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长姐如母·看不上那一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5本章字数:2114字

    刘张氏本来还想借着这件事向刘方氏讨几个钱花花,哪知还没有张口呢,刘方氏就走了,她心里就有些生气,这气没地方撒,刘栓根就又成了出气筒,刘方氏刚一走出去,刘张氏就又指着刘栓根臭骂了起来。

    刘方氏是在自家门口看到刘英的。

    刘英是刘方氏的大女儿,刘栓根的妹妹刘栓旺的姐姐,嫁到了杨家村,家里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刘英看到刘方氏,远远的便迎了过来,“娘,我咋听说我大哥被一个寡妇打了?到底是咋回事?”

    刘方氏撇了撇嘴,“还不是那小寡妇想勾引你大哥,勾引不成就下了黑手呗。”

    刘英一听,登时不干了,“是哪个小寡妇这么不要脸,我去会会她去!”

    刘方氏赶紧拉住了刘英,“你去啥去?被狗咬了,你难不成还想反咬过来?”

    “那总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挨顿打吧。”

    “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终究你大哥也有错,所以就这么算了吧。”

    “那我大哥被打成了啥样?我去看看他去!”

    刘方氏看到刘英手里拎着两包点心,哪里肯叫刘英去刘栓根家,拉起刘英的手道:“你大哥没啥事,你先别急着去看你大哥,娘有件要紧事要跟你说。”

    刘方氏把刘英拉回家里,将边四娘和边小小的事跟刘英从头至尾的说了一遍,末了又叹了一口气道:“我看栓柱是已经被那个骚狐狸迷上了,只要不上山打猎,是见天儿的往那个家里跑。

    虽说不管干啥活,那个骚狐狸都给了工钱,可这些钱到底是那个骚狐狸给的,还是栓柱卖猎物时暗中截下来的,我一点都吃不准,现在的栓柱啊,为了那个骚狐狸,可会跟娘玩心眼儿了。”

    刘英对边四娘,已经先入为主的没了什么好印象,所以听了刘方的话,眼一瞪道:“要是个正经女子,给栓柱说来当媳妇也没啥,可她这么不正经,娘你可千万不能叫她进咱家的门。”

    “你放心吧,娘可不是傻子,不过话又说回来,娘能拦着不叫她进家门,可眼下娘是拦不住栓柱啊,他也那么大个人了,娘总不能成天把他关在家里哪儿也不叫他去吧。”

    “娘,栓柱年纪也确实不小了,身边也该有个人了。”

    “你以为娘不愿意给他娶媳妇,还不是因为他的名声不好,这不没人愿意嫁给他嘛。”

    “实在不行,咱就托人去人牙子那里给他买一个。”

    刘方氏撇了撇嘴,“买啥买,买回来也是死。”

    刘英听了有些不乐意,“娘,这种话,你咋也跟着这么说呢,只不过死了一个,咋就能说他克妻呢?当初也不知是谁传出来的这胡话,要是叫我知道了,我非撕烂了她的嘴不可!”

    刘方氏从生下刘栓柱就没有怎么管过,刘栓柱基本上就是刘英带大的,所以刘英对刘栓柱特别疼爱,有点“长姐如母”的意思。

    所以刘英最听不得别人说刘栓柱的坏话,哪怕是刘方氏说,她也会不高兴。

    “行了行了,知道你跟他近,比跟我这个娘都要近,我不说了行吧。”

    “娘,瞧你这话说的,再近那也只是个兄弟,他能跟娘你比呀。”

    刘英一句话,说得刘方氏眉开眼笑起来,“小英啊,栓柱是你从小带大的,你的话他还能听进去,你得空了也劝劝他,让他尽早把山田过继到身边,他身边有个孩子,心里有个盼头了,也就能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了。”

    刘英听了,眉头不由一皱。

    刘英打心眼时不喜欢刘栓根那一家人。

    刘栓根太懒,又好吃,整日游手好闲的,把一个大儿子也带得成日里不干正经事,三天两头的不着家,都十六岁了,连个上门说媒的都没有。

    刘张氏呢,又太精太滑头,别看她成日里笑眯眯的一幅好脾气模样,可肚子里却是一肚子的坏水,又惯会挑唆,刘方氏做下的那些糊涂事,十有八九都是刘张氏在背后唆使的。

    刘山草呢,虽然长的标致,可太傲气,成天想着攀高枝,唉,她也不想想,那些大户人家找媳妇,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怎么会看上她这么一个山沟沟里的乡野丫头。

    再说了,嫁到那些大户人家里,日子真的就好过吗?少夫人的日子要真是好过的话,刘翠也不至于每次回个娘家都是哭得眼睛红肿。

    所以说,啥人有啥命,强求不来的。

    刘英是个直爽脾气,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所以这些话,她也曾跟刘栓根一家提起过,叫他们不要做那黄梁梦,还是给刘山草找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家,一家人踏踏实实过安生日子多好。

    可那一家子不但不念她的好,刘张氏还说她多事,阴阳怪气地说刘英是嫉妒他们家有一个标致闺女,所以见不得他们家的好。

    刘张氏的话将她气得直跳脚,想着自己何苦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所以刘栓根家的事,她也就不再管了。

    不过,刘栓根家的事不管,不代表她就同意刘栓根他们把刘山田过继给刘栓柱。

    她看不上那一家人,更看不上那个孩子。

    刘山田虽然年纪小,可已经有了好吃懒做的苗头,估计长大了,也是个不成器的,把他过继给刘栓柱,只会给刘栓柱招灾惹祸,迟早是刘栓柱的祸害。

    “娘,栓柱才刚刚三十岁,你这么早就张罗给他过继孩子干啥?有这空闲,还不如多托些人给栓柱找个媳妇。”

    “那也得能找着啊,你说说看,光你就给他张罗了多少人家,有一个成的吗?我这不也是为他着想吗,早点把山田过继到身边,等到把山田养大了,那不跟亲的一样吗?”

    刘英在心里哼了一声,心说那能一样吗?就刘山田那德性,他自己的亲爹娘他都不一定养呢,还能养栓柱?

    刘英知道自己的娘极听刘张氏的话,自己再劝也是白搭,所以便胡乱敷衍了几句,然后借着要去看刘栓根的由头走了。

    刘英跟刘张氏本就不怎么对盘,再加上刘英也有点看不上刘栓根这一家子人,而且刘栓根被打破头这件事也不是多光彩的事,所以刘英去刘栓根家后,跟刘栓根说了几句闲话,觉得尽到一个做妹妹的责任了,然后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