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变了风向·近邻是冤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6本章字数:2093字

    冯大保媳妇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柳大红的坏话,后来见边四娘和边小小都没有要去看热闹的意思,自己又怕柳大红走了她就没热闹可看了,便又急吼吼地走了。

    冯大保媳妇走后,娘儿两个继续吃饭,刚吃了两口饭,边四娘就盯着边小小道:“小小,你是不是对柳大红做了什么,要不然,她怎么可能这么听你的话?”

    “娘,你刚才没听冯大娘说嘛,柳大红那人想起一出是一出,谁知道她今儿个又想到哪儿去了,再说了,她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脸皮早厚得跟城墙一样了,我能对她做什么呀?唉呀娘,她愿意当街给你赔不是,这不是好事儿吗?反正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是柳大红故意往你身上泼脏水,省得你再拿这件事拒绝阿叔。”

    边四娘脸上一红,“怎么哪儿都能跟你阿叔扯上关系?快吃饭,一会儿就凉了。”

    边小小嘻嘻一笑。

    边小小说的没错,柳大红这么一闹腾,现在全村的人都已经知道,边四娘就是个清清白白的妇道人家,什么青楼妓女呀,什么王屠夫啊,那都是柳大红编出来的,然后大家伙儿的口风立马就变了,前一天还在纷纷骂边四娘是个骚浪货,今儿个就都夸起边四娘了。

    “我就说嘛,那边四娘文文气气的,还做的一手好绣活,一看就是正经人家出身。”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这个柳大红是咋想的,人家也没招她惹她,她为啥老是跟人家过不去?”

    “看人家过的比她好,心里嫉妒呗,还能有啥?”

    “依我看也是妒嫉,人家边四娘还拖着个孩子呢,人家正正当当的挣钱,小日子过的也不差,可你看看柳大红过的叫啥日子,你看看她住的那小破屋,哪一天说塌就塌了,她也不怕砸死她。”

    “她就是一卖*的,一辈子都改不了吃屎的毛病,早晚不得好死。”一妇人恶毒地咒道。

    不管怎么说,反正现在村里面很少有人再去嚼边四娘的舌头了,刘栓柱听到这件事,心里特别高兴。

    不过,他既然答应了边四娘给她两天的时间叫她好好的想一想,所以即使是听说了柳大红的这件事,刘栓柱也没有急着过来催问边四娘结果,而是耐心地等待着。

    吃过了早饭,边小小心里美滋滋的,一溜烟的就跑到了少离家。

    这件事这么成功,少离功不可没,边小小也没有什么稀罕的东西送给人家表示谢意,但是口头上的感谢还是必须要有的。

    “少爷爷,你不知道少离多聪明,每一句话都戳到了柳大红的痛处,而且他还会随机应变,把柳大红吓的可是不轻,我本来想着还得再吓上几次才能见效果呢,可是你看,就这么一次,就把她吓成了这个怂样。”

    一想到柳大红刚才当街吆喝着自打脸的样子,边小小就忍不住咯咯地笑。

    “你呀,就是鬼点子多。”

    “少爷爷,对付柳大红这种人,就得走歪门斜道,要不然,不会这么立竿见影的治住她。”

    少离爷爷笑道:“还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少离,你知道谁家有小狗崽吗?”

    “你想养狗?”少离温和地问道。

    “嗯,是想养一只,这样我不在家的时候,那只狗就可以保护我娘了。”

    少离爷爷疼爱地摸了摸边小小的头,“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少离想了想,“好象是刘二富家的狗生了一窝小狗,这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估计那窝狗应该都满月了。”

    “太好了,我这就去他家看看去。”说完,边小小就风风火火的跑了。

    刘二富家住的离刘栓柱不远,从少离家去刘二富家,刚好经过刘栓柱的家门口。

    边小小刚跑到刘栓柱家门口,便看到刘方氏挽着一个小篮子从院子里走了出来,看到边小小后,还以为边小小是过来找刘栓柱的,立马就站住不走了,虎视耽耽地盯着边小小。

    边小小在心里朝着刘方氏狠狠地啐了一口,心说老太婆你等着,回头娘把阿叔拐走了,有你跳脚的时候。

    不过,想归想,表面上,边小小还不想跟刘方氏彻底撕破脸皮,必竟这个老太婆以后就是娘的婆婆,明义上是她的奶奶。

    如果跟这老太婆闹的太僵的话,大家伙儿肯定会说她不懂事,说娘没有教养好她。

    所以,表面上的关系,还是得好好维护一下的,反正只要自己礼数做到了,别人不指责自己和娘就是了,至于刘方氏会是个什么反应,那就跟自己没有关系了。

    “阿奶,你这是要出门啊?”边小小热情地招呼着,看到另一头走过来几个妇人,边小小脸上笑得更甜了。

    刘方氏重重地哼了一声,答非所问道:“你来我家干啥?”

    “阿奶,我是要去二富叔家,不是来你家。”边小小看到刘栓柱家隔壁的刘崔氏走了出来,又笑着跟刘崔氏和路过的那两个妇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向刘二富家跑去。

    刘方氏讨了个没趣,冲着边小小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扭头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瞧见没?人家小小姑娘好心跟她打招呼,还叫她一声阿奶,你瞧瞧她那个样子,就好象人家小小是来跟她讨债似的,拉着一张驴脸,还恶声恶气的问人家小小来她家干啥?这下被打脸了吧,该!就没见过这种为老不尊的,要叫我说,这种人就不能理她,大家伙儿都不理她了,看她咋还瞪鼻子上脸。”

    刘崔氏跟刘方氏虽说是邻居,可两人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

    刘崔氏是个马大哈型的,人有点馋又有点懒,刘方氏就有点看不上她,明里暗里都骂她是懒婆娘,说刘崔氏有啥好吃的都是先进自己嘴,一点都想不到自己的男人和孩子。

    刘崔氏呢,却是觉得刘方氏做人太刻薄,又太贪小便宜,自己养的鸡跑到刘方氏家去,她都能眛着良心把鸡藏起来不还,都被自己搜出来了还死不承认,所以,刘崔氏也是看刘方氏不顺眼。

    这两人虽然没有完全撕破脸皮,可是在外人面前,也绝对不会说对方的好,找着了机会,就会埋汰对方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