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心酸·吓了一跳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131字

    刘杨氏低低地抽泣了起来,“你多活一日,我心里就有一日的希望,你要是走了,我的天也就塌了,天都塌了,你还叫我咋活?你要是成心想死,我也不强拦你,可是你得把我也一起带上,黄泉路上,咱俩还能做个伴,等到了下一辈子,咱俩还做夫妻。”

    刘杨氏的抽泣声中又加进去一个男人的呜咽之声,在冷清的院落里低低的回荡着,听上去分外的凄凉。

    边小小心里一阵难受,她又站了一会儿,见屋里的呜咽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悄悄的转身走了出去。

    边柔儿看到边小小又把馒头拿了回来,奇怪地问道:“你栓旺婶不在家吗?”

    边小小情绪有些低落,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在家。”

    “她不要是吗?那她的那些绣活呢?怎么没有拿过来?”

    “娘,栓旺婶和栓旺叔在屋子里哭,我没敢叫他们,过一会儿我再过去看看。”

    边柔儿听了,心里也是一阵难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

    边柔儿又去灶房烧饭去了,边小小也没心情去帮忙,搬了张小凳子,坐在院子里看小鸡。

    因为养的比较好,5只小鸡长的非常快,才十几天的时间,已经有小小的翅膀长了出来,兴奋起来时,还会张开小翅膀忽扇两下,显得非常的快活。

    不过,边小小仍然分不清到底哪只是小母鸡,哪只是小公鸡。

    不过,不管是母鸡还是公鸡,她都喜欢,母鸡可以吃蛋,公鸡嘛,可以宰了吃肉,这可是正宗的绿色食品,前世的时候,想吃都吃不到的好东西。

    要是在以前,边小小一定会拿些吃食蹲在那里,逗着这些小鸡崽玩上一会儿,可今天她完全没有心情,看上去是在看那些小鸡崽,实际上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些小鸡崽身上。

    刘栓旺两口子真是太可怜了。刘栓旺瘫痪在床,家里全靠刘杨氏绣些绣活来养家,日子过的多艰辛可想而知。

    虽然刘栓柱时不时的会接济一二,可刘栓柱的钱都在刘方氏手里,刘栓柱就是想多接济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可恶的是刘方氏,刘栓旺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眼下又衣食无着,她这个当娘的,难道不该多照顾些吗?

    她可倒好,不雪中送炭也就罢了,竟然还时时落井下石,刘栓旺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竟然做了她的儿子。

    别看边小小总是一幅很凶悍的样子,其实她的心肠是最柔软的,最见不得别人受苦,总想拉上一把,所以前世的时候,她力所能及的帮助了不少需要帮助的人。

    可是眼下,她就是想帮她也无计可施啊,最关键的是,她没钱,而且到现在为止,她连个赚钱的门路都没想出来。

    以前读小说的时候,看到那些书里说女主穿越到古代后,轻轻松松的就能赚来大把大把的银子。

    其实那都是骗人的,不管在哪朝哪代,赚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古代人又不是傻瓜,他们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怎么可能因为你的一两句话就付给你那么多银子。

    边柔儿从灶房里走出来,看到边小小一幅满腹愁绪的样子,以为她是还在为刘栓旺夫妻两个难过,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柔声安慰她道:“小小,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你看,咱家的日子不也比原来强了不知多少了吗?”

    边柔儿的这句话还真让边小小的心里好受了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在这个村里站稳脚跟,娘儿两个一日三餐能吃饱饭,一步一步的来,日子总是越来越好的。

    边小小还就不信了,自己好歹也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过来的,还能被困死在这贫穷落后的古代不成?

    边小小笑了,“娘,你说的对,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娘,我去给栓旺婶送馒头去。”

    边柔儿将手里的小篮子递给边小小,边小小接过来,觉得比刚才重了不少。

    “刚才炒菜的时候,我特意多炒了一碗,一并给你栓旺婶送过去吧。”

    边小小点了点头,拎着篮子出了门。

    此时正是做晚饭的时候,几乎家家都是炊烟袅袅,可刘栓旺家仍然静悄悄的。

    刚才来时还能听到刘栓旺的咳嗽声和刘栓旺刘杨氏夫妻二人的哭泣声,可这一次,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人气。

    边小小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刚才来时听到的刘栓旺和刘杨氏的对话,心里就是一咯噔:这两人不会是想不开真的自杀了吧。

    边小小也顾不得其他了,一边叫着刘杨氏一边就向堂屋冲去,然后掀开门帘就闯了进去。

    屋子里黑咕隆冬的,边小小好半天才适应过来,然后就看到刘杨氏站在那里,一脸惊愕地看着她。

    边小小从刘杨氏身上移开视线看向床上,床上斜躺着一个年约四十岁的男人,因为经年累月的不见日月,面色惨白,人也瘦削得可怕,双颊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仿若皮包着骨头。

    因为瘦,就显得双眼格外的大,却是大得无神,边小小觉得,这就是一双“活死人”的眼睛。

    此时这双眼睛倒是有了些波澜,惊讶地看着擅闯进来的边小小。

    看到这二人安然无恙,边小小先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然后才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实在是太莽撞了。

    “栓旺叔,栓旺婶,我看院子里没人,我还以为,我以为……头脑一热我就闯进来了,对不起啊,是我莽撞了。”

    边小小一边说,一边就要退出去,刘杨氏却是一把拉住了她,“也不是外人,有啥莽撞不莽撞的。”

    刘杨氏说完,又将边小小拉至刘栓旺跟前,“她就是小小,你看,多俊俏的一个姑娘,又聪明又能干,她娘可真是有福气。”

    刘栓旺又猛烈咳嗽了起来,刘杨氏赶紧松开边小小,坐在床边抚着刘栓旺的后背帮他顺气。

    刘栓旺咳嗽了半天才喘息着停了下来,“孩子,难为你跟你娘一直帮衬着我们,这份恩情我都记在心里了。”

    “栓旺叔,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谁没有个困难的时候啊,乡里乡亲的,互相帮个忙还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了,栓旺婶也没少帮我跟我娘啊,要不是栓旺婶,那几只小鸡崽,估计早让我跟我娘喂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