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起哄·这笔帐记下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241字

    “那柳大红算个啥东西,千人骑万人压的,身上的肉都松了,一抓一层皮,脸上的褶子都能夹死苍蝇蚊子。

    要我说,她跟那个边四娘可是差远了,你们仔细瞅瞅边四娘那小脸,都一个十岁娃的娘了,还水灵得能掐出水来。

    你们再瞅瞅她那小腰身,细得我一只手都能握住,走起路来,就跟那风摆杨柳似的,晃得人心痒痒。”

    这人话音刚落,众人立即一片声的附和之声。

    刘栓根哧笑一声道:“柳大红脸上再有褶子,可眼下你能摸得着她,那个边四娘再好,你们也只能看着干流口水。”

    旁边一人笑道:“栓根,我们是摸不着她,可有一人能摸着她呀。”

    “谁?”

    “你家老三啊。”

    刘栓根十分的不屑,“就他?跟个木头疙瘩似的,还能搞得到女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家老三现在可是见天儿的往边四娘家跑,帮着边四娘干这干那,你想啊,你家老三就是再憨,这赔本的买卖他肯定是不干吧,边四娘要是没给他啥好处,他能干的这么欢?”

    “哼,要我说,这边四娘说不定是个跟柳大红一样的骚货。”

    “既然你看她跟柳大红一个样,你咋不去找她去?你也弄到手里尝尝是个啥味。”

    “眼下刘栓柱正跟她粘乎着,我可不想去触刘栓柱的霉头,别看刘栓柱平日里憨憨傻傻的,真要惹急了他,他敢拿长矛对着你。”

    这时几人的眼睛都看向了刘栓根,“栓根,这回该你出马了,你是栓柱大哥,你要是动边四娘的话,你家栓柱肯定不敢把你咋地。”

    “栓根你就替咱们大家伙儿尝尝那边四娘到底是个啥滋味呗。你家老三都有本事把人弄到手,你该不会连你家老三都比不过吧。”

    旁边一人哧了一声道:“栓根他一向怕他家老三,他才不敢去动边四娘呢。”

    “当大哥的还怕自家兄弟?我倒是头一回听说这事,栓柱,那你这大哥当的可就太窝囊了。”

    众人七嘴八舌地激着刘栓根,无非就是想要挑些事儿出来看热闹。

    若是在平时,刘栓根是不会上这些人的当的,可今天他喝了些酒,头脑已经有些不清醒,再加上他曾见过边四娘几次,对边四娘的美貌早已垂涎三尺,今天被这些人这么一激,登时就来了劲,站起来拍着胸脯,口齿不清地对众人道:“不就是一个婊子嘛,有啥难弄到手的,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找她去!”

    众人一听,登时就来了劲,纷纷嚷嚷地叫着,催着刘栓根快去。

    刘栓根酒壮色胆,真的就去找边四娘去了。

    刘栓根到边四娘家时,边四娘正坐在屋子里,一边绣着花一边等着边小小。

    边四娘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这脚步声听起来不怎么熟,边四娘正想出来看个究竟,刘栓根已经醉熏熏地闯了进来。

    边四娘并不认识刘栓根,不过她看刘栓根长的跟刘栓柱有几分想象,就想着这人肯定是刘栓柱那一门里的人,就没好意思把人往外赶,而是站起来,有些局促不安地问刘栓根到家来有什么事。

    “大妹子,你这是在绣花呢,哟,大妹子这手可真是巧,绣的这么好。”刘栓根一边说,一边就要去摸边四娘放在凳子上的绣品,边四娘赶紧把绣品拿起来放到了一边。

    “这位大哥,不知你到我家来有什么事,要是有什么要紧事你赶紧说,要是没什么要紧事,你还是赶紧走吧,男女授受不亲,若是叫外人看见了,可是有损大哥清誉。”

    “啥清誉不清誉的,咱庄户人家,不在乎那个。大妹子,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栓柱的大哥,叫栓根,这不栓柱上山打猎去了嘛,他上山之前,托我照看你一下,所以我就过来看看大妹子遇到了啥难事没有,要是有了啥为难事,你只管说,在这靠山村,还没有我刘栓根解决不了的事。”

    边四娘看刘栓根站在那里东摇西晃,一幅醉熏熏的样子,而且嘴里还说着胡话,觉得有些不对劲,便赶紧对刘栓根说道:“我没遇到啥为难事,你还是快走吧。”

    刘栓根嘻嘻一笑,“大妹子这小嘴生的,真跟戏文里唱的那样,唇红齿白的,要是亲起来,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一边说着,刘栓根就要动手去摸边四娘的嘴。

    边四娘后退一步,怒道:“你走还是不走?你再不走的话,我可要喊人了!”

    刘栓根又是嘻嘻一笑,“好好,我听大妹子的,你叫我走我就走。”

    刘栓根一边说,一边真的转身往外走去。

    哪知他走到门口,并没有继续往外走,而是迅速关上了门并栓上了门栓,然后一个急转身便扑到了边四娘的跟前,把来不及防备的边四娘给搂在了怀里,一张臭嘴立刻猴急的凑上来要亲边四娘的嘴。

    边四娘一声惊叫,拼命要挣脱刘栓根,可是她跟刘栓根的力量太过悬殊,无论她怎么挣扎,就是挣脱不开刘栓根的钳制,反而被刘栓根推到床边压到了床上,就连嘴巴都被刘栓根捂了起来,若不是边小小来的及时,只怕她的清白就要毁在刘栓根的手里。

    听了边四娘的话,边小小心里的怒火更盛:想不到刘栓柱这样老实巴交的人,竟然有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大哥!跟刘张氏还真是绝配,一样的不要脸!

    “我去村长那里告他去!”

    边四娘赶紧拦住了她,“小小,为着你阿叔的面子,不能去啊。”

    “总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你已经把他的头打破了,这也算是惩罚了他,村长那里,还是不要去了。”

    “娘,你总是这样心善。”

    “小小,咱们是外来的,脚跟还没有站稳,有些事能忍还是尽量忍一下,不过你千万记住娘的话,刘栓根心术不正,你以后见了他,要躲远一点,千万不要随意招惹他,他长的高大,你可打不过他。”

    “我知道娘。”

    “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你阿叔,他们必竟是一娘同胞的弟兄,娘不想让他们兄弟之间有什么罅隙。”

    边小小心里冷笑一声:这件事必须得让刘栓柱知道,让他看清一下,他的大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而且,也正好借机探一下刘栓柱的口风,若是他还是干打雷不下雨,那就警告他以后离娘远一点,省得败坏娘的名声,让别人把娘当成柳大红一样的人,从而对娘心生歹意。

    还有那个刘栓根,敢对娘起坏心思,今日这笔帐,算是给他记下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叫他后悔做了这么一件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