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弃妇乔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1:31本章字数:2052字

    冷……好冷……

    乔晚恢复意识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冷,刺骨的冷——

    就在她快要再度失去意识时,身体被个温暖的东西抓住。

    再然后,她感觉自己可以重新呼吸。

    接着听到有人说去请郎中,耳朵边也传来旁人说话的声音。

    “作孽啊,老孙头一家尽干这种缺德事,也不怕遭报应!”

    “少说两句,忘了上回你家秧苗被拔的事了?那一家子都是无赖,我们惹不起……”

    “哎!就是可怜晚丫头,这才多长时间啊?硬生生被磋磨成啥样了?”

    “晚丫头命苦啊……”

    话听一半,乔晚眼前一黑,再度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她睡在一张冰冷的炕上,身上盖着散发着一股子霉味的棉被。

    这是什么地方?

    乔晚伸手揉了揉脑子,她不是应该被凌迟处死了吗?

    思及此,乔晚露出一个凄冷自嘲的笑。

    都怪她瞎了眼,竟爱上那只白眼狼。

    害死自己不说,还害得全家受她连累被抄家流放,以及她腹中尚未出世的孩子跟她一起受凌迟之刑。

    想起过往,乔晚满腔恨意,嘴唇被咬出血都毫无察觉。

    “嘎吱!”

    破旧的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破旧棉袄,脸上脏兮兮,约莫七八岁大的男孩,小心翼翼的捧着一碗臭气扑鼻的药汁走过来,见乔晚醒了,双眼发亮,道,“大姐,你终于醒了,快把药喝了。”

    “你是谁?”乔晚接过那碗药,问那孩子。

    “啊——”

    男孩瞪大眼睛盯着乔晚看了一小会儿,忽然大叫一声跑出去。

    乔晚:“……”这小孩是不是有病啊?

    看了看手里这碗药,她还是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下去。

    呕……好恶心!

    乔晚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把刚喝进肚子里的药吐出来。

    “爹,你快点,大姐好像撞到头摔傻了,她都不记得我了。”门外,传来刚才那男孩的声音。

    没一会儿,那男孩带着个瘸了一条腿的男人,一瘸一拐的来到乔晚跟前。

    “晚晚,你记得爹爹吗?”

    三四十岁的大男人红着眼眶,满脸心疼的盯着乔晚问。

    想说自己不是他女儿的乔晚,在对上他那双通红的眼睛时,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男人松了一口气,一巴掌拍在那咋呼的男孩头上,训斥道,“小兔崽子就知道瞎嚷嚷,别在这吵着你大姐睡觉,滚外边去。”

    “大姐我是虎子,你真的记得我了?”虎子眨巴眨巴眼,凑到乔晚跟前追问。

    “嗯,我记得你,虎子。”乔晚脑仁有点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记得非常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凌迟时的痛她至今都记得非常清楚。

    可眼前这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自称她爹爹的男人,叫她大姐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三天后,乔晚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不过乔家父子几人担心她不让她干活。

    这三天她也把事情给捋清楚了。

    她的确死了,可她又没死。

    准确的说,是她的身体死了,可灵魂没死。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已经死掉的她,在这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重新活了过来。

    通过这三天的了解,乔晚对这具身体的原主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乔父叫乔大强,本是个猎户,却因一年前上山摔断一条腿。

    好好的家也因此毁了。

    他媳妇带着家里的钱跑了,留下四个孩子,和瘸腿的乔大强。

    乔晚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今年十三岁,二妹叫二丫,十一岁,弟弟虎子七岁,最小的弟弟壮壮只有两岁半。

    乔晚当初为了让爹爹和弟弟妹妹们日子好过些,才会答应嫁给老孙头家的小儿子,谁想却是入了虎穴,生生被磋磨得送了命。

    这傻姑娘跟她不仅同名同姓,就连命运也如此相似。

    被渣男蒙骗,死状凄惨!

    不过原主比她幸运,起码原主是全尸!

    “大姐,大姐,你快进屋躲起来,快躲起来……”乔晚正在院子里喂鸡,就看见虎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把大门给关上,冲她大喊。

    “你跑慢点,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乔晚问虎子。

    坐在门口编竹篮的乔大强想到什么似的,赶紧放下手上编了一半的竹篮,叫乔晚赶紧进屋躲起来。

    乔晚无奈,开口道,“爹,咱家就这么点地方,我能躲到哪里去?就咱家这两扇破门,真要有人找事挨不了两脚就得被踹开,我躲回屋里跟不躲有什么区别?”

    乔大强一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跟我有关,就跟我说说。”乔晚这三天不仅接收了这具身体,也接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大概也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爷……爷和奶带着人来了,说大姐不守妇道,败坏咱家名声,要把大姐拉出去沉塘……”虎子说着就哭了,他不要大姐被沉塘。

    要抓她去沉塘?

    乔晚双眼一眯,眼底闪过一道厉光。

    她好不容易才活过来,谁敢要她命?

    “晚晚,都怪爹没出息……”乔大强眼眶也红了,都怪他是个废物,不然谁敢欺负他闺女?

    “爹爹别哭哭……壮壮听话,爹爹乖……”两岁多的壮壮从屋里走出来,抱住爹爹的小腿安慰爹爹。

    乔晚刚想说话安慰几句,就被打断。

    “哐当!”

    乔家小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为首的老头手里拿着旱烟杆,身边站着个满脸刻薄的老太太,身后还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村民。

    “爹,娘,你们咋来了?”乔大强往前走一步,不动声色的把乔晚护在身后。

    见状,乔晚心微微一暖。

    老太太眼睛一瞪,单手叉腰指着乔大强一顿骂,“你这死没良心的东西,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拔大,你现在竟然为了这个烂下水的小贱人这么对我,你要遭天打雷劈啊……”

    “娘……晚晚是你亲孙女。”乔大强眼眶通红,攥紧拳头。

    “呸!老娘没这种孙女,小贱人就学她那烂下水的亲娘,刚嫁人没几天就偷汉子,被人休了赶回家还敢跳河,我呸!咋不淹死她算了?小贱蹄子骚浪货……”老太太叉着腰,骂得唾沫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