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原来是这么回事·都是被逼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6本章字数:2149字

    柳大红听了,脚下一软,人就又摔倒在地,她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又赶紧跑,看上去狼狈不堪。

    众人的哄笑声越发的响亮起来。

    “小小姑娘,这下柳大红可是吓得不轻,我看她啊,可得正经老实几天了。”

    “是啊,小小姑娘,虽然没打着她,可把她吓成这样,你也算是替你娘出了这口恶气。”

    柳大红走了,众人又好言好语地劝慰起边小小来。

    边小小小嘴一扁一扁的,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我娘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她凭什么一直往我娘身上泼脏水?我娘又没招她惹她,她为什么非要把我娘往死路上逼?我娘就我这么一个闺女,我要是再不给我娘出这个头,我娘不是要被冤枉死了吗?”

    边小小哭得甚是可怜,围观的村民见了,立刻心就软了,一个个大声骂着柳大红不是东西,然后又劝边小小消消气,说大家一向知道柳大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柳大红的话,从来都没人会相信。

    边小小的目的已达到,觉得也有些累了,抽抽嗒嗒的谢过了大家,然后被刘栓柱送回了家。

    “阿叔,你刚才干嘛拦着我不叫我打她,这个死女人,忒欠打了,好好揍她一顿,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在村子里放胡话。

    ”回去的路上,边小小有些不高兴地对刘栓柱说道。

    “我看你刚才气性那么大,我怕你一失手真伤了她,她又是个粘乎的,要是真伤着了她,她肯定会讹上你,你跟你娘就别想有安生日子过了。”

    “可是她这样败坏我娘的名声,我心里真气不过。”花朵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来盯着刘栓柱看。

    刘栓柱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解地问道:“小小,你这是咋了?”

    “阿叔,你老实告诉我,你以前跟那个柳大红,是不是有点什么,要不然,我娘跟她无怨无仇的,她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娘不放。”

    刘栓柱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小小,我跟柳大红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我以前连话都很少跟她说,更别提跟她单独相处了。”

    “真的。”

    刘栓柱急得脸红脖子粗,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真,真的,小小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在村里打听一下。”

    看刘栓柱急成了那个样子,边小小扑哧一声笑了,“好了阿叔,我就是那么一问,你也别紧张,我跟我娘,都相信阿叔的为人。不过还真是怪了,柳大红究竟是为了什么,一直跟我娘过不去?”

    刘栓柱脸上又是一红,“小小,阿叔跟你说件事,你心里知道就行,你可别跟你娘说。”

    边小小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阿叔,是什么事啊?”

    刘栓柱扭捏了一下,才低声说道,“柳大红以前,想跟阿叔一块儿搭火过日子,阿叔没答应她。”

    边小小恍然大悟:怪不得柳大红一直看娘不顺眼呢,原来是觉着娘夺去了她的意中人了。

    啊呸,她也不看看她那幅德性,她能配得上刘栓柱吗?

    心生的丑,想的倒是挺美!

    “小小,你不会跟你娘说吧。”刘栓柱见边小小没说话,有些紧张地问道。

    边小小笑了,“阿叔,你放一百个心,我不会跟我娘说的,这是咱俩之间的小秘密。”

    刘栓柱挠了挠头,憨憨地笑了,“诶。”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家走,还没有到家,便看到边柔儿和刘杨氏脚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边小小和刘栓柱后,边柔儿跑的更快了,边小小赶紧迎了上去。

    “小小,我怎么听说你跟柳大红打起来了?她打着你了没有?”边柔儿一边说一边拉着边小小上上下下的看。

    边小小回家拎棍子的时候,边柔儿去了刘栓旺家跟刘杨氏一块儿做绣活去了,所以并不知道边小小拿了棍子去找柳大红算帐。

    后来眼见着马上就晌午了,该回家烧晌午饭了,所以她才从刘栓旺家走了出来。

    哪知刚出刘栓旺家门,一个路过的村民告诉她说,边小小跟柳大红打起来了,叫她快点去看看。

    边柔儿一听吓了一跳,着急慌忙的就跑过来了,刘杨氏怕边小小出什么事,所以也一路跟了过来。

    “娘,就柳大红那怂样,只有挨我打的份,她可没有本事打到我。”边小小小胸脯一挺,非常自豪地说道。

    边柔儿见边小小确实没有受伤,算是放了心,听了边小小的话,嗔怪道:“你说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动不动就跟人打架呢?以后可不许这么鲁莽了。”

    边小小噘嘴,“娘,柳大红往你身上泼脏水,败坏你的名声,我当然不能饶了她,这次算她走运,下次她要是再满嘴喷粪,看我不打得她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其实前世的时候,边小小虽然性子豪爽了些,可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跟人动手的人,现在之所以这样,也是形式所逼。

    因为边小小算是琢磨出来了,对付柳大红这样的人,光跟她们讲道理那是没用的,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倒不如打上一架,用武力震慑住她们,这可比动嘴皮子摆事实讲道理管用多了,而且还能立马见效。

    边柔儿听了边小小的话,脸上神色一黯。

    “四娘,今儿这事儿,小小也没做错,柳大红那人,确实欠打,叫小小吓唬她一下也好,你可不能因为这事儿吵小小,要不然,我可不依你。”

    边小小听了,立马跑到刘杨氏的身边,亲热地挽住了刘杨氏的胳膊,“我就知道栓旺婶对我最好了。”

    “这是你婶子觉着你小,所以护着你,你可不能得寸进尺,一个劲儿的瞎胡闹,女儿家家的,名声要紧。”

    边小小噘着嘴,不乐意地小声嘀咕道:“为了博得一个好名声就任人欺负,这样的名声,不要也罢。”

    刘杨氏怕边四娘听到了,又该对边小小进行一番说教,赶紧把边小小拉到了自己身后,笑着说道,“好了,事情都过去了,马上也晌午了,还是赶紧回家做饭去吧,小小正长身体的时候,不经饿。”

    边四娘听了,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往家里走,刘栓柱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见默默地跟在边四娘的身后。

    到了一个路口,四人便分开了,刘杨氏往东,边四娘和边小小往西,刘栓柱呢,不用说,自然是跟着边四娘和边小小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