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变了风向·旧事重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292字

    不过这些话,边小小并不打算说给边四娘听,她只是含糊着应了一声,然后安抚边四娘道:“娘,你在屋里歇着,我去做饭去。”

    “你都累了一天,哪能叫你去做饭?你在屋里歇着,娘去。”边四娘说着就想要站起来,哪知她刚一站起来,腿上一软,扑通一下又跌坐在了凳子上。

    “娘,我不累,来,我扶你去床上躺一会儿,等做好了饭,我再叫你。”

    边四娘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这个时候若是强撑着去灶房烧饭,只怕是去给边小小添乱,便点了点头道:“小小,娘一会儿就好了,还是你歇着,娘来烧饭。”

    “唉呀娘,你跟自家闺女还客气个啥,你快去床上躺着,趁着天还没黑,我赶紧把饭烧出来。”边小小一边说,一边扶着边四娘,把边四娘扶到了床边,强行让边四娘躺了下来。

    边四娘心疼边小小,转过身对边小小道:“小小,随便做点就是了。”

    边小小答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刘栓根被打破了头,一路嚎叫着回了家,刘张氏见到他那幅样子,气是不打一处来,可是再有气,也得先压回心里,去找了少离给刘栓根诊治包扎。

    这么一闹腾,这件事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那天和刘栓根在一起喝酒的几个人,也很不仗义的把这件事的始末给抖了出来。

    几乎是一夜之间,不光是靠山村,就是周围几个村子里,也都知道了刘栓根意欲对边四娘不轨,结果反被边四娘打破了头。

    大家伙儿都纷纷斥骂刘栓根,只说他是活该,人家边四娘可是正正经经的良家女子,他却当柳大红一样调戏,没被打死已经是万幸。

    可是很快的,大家伙儿的言语之间,开始出现了对边四娘不利的议论。

    村民甲:刘栓柱虽说平日里风流了些,可他找的那些娘儿们,一般都不是啥好东西,正正经经的人家,他也不敢找。要说这回也是怪了,好好的他咋去找边四娘去了,平日里我看边四娘也是文文气气的,不象是啥不正经的东西啊。”

    村民乙:常言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边四娘表面上看着是正正经经的,暗地里,谁知道她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村民丙:哼,我早就看出来她不是个啥好东西了,你们瞅瞅她走路那样子,又摇又摆的,跟柳大红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会是啥好东西!说不定早跟刘栓根勾搭上了,前边勾搭刘栓柱,刘栓柱刚上山,她就耐不住寂寞勾搭刘栓根,一个人占人家俩兄弟,她还要脸不要脸!

    村民丁:可不是嘛,一个巴掌拍不响,边四娘平日里跟刘栓根肯定是没少眉来眼去过,要不然,刘栓根也不敢大着胆子找上门。

    村民甲:这要真是俩人说好的事,边四娘还能把刘栓根的头打破?

    村民丙:唉哟哟三奶奶,这事儿你就不清楚了吧,打破刘栓根头的,可不是边四娘,是边小小!我估摸着,肯定是边四娘趁着边小小不在家,把刘栓根叫到了家里,两人正要干好事的时候,边小小回来了。

    这当娘的再风流,她也不敢当着自家闺女的面做这种丑事吧,所以边四娘就反咬了一口,说是刘栓根调戏她,边小小那丫头可是个暴脾气的,这不一气之下,就把刘栓根的头给打破了。”

    这人说的绘声绘色,就跟这件事是她亲眼目睹的一般,旁人立刻都信了她的话,不由啧啧砸嘴,大骂边四娘不要脸。

    不过也有人提出了异议:边小小才多大的人啊,她能把刘栓根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头打破?

    村民丙:肯定是那娘儿两个一起打的呗,哼,人家柳大红还是明面儿上卖,边四娘却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真是臭不要脸!

    风向转变的如此之快,其实也在边小小的意料之中,因为自古以来,都是女人跟女人过不去。

    非议女人最多的是女人,恶意诋毁女人的还是女人。抑或是出于羡慕,抑或是出于嫉妒,反正只要是自己看不顺眼的女人,不用去分青红皂白,只管往死里踩就是了。

    刘方氏听说了这件事,立即去了刘栓根家,刘栓根正躺在床上闭着眼装死,刘张氏站在床边,双手叉腰,正恶毒地咒骂着刘栓根。

    “你这个死婆娘,栓根可是你男人,有你这么骂自家男人的吗?你自己没本事笼络住男人,你还有啥脸在这儿跳脚?”

    刘方氏听到刘张氏在骂自己儿子,登时就不乐意了:儿子再不好,那也是自家的,还论不到一个外来的媳妇来骂!所以刘方氏二话不说,上前就给了刘张氏一巴掌。

    刘张氏心里那个窝火啊,可是为了大局着想,她还是强忍了下来,委委屈屈地给刘方氏搬了一张小凳子过来,扶着刘方氏坐下了,才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

    “娘,我是没本事笼络不住他,可他好歹也得给家里攒点面子吧,他就是不为这个家着想,他好歹也得顾及着你的面子吧。可是娘你瞅瞅他做的那些子事,因为一点肮脏事被人家打的头破血流,现在村里人都在说闲话,娘,以后咱家山草可怎么出门呢?”

    刘方氏觉得刘张氏说的很有道理,转向刘栓根骂道:“要叫我说,你也是活该,你找谁不好你去找她去,那就是个千年狐狸精,谁要是沾着了她,都得破点皮肉伤点精血,我看你以后长不长个记性!你要是想早死早托生的话,你以后尽管还去找去!”

    刘栓根咕哝道:“是她先勾搭我的,我才没把持住,哪知她是这么个狠角儿。”

    刘张氏趁机向刘方氏进言,“娘,山草她爹以前还真没干过这种糊涂事,依我看,肯定就是那个边四娘勾引在前,娘你说的对,那就是个千年狐狸精,谁沾着谁倒霉。所以娘,等栓柱回来了,你可得再好好劝劝他,可千万不能再跟这个狐狸精有啥瓜葛了,要不然哪一天把小命丢了都说不定。”

    刘方氏把眼一瞪,“娘又不是个傻子,用不着你再三的提醒。”

    “娘,依我看,还是早点把那件事给定下来,老三也能早点安心。”

    “那是你跟老三的事,你自个儿找他商量去!”

    “娘,你看你说的,你是一家之主,这事儿不还得你点头?”

    “我点头有个屁用,现在老三可跟以前不一样了,有些事他也不听我的了。”刘方氏话音刚落,便看到刘山田一溜烟的跑了进来,“阿奶,我大姑来了!”

    “你大姑来了?你是在哪儿看到她的?”

    “在村口。”

    刘方氏听了,赶紧站了起来,“说不定是听说你被打破了头,所以过来看看是咋回事,我去接接她去。”

    刘方氏说完,便起身匆匆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