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都听你的·稀罕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6本章字数:2255字

    听了柳大红的话,边四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柳大红怎么就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竟然突然跑过来给她赔礼道歉,所以边四娘一时愣在了那里。

    边小小却是心里暗喜,看来昨天夜里那一出,还真起了作用了,这大清早的,柳大红就巴巴的跑过来道歉来了。

    不过,边小小要的是柳大红在大家伙儿面前给她娘赔礼道歉,她要让大家伙儿知道,她娘是清清白白的,那些闲言碎语,纯粹就是柳大红故意编假话污蔑她娘,要是柳大红只在这里对着她们两个人说,可是不起一点作用。

    边小小当下把脸一沉道:“你光对着我娘跟我说有什么用,你得在大家伙儿面前澄清一下,另外当着大家的面,你再给我娘下个保证,以后绝对不再找我娘的麻烦,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人过各人的日子。”

    边四娘听了边小小的话,心里有些不落忍,在后面轻轻拉了拉边小小,“小小,既然她已经认了错了,就算了吧。”

    “娘,那可不行,她是认了错,可村里人不知道啊,照样有人在背后说你的坏话,所以她必须得当着众人的面认个错,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人在做,天在看,要是做了坏良心的事,老天爷也不答应。”

    哼,既然她过来道歉,那就说明她已经信了昨天晚上的事,所以不怕她不当众陪这个不是。

    柳大红立时恨得牙痒痒的,脑子一热就想跟边小小翻脸,可边小小最后那句“要是做了坏良心的事,老天爷都不答应”又吓住了她:不就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赔个不是吗?这有啥难的,只要能保住命,什么她都能答应。

    柳大红脸上又堆满了假惺惺的笑,“行,反正这事是我做的不地道,小小姑娘说咋做,我就咋做,我都听小小姑娘的,小小姑娘,你说吧,你想叫我做啥?”

    边小小心里一喜,表面上还是板着一张脸,“这会儿大家伙儿都已起了床,你去街口吆喝上几声,把你刚才给我娘赔礼时说的那些话,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再说一遍,然后再下个保证,这件事就算是翻了篇,以后谁都不会再提起。”

    柳大红咬了咬牙,“行,我答应你就是。”

    边小小白了她一眼,“那还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去,等一会儿大家伙儿都去地里忙去了,谁还有空在那儿听你说话?”

    柳大红气哼哼地白了边小小一眼,然后扭着大屁股走了。

    柳大红刚走到院门口,边小小在后面喊道,“你别想着随便说两句蒙混过去,我可是有耳报神的,你要是说的不合我的意,这事儿,咱照样没完!”

    柳大红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边小小,气哼哼地走了。

    “小小,这个柳大红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跑过来赔不是?娘这心里还怪害怕的。”

    “娘,怕什么,本来就是她的错,理应给娘赔个不是。”边小小说完,看到边四娘还在纠结这件事,便亲热地挽起了边四娘的胳膊,“娘,饭做好了没有?我饿了。”

    边小小一说饿,边四娘把其他的心思就全扔在一边了,连连说已经做好了,叫边小小先去洗漱一下,然后马上就能开饭了。

    等边小小洗漱好,边四娘已经把饭盛好了,娘儿两个正一边亲亲热热地吃着饭,一边说着家常话,突然有一人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刚进院子,就大声喊了起来,“小小娘,小小,你们快去看看,街口可是出了一件稀罕事呢。”

    边小小听声音就知道这是住在刘栓旺家后面的冯大保媳妇来了。

    靠山村人大部分人姓刘,不过也有其他一些杂姓,比如姓少的,姓孙的,姓黄的,他们这户姓边的,柳大红这个姓柳的,还有就是刘栓旺家后面住的冯家。

    这些杂姓中,除了姓黄的有十来户人家,其他的几个姓氏,都是单门独户。

    就比如这冯大保家,祖上其实是刘家招赘上门的女婿,后来刘家的人都过世了,这姓冯的上门女婿想回自己村认祖归宗,可他的兄弟害怕他回去了分田分地,说什么也不答应,冯姓女婿没有办法,只好留在了靠山村。

    不过,冯家的子嗣一直不旺,三代都是单传,所以在靠山村生活了这么多年,也还是一户人家。

    因为是外姓,又是单门独户,冯大保又是个木讷的,刘姓人没少欺负他们家,后来冯大保娶了媳妇,情况才能以扭转。

    你要问为什么,因为冯大保媳妇不是省油的灯啊,她可厉害着呢,谁要是惹着了她,她也不跟人家打,她就堵着人家家门可着劲儿的骂,而且还专挑人家家里有喜事的时候上门骂,骂得是唾沫星子四溅,别说骂人家八辈祖宗了,就是十八辈祖宗也给骂上了。

    庄户人家,大多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冯大保媳妇这么一闹腾,谁还敢再去招惹她啊,冯家自此就扬眉吐气了起来,基本上没人敢再欺负他们了。

    不过,这冯大保媳妇虽然为人泼辣,不过心底还算不错,因为跟刘栓旺家住的近,对刘杨氏还挺照顾,所以边小小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其实要说起来,边小小之所以动不动就跟人干架,很大程度上还是受了冯大保媳妇的启发,必竟人善被人欺嘛,要想不被欺负,那就必须得强硬起来。

    冯大保媳妇话音刚落,人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边小小赶紧站起来给冯大保媳妇让座,“大娘,街口出了啥稀罕事了?”

    冯大保媳妇拍掌笑道:“你们是不知道,那个柳大红,这时候正在街口扯着嗓子吆喝,说前几天她是被猪油蒙了心,说了你娘不少的闲话,柳大红说那些闲话都是她胡乱编的,是压根儿就没有的事,眼下大家伙儿都在骂她呢,唉哟,你们快去看看吧,看着可真是过瘾!”

    边小小笑道:“大娘,这也真是怪了,她怎么突然想起来当街吆喝这些话了,前两天我跟她吵的时候,她还一口咬定她说的都是真话呢。”

    冯大保媳妇扁了扁嘴,“那个骚娘们儿,成天疯疯颠颠的,想起一出是一出,谁知道她今儿个唱的又是哪一出。我估摸着啊,可能是小小你昨儿个沿街追着她打把她给吓住了,她怕你再打她,这才当街给你娘赔不是。不过你们也别想着她真能改了,指不定哪天她的口风又变了,所以你们啊,以后少搭理她,要是她再说出啥不中听的话,就跟上次一样,小小你就打她一顿,这种人呢,她就是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