着做两个口罩出来,到时候也能稍微遮挡一下臭味。

    边柔儿也是个手巧的,边小小只简单描述了一下口罩的样子,边柔儿就将口罩做了出来,除了材质上有些粗糙外,还真是口罩的样子。

    “小小,这是啥东西?”

    “阿叔,这叫口罩,等一会儿掏粪的时候能遮一下臭味。”

    口鼻都被堵上了,刘栓柱觉得有些不大舒服,伸手想把口罩拿掉,“小小,我都习惯了,没啥受不了的,不用戴这个。”

    边小小促狭地一笑,“阿叔,这可是我娘一针一线缝出来的,你要是不戴的话,我娘该多伤心呢。”

    对啊,这可是边柔儿亲手缝出来的。

    刘栓柱立刻把手放了下来,“既然你跟你娘说这个管用,那我就戴着吧。”

    边小小捂嘴直笑。

    边柔儿就在门口,刘栓柱前后的话她可是听了个清清楚楚,立时羞红了脸,一转身回了屋。

    家肥使用前,一般都会先掏出来,倒进一个提前挖好的沤粪坑里,让粪肥沤制一段时间,等到粪肥沤熟后再使用,以免烧苗。

    沤制粪肥,一般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可边小小家的那块地,肥力实在不足,刘栓柱就计划着先在地里挖出一些小沟渠,在粪水里勾兑一些水,然后浇灌到小沟渠里,最后再用土掩埋起来。

    边小小和边柔儿对此都是一窍不通,刘栓柱怎么说,她们就怎么做。

    掏粪的时候,边小小不让边柔儿跟着,让她在家里做饭,今天一定要留刘栓柱在自已家里吃饭。

    “娘,你要是在阿叔旁边帮忙的话,多嘴的人看到了,指不定又要传出什么闲话呢,所以你呀,还是在家里做饭,做的好吃点,等一会儿让阿叔好好吃一顿。”

    刘方氏那个老太婆,抠门的很,即使是自己的亲儿子,她也不一定就舍得做好东西吃。

    刘栓柱是个好猎人,打回来的猎物不少,应该也换回了不少的钱。

    那些钱他基本上一文不剩的都交给了刘方氏,可一年到头的,也吃不上一顿象模象样的饭。

    幸好刘栓柱是个心眼大的,也不跟刘方氏计较那么多,照样勤奋地打猎,干活。

    饶是这样,还天天被刘方氏打骂,那个好吃懒做的大哥刘栓根,在刘方氏眼里,反而是个香饽饽。

    所以说啊,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句话,可是一点儿都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