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滚滚·站岗放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36本章字数:2153字

    回到家后,边小小刚把小狗崽放下,小狗崽便活泼泼地四处跑动着,来了一个生地方,它也不叫,只是好奇地四处看着,嗅着,等到熟悉了环境,竟然兴致勃勃地扑小鸡去了,边小小赶紧抱住了它。

    “你给我听好了,我抱你回来,是叫你保护我娘,然后看家护院的,可不是叫你来吓唬小鸡的,以后不许再追着小鸡跑,若是叫我看见了,我打你小屁股。”

    小黑狗当然听不懂边小小在说什么,张开嘴,一边哼唧,一边讨好地添着边小小的手。

    “行了行了,知道错了就行,下次不再犯就是了,你记着,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带你四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然后再认认人。”

    边四娘正和刘杨氏坐在堂屋门口做绣活,听着边小小跟一只小狗崽絮絮叨叨,都抿着嘴直笑。

    边小小抱着小黑狗在院子里屋里转了一圈,然后又走到了边四娘和刘杨氏身边,“诺,这位穿淡绿色衣服的是我娘,也是你的主人,这位穿灰衣服的是栓旺婶,栓旺婶是我娘的好姐妹,以后栓旺婶来家里,不许你追着又叫又咬。至于其他人,以后有机会了,我再给你介绍。”

    刘杨氏捂着嘴笑了起来,边四娘抬手戳了戳边小小的额头,“你说的再多,它也是一句都听不懂。”

    “娘,我挑的小狗,聪明着呢,肯定能听得懂,对了,我还得给它起个名字,不如,就叫它滚滚吧。”

    前世的时候,国宝熊猫的昵称就是滚滚,一听就很萌,特别招人喜爱,而这只小黑狗也是圆滚滚的,滚滚这个名字,多符合它的外形特点啊。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以后它就叫滚滚了。

    “娘,以后它就叫滚滚,你们不要叫错了啊。”

    边四娘疼爱地点头道:“好,娘知道了。”

    “娘,我去给它找点吃的。”边小小抱着滚滚去灶房,一边走还一边对滚滚说道:“滚滚啊,虽说你叫滚滚,可你千万别跟滚滚一样只靠着卖萌生活,你可是有自己的职责的,你记住了吗?”

    边四娘笑着对刘杨氏说道:“这孩子,有时候说的话我都听不懂,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什么?”

    刘杨氏也笑了,“孩子大了,有些话确实跟咱说不到一块儿去了,不过小小是个懂事的孩子,我看她有时候说笑话,也是故意逗你高兴,四娘,我真没见过象你这么有福气的人,有个这么好的闺女,真真是叫人眼红。”

    边四娘捂嘴笑,“一家不知一家事,有时候啊,这孩子也是气得我火气直往上冒呢。”说虽这么说,可语气里的自豪却是遮也遮不住。

    再说刘栓柱,耐着性子等了一天,第三天一大早就跑了过来。

    这个时候天还是黑鼓隆冬的,边四娘和边小小还没有起床,院子里静悄悄的,他干脆去了边小小家的那块地里,借着微弱的星光,在地里拔起草来。

    反正玉米已经长得半人高了,他也不怕拔错玉米苗。

    天渐渐的亮了,随着一声嘹亮的鸡叫,漫长的黑夜过去了,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灿烂的朝霞将东方的天空映得红彤彤的,高大的树木就好象是渡上了一层金边似的。

    刘栓柱钻出了玉米地,看着边小小家升起的袅袅青烟,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觉得特别的踏实,他对着那缕炊烟咧嘴傻笑了一阵,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因为滚滚太小,边小小怕放到外面再冻着了它,所以就把滚滚放在了屋里。哪知道滚滚是个勤快的狗娃娃,天刚亮,它就在床下面哼哼唧唧的叫,叫得边小小睡也睡不着,只好起了床,先给它找了点吃的填饱了它的肚子,然后洗漱了一下,跑去灶房帮着边四娘烧火做饭。

    以前的早饭,都是边四娘一个人做的,边小小到底年纪小,瞌睡大,早上怎么也起不来,边四娘心疼她,也不想叫她起床,反正就两个人的饭,一会儿就做好了。

    “怎么不多睡会儿?”

    “还不是滚滚,许是肚子饿了,一直在床下面叫。”

    “娘也没听到,要是娘听到了,娘把它抱过来喂喂就不会吵着你了。”

    “娘,这是滚滚不想叫我睡懒觉,那我以后就早点起床,帮娘做事。”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小鸡叽叽的惊叫声,边小小一下从灶前跳了起来,“肯定是滚滚又在捣蛋了。”

    边小小跑出去一看,果然滚滚又在追着小鸡跑了,把小鸡追得满院子乱跑,它却玩得不亦乐乎,边小小叫都叫不住,没办法,她跑过去想把滚滚给抱起来,哪知滚滚的四个小短腿跑的飞快,边小小一下子竟然没有追上。

    “好你个滚滚,等我逮着了你再找你算帐。”

    于是乎,院子里滚滚追小鸡,边小小追滚滚,小鸡惊得叽叽叫,顿时闹成了一团。

    边四娘在灶房里听到了,微微地笑着,这样平淡而又充满烟火气息的日子,是她梦寐以求的,如今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实现了,有的时候,她觉得就跟做梦似的。

    如果真的是梦的话,那就永远也不要醒过来吧。

    刘栓柱走进边小小家的院子,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么一幅欢腾的场面,他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阿叔来了。”边小小终于追上了滚滚,把滚滚抱在了怀里,站起来跟刘栓柱打了个招呼。

    刘栓柱笑呵呵地点了点头。

    “阿叔,你的衣服怎么都湿了?”边小小注意到刘栓柱的半截裤子都是湿的,不由好奇地问道。

    “露水打湿的。”

    “阿叔你去哪了,怎么这么大的露水?”

    “去地里拔了会儿草。”

    不用说,肯定是在自己地里拔草来着!

    “阿叔你早就来了?”

    刘栓柱挠了挠头,“也才来一会儿。”

    “阿叔,你衣服湿了这么多,还是先回去换件衣服吧,别着凉了。”

    刘栓柱憨憨地笑了笑,“不要紧。”

    刘栓柱和边小小说了半天的话了,却始终不见边四娘出来,他小声问边小小道:“你娘呢?”

    边小小朝着灶房努了努嘴,刘栓柱朝着边小小笑了笑,便去灶房了。

    边小小抱着滚滚出了院子,在院门口玩了起来。

    有了上次柳大红的教训,边小小再也不敢让刘栓柱和边四娘两人在家了,她得给他们两人站岗,省得两人的对话再被多事的人听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