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分钱了·就要少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265字

    边小小听了,嘻嘻一笑道:“娘,你看栓旺婶都已经想明白了,你可千万不能再抱着你那一套‘凡事都要忍,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的大道理了。”

    边小小见边四娘又要瞪眼,赶紧讨好地挽起边小小的胳膊,撒娇地摇了摇,“娘,咱不说那些扫兴的事儿了,娘,咱快回屋,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边小小拖着边四娘就往屋里走,走过刘杨氏身边时,另一只手又拉上了刘杨氏。

    “这个傻丫头,不管是什么高兴事,你总得先把背篓放下来再说吧,这么一直拿着,不嫌沉吗?”

    边四娘一边摇头,一边把边小小手里的背篓接过来放到了地上。

    “娘,你们的绣品,何掌柜已经都收下了,他还夸你们绣的好呢。”边小小一边说,一边将包袱放到床上,把放在里面的钱掏了出来,分别递给了刘杨氏和边四娘。

    “栓旺婶,这是你的,一共50文,娘,这是你的,一共三十文。”

    刘杨氏和边四娘拿到了自己的劳动所得,都特别的高兴。

    尤其是边四娘,这可是她第一次靠着自己正正经经的劳动得到的报酬,兴奋得跟个孩子似的,三十文钱反反复复数了好几遍。

    “娘,栓旺婶,高兴的事还在后头呢。”

    “还有啥高兴事?小小你快说。”

    “栓旺婶,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能不算是什么高兴事,所以你听了,可千万别不高兴。”

    “你个傻孩子,啥高兴不高兴的,婶都叫你绕晕了,你还是直接说吧。”

    边小小想着娘绣成衣这件事,刘杨氏早晚都会知道,所以也没打算瞒着刘杨氏。她打开包袱,将里面的成衣取出来给两人看。

    “小小,这可是成衣啊,你拿来做啥?是何掌柜叫你拿的?”刘杨氏一脸喜色地问道,她刚问完,便恍然大悟道:“这是拿来叫你娘绣的吧。”

    边小小点了点头,怕刘杨氏心里不好受,又赶紧补充道:“栓旺婶,何掌柜说你绣的越来越好了,要照这么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你也能绣成衣了,所以你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就不高兴啊。”

    刘杨氏嗔怪地瞪了边小小一眼,“傻孩子,你娘绣功本来就比婶子强,如今能绣上成衣,婶子可是打心眼里替她高兴,婶子还想着好好跟你娘学一学,争取以后也能绣上成衣。”

    边小小见刘杨氏确实是一幅真心实意为娘感到高兴的样子,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她又从包袱里把给刘杨氏的绣活取了出来,“婶子,这是你的,何掌柜说这次的比上次绣的要难,一件绣活七文钱,一共是10件。”

    刘杨氏听了,喜滋滋地接了过去,笑着对边小小说道,“小小你看,婶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强了呢。”

    刘杨氏这么一说,三人都笑了。

    刘杨氏走后,边小小又从怀里把卖药草的钱拿了出来,“娘,这是卖药草的钱,一共两百文,你收起来吧。”

    边四娘把钱接了过去,一并放到了钱袋里,然后把钱袋又递给了边小小,“小小,娘是个没用的,耳根子又软,要是把钱放到娘这儿,包不准哪天谁来借了,娘耳根子一软就全借出去了,所以这钱啊,还是放到你手里安全,咱这个家,以后就由你来当家作主。”

    边小小满头黑线:娘看她自己看得倒是挺准的。

    不过,边四娘说的倒是事实,为安全起见,这钱还是放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全,所以她也不跟边四娘客气,把钱袋子接了过来,从里面掏出一把钱,数了10文放到了边四娘的手里。

    “娘,咱挣钱就是花的,你可千万别光会挣不会花。这10文钱你拿着,想买什么了只管买,若是不够了你再问我要。”

    边四娘眉开眼笑的接了过去,郑重地放进了怀里。

    再说刘娥,一路哭哭啼啼的被刘大川拖回了家,正在灶房里烧饭的刘大川刘孙氏听到刘娥的哭声,赶紧从灶房里走了出来。

    “咋哭成了这样?这是谁欺负你了?”刘孙氏一看刘娥哭得鼻涕眼泪糊了一一脸,心疼得什么似的,赶紧把刘娥扯到了自己怀里,拿围裙给刘娥擦着脸。

    “娘,我爹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竟然打我。”刘娥一见刘孙氏,哭得更厉害了。

    刘孙氏一听火气就上来了,冲着刘大川嚷道:“小娥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你当着那么多的人的面打她,你让她的脸往哪儿搁?”

    “她要真知道她是个大姑娘了,她就不该做出那种丢人现眼的事!我告诉你啊,你趁早把她给调教过来,要是再做出啥没皮没臊的事来,以后就不用出这个家门了!还有啊,你快点托王家婶子给她打个婆家,快点把她嫁出去,省得一天到晚的不让人省心。”

    刘大川说完,怒气冲冲地就要往外走。

    “这马上就要吃饭了,你咋还往外走啊。”刘孙氏在后面喊道。

    “气都气饱了,还吃啥饭!”刘大川气哼哼地撂下一句就走了。

    刘娥一听刘大川说要给她打婆家,急得跺着脚的哭,“我不要找婆家,我就要少离哥,这一辈子非少离哥我不嫁!”

    刘孙氏听了,赶紧把刘娥往屋子里拉,“傻闺女,怪不得你爹生气呢,你都是一个大姑娘了,这种没皮没臊的话也是能乱说的?”

    “娘,我就是喜欢少离哥,我就是要嫁给他!”

    刘孙氏又帮刘娥擦了擦脸,叹气道:“闺女,少离确实不错,娘跟爹也中意他,可咱们中意人家,人家看不上咱们啊。”

    少离要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还能用村长的身份压一压,可人家少离是大夫,别说在靠山村,就是在青石镇,那名声也是响呱呱的,在少离的眼里,这个村长身份可没啥好怕的。

    “娘,才不是呢,原本少离哥对我还挺好的,自从那个边小小来以后,少离哥就不理我了,这肯定都是边小小那个小狐狸精挑唆的,柳大红说的一点都不假,边小小她们娘儿两个就是狐狸精变的,专门到咱这靠山村来迷惑人的。”

    “柳大红是个啥人你还不知道吗?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你可千万别跟她粘到一起去,要不然你爹知道了,肯定打断你的腿。”

    刘娥抽抽嗒嗒的,“这话又不是柳大红专门对我说的,这是她在村里说的时候,被我听到了。”

    “反正不管咋说,那些乱七八糟的闲话,你以后少去听少去说,你一个姑娘家,哪句说不对了,人家可笑话你,你爹又是个好面子的,惹急了他他可真敢打你,真打着了你,你还不是白白挨疼吗?有那空闲,你多去找找山草,多跟人家山草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