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信任·有隐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128字

    边小小说的是实话。

    边小小和边柔儿空有一腔养鸡的热情,但对如何养鸡却是一窍不通,只觉着一定要让它们吃饱,所以就拼命的喂它们吃东西。

    而且也不知道鸡也是要喝水的,所以拿回去两天了,都不知道喂它们一口水喝。

    幸亏被刘杨氏发现了,及时纠正了她们的错误,要不然,那几只小鸡崽,不是撑死也得渴死。

    后来刘杨氏又把她自己积累的养鸡经验都教给了边柔儿,正是有了刘杨氏的鼎力相助,那几只小鸡崽才长得又健康又活泼。

    “这姑娘果然是个会安慰人的,怪不得你这么喜欢她。”刘栓旺苍白的脸上难得地浮起了一丝笑容。

    “可不是嘛,要不我咋说她娘是个有福气的。”

    “叔,婶,你们可别再夸我了,夸得我都难为情了。”边小小说着将手里的篮子递给刘杨氏,“我娘蒸了几个杂面馒头,叔,婶,你们帮着尝尝我娘做的地道不地道,这可是我娘第一次蒸馒头。”

    边小小并没有直接说这些杂面馒头是特意拿来给刘栓旺两口子吃的,因为她知道,就是再穷苦的人也是有自尊的,也是不愿吃嗟来之食的。

    刘杨氏神色复杂地将篮子接了过去,掀开抹布看了看,再抬起眼睛时,里面已是汪了泪水,“小小……”

    “婶,你刚才不是说叫我帮你捎绣活吗,你都整理好了吗?”边小小怕刘杨氏再说什么感激的话,赶紧岔开了话题。

    刘杨氏稍微偏了下身子,悄悄抹去了眼里的泪水,这才笑着道:“瞧我这记性,这才多大功夫啊,竟把这事给忘了。小小,你先坐下等一会儿,很快就好了。”

    “婶子,你别急,反正我又没有什么要紧事,不急着回去。”

    刘杨氏答应了一声,爬到床上,打开了床头的一个大木箱子。

    这个大木箱子,差不多算是这间屋子里最值钱的东西了。

    因为刘栓旺家里,真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

    屋子里阴暗潮湿,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小桌子和两个小板凳,再加上床头的那个大木箱外,再无他物。

    就是床上的被子,看上去也是单薄得可怜,而且上面补丁摞补丁,看上去花花绿绿的,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小桌子和小凳子虽然没有缺胳膊少腿,可看上去乌漆麻黑的,一看就知道有不少的年头了。

    那个大木箱却是保护的相当好,虽然上面也是油漆斑驳,可显然是有人经常擦拭,看上去非常的干净,几乎一尘不染。

    边小小心想:这个木箱子应该就是当年刘杨氏的陪嫁吧。

    刘杨氏从木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包袱,把包袱打开后,里面就是她绣好的绣活,她将这些绣活又逐个检查了一遍,然后又将包袱包好,跳下床将包袱递给了边小小。

    “小小,一共九件绣品,还有一件我还没有绣好,下次再一并拿过去。”

    边小小接过了包袱,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事先说好的好,便开口道:“婶子,这些绣活能换多少钱啊?”

    刘杨氏温柔一笑,“掌柜的给多少钱你就接多少钱,婶子信你。”

    边小小也咧嘴笑了,“谢谢婶子信我,那我走了啊。”

    “我去送送你。”

    “不用送,又不是天黑看不见路。”边小小一边说,一边转身跑了出去,等到刘杨氏追出来时,边小小早跑得不见了影子。

    吃过了晚饭,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后,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边柔儿烧了水,让边小小洗洗先睡,她坐在油灯下,赶手中的那件绣品。

    现在也就是晚上七八点钟的光景,边小小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索性趴在那里,看边柔儿坐那儿飞针走线,针和丝线在她手中上下翻飞,手法娴熟,根本就不象是一个多年不摸绣花针的人。

    唉,既然有这种手艺,为何还要带着原主一直窝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好不容易从那个地方脱了身,竟然又在王屠夫和王杨氏跟前委屈求全!

    难道就想不到靠自己的手艺养活两人吗?

    说来说去,还是性格太过懦弱,依赖心太强,自信心严重不足所致。

    所以说有些人得靠逼,真把他逼得走投无路了,身体里的潜能就全部爆发出来了。

    边小小看得有些眼花缭乱,由衷赞道:“娘,你都多少年没摸过绣花针了,竟然还是这么厉害,那你以前是不是更厉害啊。”

    边柔儿笑了笑,“当年你外公家是开绣庄的,你外公家的烟雨绣庄不光在江南,就是在整个大月国都颇有些名气,皇室的不少贡品,就来自烟雨绣庄。

    最为鼎盛时,绣庄里光是技艺超群的绣娘就有三十多人,而你外婆又是其中的姣姣者,所创的“飞针绣法”独树一帜,针法活泼,色彩丰富,不知有多少人喜欢呢。

    可惜,娘那时候年纪小,又有些愚钝,没有学到你外婆的真本事,时至今日,飞针绣法只怕已失传于人世了。”

    说到后来,边柔儿的声音已有些低沉,神情也有些黯然。

    要照这么说,娘还真是千金大小姐出身啊,可是为什么竟流落到了那种地方?

    还有,现在还有烟雨绣庄吗?如果有的话,为什么娘从来都不提起?

    如果已经不存在的话,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让好好的一个绣庄说倒就倒了?

    还有,家里其他人都去哪里了?不会是就只有娘一个人存活了下来吧。

    边小小虽然很好奇,可她看娘神色黯然的样子,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隐情,她不想让娘再揭伤疤,便赶紧岔开话题道:“娘,我一直看你绣,看得我都手痒痒了,要不然,你教教我怎么样?说不定我也能创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妙绣法来。”

    边柔儿噗的一声笑了,“行,等娘什么时候闲了,就教你。不过,依娘看,就你这风风火火的性子,可不是一个能坐下来安安静静绣花的人。”

    “娘,那可说不定啊,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说不定外婆就把她在刺绣方面的天赋隔代传给了我,只要你对我稍加点拔,我就能成为个中高手,到时候,我要绣出一个伟大的绣品来,让大家对我刮目相看。”

    边柔儿抿嘴笑,“那感情好,到时候娘也能沾沾你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