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车到山前必有路·赔礼道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6本章字数:2104字

    边小小是城市里长大的,家里人口简单,她奶奶又离世的早,所以在她的世界中,是很少有机会见到婆媳矛盾这样的事,婆媳之间的那点子事,她也都是从电视电影里看到的。

    所以她对婆媳矛盾想的比较简单,就是大家庭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她也很少能想得到,总觉得那些都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正因为这样,她才一个劲儿的劝说边四娘嫁给刘栓柱,她只想到了刘栓柱是个难得的好人,跟娘又是两情相悦,两人成亲,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等到以后她跟那些人斗智斗勇,浪费了不知有多少脑细胞,耗费了不知道多少的精力,再回过头看刘栓柱和娘的亲事,她肯定就要犹豫了,说不定她还会反对这桩亲事。

    因为成天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伤脑筋,是真的很累人啊。

    不过这个时候,边小小可没有想那么多,还一门心思的把边四娘往刘栓柱的身边推呢。

    边四娘给边小小掖了掖被角,“你阿叔的娘可不比柳大红,到时候真成了一家人,她就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跟她打也不能跟她吵,她说什么你都得听着,到时候,你真能忍下来这口气?”

    边小小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娘,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觉得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事到临头了,总会解决的,所以你呀,就别再犹豫不定了,要是一直拖下去,可就伤了阿叔的心了。”

    边四娘朝着边小小轻轻啐了一口,“人不大,说起话来总是跟个小大人似的,你哪来这么多一套一套的话,天色已经不早了,快睡吧。”

    “娘一起睡,我一个人冷。”边小小往里面移了移身子。

    “又骗娘,这都5月了,哪里还会冷了。”话虽这样说,边四娘还是放下了手上的绣活,熄灯上床睡觉了。

    边小小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可乐的事,咯咯地笑出了声。

    边四娘侧过身,轻轻摸了摸边小小的小脸,然后闭上眼准备睡觉。

    可是她心里装着事,怎么可能睡得着呢,几乎睁眼到天亮。

    边四娘睡不着,柳大红也一样睡不着。

    少离和边小小离开后,柳大红虽然听不到“刘三毛”的说话声了,可她一整夜都没敢把头钻出被窝,她怕她头刚钻出来,就看到刘三毛出现在她的床前。

    有时候,她又觉得刚才的事应该是假的,肯定是谁故意来耍她的。

    刘三毛都已经死了两年了,不早就该投胎转世了吗?咋能还在阴曹地府里转悠?

    可她又一想,这也没啥好处,谁会吃饱了撑着了来耍她玩?

    再说了,刚才那个声音确实确实就是刘三毛的声音,虽说刘三毛已经死了两年了,可他的声音她还是能听出来的。

    要是这样说的话,刚才确实就是刘三毛来了,难道真的如他所说,他一直没有投胎转世,一直在阴曹地府等着她呢?

    柳大红立马吓出了一身冷汗。

    虽说她的日子过的不宽裕,可她一点都没觉得有哪里不好,这自由自在的小日子,她还想再多过几年呢。

    可是听刘三毛那话里的意思,阎王爷还真的注意上她了?这世上那么多人,咋会单单就注意上她呢?

    不过这也不好说,阎王爷可是神通广大,这世上不管是人还是畜生,哪一个都逃不脱他的掌控,阎王爷叫你三更死,谁还能活到五更?

    换句话说,阎王爷要是恼了,随时都可能派个阴差来取她柳大红的小命。

    柳大红立时便打了个哆嗦。

    那可怎么办?难道非得按刘三毛所说,给那处臭婊子赔不是?

    那也太让人不甘心了,大家都一样是妓女出身,凭啥她就可以嫁个好男人,安安生生的过好日子,自己就得跟以前一样,千人枕万人骑的。

    难道这真的是命?

    那要是自己这辈子积点德,下辈子是不是就能跟那个臭婊子一样好命?

    我呸,嫁给个猎户而已,她算是什么好命,自己肯定是嫁到那些大户人家里去做夫人去。

    柳大红的脑子里就跟放进了一个陀螺一样,不停地在里面转着,一会儿这样想,一会儿那样想,一夜都没得个安生。

    天都快要亮了,柳大红才咬咬牙下了决心,不就是赔个不是吗?这也没啥,跟给臭婊子赔不是比起来,当然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的多。

    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小心点总归没错。

    退一步讲,就算是那个臭婊子要嫁给刘栓柱,以刘方氏那刻薄的性子,她会给那个臭婊子好日子过?只怕到了最后,那个臭婊子会落个跟刘杨氏一样的下场,成天都有受不完的窝囊气。

    所以自己呀,还是别掺和了,就等着看笑话吧,刘方氏会替自己折腾那个臭婊子的。

    第二天早上,边小小刚睁开眼,便听到院子里有人在说话,是柳大红!

    她是道歉来了还是又找茬来了?

    边小小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往身上胡乱套了件衣服,然后趿拉着鞋便跑了出去。

    “哟,小小姑娘你醒了?”柳大红挂着两个大黑眼圈,脸上也没有敷白粉,看上去又苍老又憔悴,边小小对她一下子生出几分同情来。

    哼,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种女人,一点都不自尊自重,才不值得别人同情。

    “你来干什么?!”边小小怕柳大红会对边四娘做出什么过激的动作,赶紧跑过去站到了边四娘的身前。

    “小小,你看我前几天也不知咋着犯了浑,在村里说了你娘几句闲话,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可被有心人听了去,一传十十传百的,我也没想到把你娘传的那么难听。

    这两天啊,我在家闲着没事,我仔细一琢磨,觉着还怪对不住你娘的,你说你娘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却给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别说对你娘影响不好,就是小小姑娘你,可是个还没出阁的大姑娘,这名声传的坏了,以后可怎么找婆家啊,我越想越难受,这不特地过来给你娘陪不是来了。”

    柳大红不亏是在青楼里混过的,说起话来伶牙俐齿的,而且还话中有话,咬文嚼字中,特意加重了“清清白白”这四个字的读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