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捧上了天·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166字

    刘山草的大哥刘山梁,跟以前一样不见人影,用刘张氏的话来说,就是也不知道已经死到哪个角(ge)落(lao)里去了。

    刘张氏正骂刘栓根骂得来劲,觉着门口光线一暗,扭头一看,见是刘山草回来了,立刻眉眼含笑地站了起来,“山草回来了,饿了吧,快坐下吃饭吧。”

    自家这闺女,可是少夫人的命,她的后半辈子可就全指望着这闺女了,所以刘张氏把这宝贝闺女已经捧上了天。

    刘山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然后在桌边坐了下来。

    刘山草一坐下,刘栓根也从床上跳下来坐到了饭桌前,刘山田早就迫不及待的抓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你个饿死鬼托生的,你姐还一口都没吃呢,就都进你肚子里去了,你给我慢点吃!”刘张氏见唯一的一碗炒菜已经给刘山田三两口吃掉了大半,急得拿筷子去敲刘山田的手。

    刘山田一边含糊不清地应着,手下却一刻都没有停下来,仍然大口大口地吃着,就好象谁要跟他抢一下。

    “你个没出息的,明儿个吃饭去你奶家吃去,你三叔打回家那么多猎物,肯定换回来不少的银子,你去缠着你奶,叫她给你做好吃的。”

    刘山田拿袖子抹了一把流出来的鼻涕,撇撇嘴道:“我奶才小气呢,她有那么多钱,还是一个子儿都不舍得花,吃的饭还不如咱家呢。”

    刘张氏眼睛一亮,“你咋知道你奶有老多钱?”

    “我看见我奶数过,那些钱都在她床头那个箱子里,倒出来可是老大一堆,我给我奶要两个子儿花,可我奶竟然一个子儿都不给我。”刘山田相当的愤愤不平。

    刘张氏和刘栓根不由对视了一眼,都看懂了对方眼中的深意。

    当夜,刘山草和刘山田都睡了,刘张氏和刘栓根却是睡意全无。

    刘张氏捅了捅刘栓根道:“我说,山田那话你都听见了吧,我说你娘手里有钱吧,你还不信,这下你信了吧。”

    刘栓根翻了个身,“你惦记个啥,有也不会给你。”

    “哼,你娘可真够狠心的,手里握了那么多钱,也不说贴补咱一点,你说她要那么多钱干啥,总不会是想带到棺材板里吧。”

    “干啥?我估摸着是还想给老三娶媳妇吧。”

    “就你家老三那名声,哪家姑娘还愿意嫁给他,依我说,还是老老实实找条后路吧。”

    刘栓柱必竟是自家兄弟,刘栓根一听刘张氏埋汰他,就有些不乐意了,“老三的名声还不都是你败坏的,你还说啥风凉话?”

    刘张氏不高兴了,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刘栓根你放狗屁,那都是他自找的,跟我有啥关系?”

    刘栓根咕哝了一句,“你在外面都放了些啥话,别以为我不知道。”

    刘张氏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刘栓根,我在外面放了些啥话?你一句一句的给我学出来,你要是学不出来,老娘跟你没完!”

    刘张氏的声音太高,隔壁的刘山草被惊醒了,不耐烦地嚷道:“大半夜的你俩吵啥吵,还叫不叫人睡觉了?”

    刘张氏立刻满脸堆笑,“我跟你爹说两句闲话,吵着你了是吧。”

    “有啥要紧事不能明儿个说,非要大半夜的在那儿嚷嚷,烦死人了。”

    “我跟你爹小声点,不会再吵着你了,快睡吧。”

    刘山草不知又嘟囔了几句什么,一会儿又睡着了。

    刘栓根皱眉,“本来正说着娘手里的银钱,咱俩咋吵上了,好好的把孩子都吵醒了,你可小点声吧。”

    “我说,眼下咱家日子过的这么苦,你回头去娘那里踅摸点钱花花,你要是不要,那些钱,我估摸着都叫娘贴补给大姐了。”

    “平白无故的要钱花,她就是愿意给,她能给你多少?依我说,还是快点想办法把那件事办好。你想啊,娘手里的钱可都是老三挣的,老三要是有了后,那些钱可就没啥理由再交给娘保管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刘张氏叹气,“你以为我不想快点办好啊,可你家老三那个犟疙瘩,不管咋说,他都不吐那个口,你叫我咋办?我总不能把人强塞给他吧。”

    刘栓根突然坐了起来,凑近了刘张氏道:“我咋听说老三对那边四娘有点意思,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我早就看出来了,自从那个边四娘来了咱靠山村,你家老三就成天魂不守舍的,魂都快被勾跑了。依我看,那个边四娘就不象个正经过日子的人,你看看她走个路,一摇一摆的,那个风骚劲,我看跟柳大红差不了多少,没准儿跟柳大红一样,就是个卖*的。”

    刘栓根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嘿嘿地笑了起来。

    刘张氏手伸到他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掐得刘栓根差点没大声喊出来。

    “你个疯婆娘,你掐我干啥?”

    “一看你笑的那个贱样就知道你在想啥,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打边四娘的主意,我剁了你下边那玩意儿喂狗吃。”

    刘栓根轻佻地在刘张氏胸前摸了一把,“你看看你想哪儿去了,我是那种人吗?”

    刘张氏斜了他一眼,“你跟柳大红的那点破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看看你,正说着老三的事呢,咋又扯到我身上了,等一会儿咱俩要吵起来把山草吵醒了,可又要落她埋怨了。”

    刘栓根一提起刘山草,倒是又让刘张氏想起了一件心病,她戳了戳刘栓根,压低了声音道:“上回叫小翠帮着山草找婆家的事,小翠给你回音了没有?这都多长时间了,我咋啥信儿都没听到?”

    刘栓根十分不屑地哧了一声,“就小翠那性子,你还指望她给山草找婆家?你要是把宝押到她身上,估计山草这一辈子都嫁不了人。”

    刘张氏恨恨道:“要是咱家山草早生十年,哪论得到小翠嫁到崔家去,如今可好,她嫁到了一个好人家,吃穿不愁,她就不管娘家人的死活了,你家这个姑奶奶,算是白养了。”

    “你不常说村长认识镇上的人,所以一直叫山草过去跟刘娥玩吗?这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吧,村长那边也是啥信儿都没有?”

    “自家人都不上心,你还能指望人家吗?”刘张氏恨恨地说道。

    刘栓根知道,这要是扯到刘翠给刘山草说媒这件事事上,刘张氏又该叨叨个没完,今天晚上觉都别想睡了,所以他干脆闭上了眼开始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