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你别太过分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7:17本章字数:2048字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房内,照在床上拥着被褥熟睡的林枳言脸上,许是阳光太过刺眼,她当即从睡梦中苏醒了过来,却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翻身把脸埋进枕头里。

    只这么轻微的动弹,她就觉得身体仿佛被车碾过一般,酸痛不已,可她却弯起唇角,无声的傻笑开了。

    今天,是她新婚的第二天!

    相恋多年,她终于如愿嫁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黯哑的嗓音突兀的传入她耳中,“你醒了?”

    林枳言嘴角的笑霎时僵住。

    这可不是她老公的声音!

    可昨晚是她的新婚夜,这大清早的,她的新房里怎会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带着疑惑,林枳言缓慢的扭头看过去,触及那个慵慵懒懒靠在浴室门边的身影,她只觉毛骨悚然。

    他穿着浴衣?

    且额前的碎发上还有水珠不断的往下滴落,显然是刚刚洗完澡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见林枳言看到他跟看到了鬼似的,男人牵唇邪魅一笑,出言讽道:“昨晚那么主动的引诱我,这时候还装什么?”

    她引诱他?

    林枳言不可置信的瞪圆了双眼,心底却隐约生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压下心慌,林枳言环视了一圈整个房间,赫然发现她并非睡在她所熟悉的新房内的,而是身处在一个奢华却陌生的房里。

    也就是说她昨晚有可能进错了房间?

    想到这个,林枳言巴掌大的小脸立刻血色全无。

    过了好半天,林枳言才支支吾吾的出声问:“昨晚……我们……”

    “嗯?”男人剑眉微挑,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林枳言的反应。

    “我们……那个……”

    做了吗?

    这三个字,林枳言实在难以启口,同时也害怕问出口后,听到肯定的回答。

    她跟顾沣翼相恋多年,都始终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怎么能在新婚当夜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见状,男人笑问:“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遍?”

    话落,男人深邃的目光意有所指的扫了扫林枳言裸露在被子外的香肩。

    林枳言侧头一看,触及肩膀上那一朵接一朵绽放的红梅,顿时就崩溃了。

    她竟然真的在新婚夜跟一个陌生的男人……

    羞愤难当,林枳言小脸也瞬间红了个透彻,如她肩上的红梅一般娇艳欲滴。

    男人看得心中一动,那双如鹰隼般犀利的眸子里立即升出了情欲,遂迈开步子走到床边,哑着嗓子道:“只要你想,我保证让你全部回想起来!”

    “谁想了!”林枳言怒急,愤愤瞪着男人,恨不得撕碎了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你混蛋!”

    被男人调侃般的态度激怒,林枳言拿起手边的枕头朝着男人砸了过去。

    男人微微一闪,枕头便与他擦身而过。

    见没砸到人,林枳言又拿起另一个枕头狠狠抛了出去,同时大声叫嚷道:“我告诉你,你这是强奸!我要去告你!”

    “住口!”男人不喜欢那强奸两个字,喝住林枳言后,走到一旁床头柜上,拿起那张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甩在林枳言脸上,“你不就是想要钱吗?”

    “你……别太过分了!”林枳言咬紧唇瓣,嫌恶的挥开掉落到她面前的银行卡,气急败坏的瞪着男人,亏他长了一张宛如天神般的俊美容颜,却是一个十足的人渣!

    “啧!你费尽心思跑来引诱我,为的不就是钱吗?我让你如愿得到了想要的钱,你还有什么不满的?”男人说话间,摆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声音淡漠冰冷,却透着几丝戏谑。

    “你够了!昨晚是我的新婚夜,我怎么可能跑来引诱你!而且我老公也不缺钱!”林枳言吼罢,裹着被子滑下床,从地上捡起她自己的衣服往身上套。

    男人眼眸微眯,透过薄如蝉翼的被单一瞬不瞬的盯着林枳言惹火诱人的身材,眼眸深处隐过强烈的占有欲。

    她口中的‘老公’二字,传入他耳中,怎么就那么刺耳?

    林枳言穿好,站起身来双目猩红的狠狠瞪了男人一眼,“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去告你的!”

    说完,逃也似的摔门而去。

    男人盯着门半晌,扬唇邪肆笑开了。

    那就让他拭目以待!

    出了那个房间,林枳言一口气跑出好远,才抱着头靠着墙壁滑坐在地。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会进错了房间?

    可她越是想要回忆起来昨夜的细节,头就疼得越是厉害。

    “顾少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闻声,林枳言猛地抬头,看到离她不远的船员身上穿的服装,她惊觉自己竟然就身处在她新房的同一层!

    而这一层住的人,除了她们夫妻二人以外,全部都是顾家的亲戚。

    难道……

    那个混蛋,是顾家的亲戚之一?

    见林枳言小脸煞白,船员担忧的上前,“顾少夫人,要不要我送你回……”

    没等船员把话说完,林枳言就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虚弱的扶着墙壁往她的房间移去。

    房门虚掩着,并没有完全关上,林枳言颤着手,迟迟不敢把门打开。

    她该如何面对顾沣翼?

    可就在她万般纠结、万般羞愧之际,一声娇喘透过虚掩的门缝传了出来,“翼,你弄疼人家了!”

    这声音……

    震惊中,林枳言猛然伸手把门推开。

    挂满红色丝带的婚房内,被褥凌乱的散落在地上,大床之上,两具白花花的躯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那二人之中的男子,不是她老公顾沣翼是谁?

    林枳言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仓惶倒退了几步,泪水瞬间喷涌而出。

    就在这时,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顾沣翼,一边疯狂发泄着自己的兽欲,一边不断的呢喃道:“宝贝儿,你太美了,我爱死你了!”

    爱?

    听到这个字眼,林枳言自嘲的笑了笑,怒声喊道:“顾沣翼!”

    闻言,顾沣翼霎时停了下来,只看了门口双拳紧握、悲痛欲绝的人儿一眼,就推开了身下的人。

    林枳言这才得以看清顾沣翼身下的女人是谁。

    难怪她刚刚会觉得声音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