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这是在表扬我吗·不消停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108字

    少离摸了摸孙武的头,然后给他和边小小互相做了介绍。

    “我听他们说起过你,说你是靠山村最厉害的姑娘,吵架都能吵过栓柱叔的娘。”

    孙武终究是个小孩子,再加上边小小又是跟着少离一起来的,他心里对边小小就没了什么设防,所以就快言快语的说了出来。

    不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可是没有一点鄙视之意,看上去反而有些佩服。

    想来定是以前也受过别人欺负,却是都忍了下来的缘故。

    边小小额头上的黑线更多了:这是在表扬我吗?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啊。

    少离抿嘴直乐,将身后的背篓放下来,把买给孙武的米面和纸墨拿了出来。

    纸墨给了孙武,米面也帮着他拎到了屋子里,然后又将剩下的铜板给了孙武,叮嘱他务必要放好

    “吃饭了吗?”

    孙武摇了摇头。

    “不要再做了,去我家吃吧,爷爷肯定已经烧好了。”

    孙武再次摇头,“少离哥,先生让背的书我还没有背下来,我得在家里背书。”

    “那也不能不吃饭啊。”

    “昨儿个我蒸了一锅的馒头,等一会儿热一热,就着咸菜就可以吃了。”

    边小小听了,惊讶得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一个才十岁的小男孩,竟然会自己蒸馒头!

    要知道,前世的时候,那些10岁的小孩子,还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年龄,别说蒸馒头了,估计他们连面粉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可再看看孙武,同样是10岁的年龄,人家就会自己洗衣服,自己蒸馒头,自己照顾着自己,而且还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

    这一点,边小小自己都有点自愧不如。

    所以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既然孙武早已安排好了自己的生活,少离也不再坚持,又叮嘱了孙武几句,叫他注意休息,然后少离和边小小就离开了。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少离要往北走,边小小要往西走,少离取下身上的背篓递给了边小小,“我就不送你回去了,路上当心些。”

    边小小接过背篓点了点头,她本想就这么提着背篓回去,无奈背篓太大了,她刚刚抬起腿,就被背篓下沿绊了一下,差点没摔倒。

    少离赶紧扶住了她,二人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到旁边一声怒吼,“你们两个在干啥!”

    话音未落,一个人已如一阵狂风似的冲了过来,冲到二人面前,二话不说,抓住边小小就是狠命地一推。

    边小小哪里会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一个不妨,被推得趔趄了几步后,然后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手里的背篓也被甩到了一边。

    “边小小你还要不要脸!叫你离少离哥远一点,你为啥还天天缠着他?!你要是这么想男人,明儿个就叫柳大红给你找个男人来,省得在这儿丢人现眼!”刘娥指着地上的边小小破口大骂。

    刚好旁边有人路过,听到刘娥的骂声,惊得连连摇头:这是一个还未出阁的小姑娘能说的话吗?亏她还口口声声说人家边小小丢人现眼,依我看,她这话可是说反了,最丢人现眼的那个恐怕是她自个儿吧。

    唉,这姑娘眼瞅着也该说婆家了,就她这个样,谁敢给她说媒哟,这姑娘只怕是要养成老姑娘喽。

    少离顾不上理会小泼妇一般的刘娥,急步走过去蹲到边小小跟前,问她有没有摔到哪里?

    刘娥一见少离对着边小小温言细语的样子,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吼吼地冲了过来,抬腿就要去踢边小小。

    边小小虽然摔着了,可还没有摔成个傻子,眼见着刘娥的腿踢了过来,不等踢到自己,先就一把抓住了刘娥踢过来的腿,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地一搡,刘娥一个站立不稳,连个缓冲的动作都没有,便四仰八叉的躺倒在了地上。

    刘娥这一下可比边小小摔的狠多了,躺在地上半天,她才哇哇哭叫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二话不说又向边小小扑了过去,“你竟然又打我,看我不打烂你的手,你个不要脸的小狐狸精!”

    边小小早已被少离扶了起来,少离看刘娥一幅来势汹汹的样子,赶紧将边小小护到了自己身后,然后转身一把钳住了刘娥的手,脸色铁青地冲刘娥吼道:“刘娥,你再胡闹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少离哥,她就是个小狐狸精,跟她娘一样,是专门过来吸人血的,你干嘛还要护着她!你快放开我,看我不打得她现了原形!”

    刘娥拼命挣扎着想要挣开少离的手,只是少离虽然身材瘦弱了些,到底是个男儿家,力气上要比刘娥大得多,刘娥挣了半天,也没有挣开少离的手。

    少离真是被气坏了,若不是少家有“不可打女人”的祖训,他早就一巴掌扇到刘娥的脸上了。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时,刘大川匆匆走了过来。

    他是刚巧从地里回来,远远的看到这边围了几个人,还听到有刘娥的哭闹声,便赶紧跑过来看看是出了什么事。

    刘大川见刘娥披头散发地在哭闹,两只手还被少离牢牢地钳在手里,挣也挣不开,皱眉问道:“这是咋回事?”

    少离见刘大川来了,这才放开了刘娥的手,哪知刘娥也是个没眼力见的,对刘大川一点顾及都没有,双手刚得自由,便又张牙舞爪地向少离身后的边小小扑了过去。

    刘大川先少离一步抓住了刘娥,“咋回事?好好的你干啥要打小小?”

    “爹,她刚才把我推倒了,都快摔死我了。”

    刘大川看刘娥身上都是土,确实是摔倒过的样子,便疑惑地看向边小小,“小小,这是咋回事啊?”

    刚才搡刘娥那一下,肯定已经被不少人看见了,边小小也不打算隐瞒,如实说道:“村长叔,本来我正站在这儿跟少离说话,也不知怎么回事,娥姐姐就突然冲了过来,一下子把我推倒了,然后又拿脚踢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的叫她踢我吧,就抓住她的脚搡了她一下,她没站稳,就摔倒了。”

    刘大川听边小小这么一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刘娥可是他的亲闺女,这个闺女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可是比谁都清楚。

    自家闺女中意少离,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