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演戏要全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5:26本章字数:2042字

    篮球队的队员们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投入到了强度极大的训练之中,叶梦晨聚精会神的看着,身边的何静则有些百无聊赖起来,时不时望向球馆门口,似乎有些担心,可是看到叶梦晨那聚精会神的模样,又有些欲言又止。

    大概又过了一小会儿,何静实在是担心极了,忙在梦晨耳边说道:

    “梦晨,我们出来好久了,会不会出事啊,要不是咱们回去了吧!”

    叶梦晨转过头去,看到何静那担忧的小眼神,自然知道何静的心思,虽然不知道何静为什么会和那些不良少女有什么瓜葛,不过通过接触,叶梦晨可以笃定何静就是那种典型的遵章守纪乖乖女。

    虽然心中还想再看会儿,虽然心中万般不舍,不过呢,想着自己把身边这位乖乖女拐了这么久,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儿,让人家陪着自己一起受罚,也说不过去。只得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球场上正在激烈进行的三对五攻防演练,这才和何静又偷偷摸摸的摸了回去。

    两人回到大操场时,大伙儿也正好在树荫下休息,毕竟叶梦晨也是装病,何静有些像做了亏心事一样,低着头跟在叶梦晨身边。

    叶梦晨倒很淡定,心想既然演戏那就得演全套才行,故作虚弱状依偎在何静的身边,只是眼神却在偷偷寻找着一个人的身影。

    “大姐头,你回来啦,没事儿吧?”

    李仁杰有些担忧的跑了过来。

    “是啊,梦晨,没事儿吧?”

    “这么久没回来真是担心死咱了!”

    陈欢和范小米也是跑了过来,一左一右从何静手中接过“虚弱”的叶梦晨。

    叶梦晨微弱的点了点头,轻声说着没事,眼神终于瞄到了王昱然的影子,看这家伙一言不发,冷冷的坐在台阶上,再感受到身边同学的关心,叶梦晨倒是觉得王昱然这闷葫芦还算不错,看样子并没有把她装病的事儿透露出去。

    这时,陈教官走了过来,叶梦晨忙扶着范小米和陈欢,轻声唤道:

    “陈教官好!”

    陈教官看了叶梦晨一眼,又看了看跟叶梦晨一起回来的何静,这才问道:

    “药开了吗?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刚刚喝了管葡萄糖,又喝了点荷香正气液,现在好多了,只是身子还是感觉不怎么有力!”

    叶梦晨面朝陈教官说话,让那股浓烈的荷香正气液味道挥散开来。

    “嗯……好些了就好,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晚上的晚课不用来了……”

    陈教官抽了抽鼻子,看到叶梦晨虚弱的样子,难得的露出一丝温柔的语气。

    这一幕何静看得简直是嗔目结舌,就在刚才将要进入大操场时,叶梦晨突然拉着自己,让她帮忙捏住鼻子,何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见叶梦晨捅开荷香正气液的吸管,然后闭着眼,趁何静捏鼻子的时候,一饮而尽。

    要知道那玩意儿喝下去的瞬间,叶梦晨差点吐了,果然这戏演完全套才给力啊!

    何静在心里不仅对叶梦晨的佩服程度再度飙升,那副崇拜和羡慕之情简直是溢于言表。

    “虚弱”的叶梦晨在同学的搀扶之下,来到树荫低下,看着同学们休息完后,在烈日下的跑道上继续练习正步,心里那个舒爽啊,果然开心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特别是眼瞅排头的王昱然那汗流浃背,整个飘逸的头发全被汗水揸在一起的模样,她就更加舒爽。心想不领姐姐的情,那你这个高冷的闷葫芦就接着受罪吧。

    演戏毕竟要演全套的,叶梦晨一直在树荫下等到同学们全都训练完毕,直到范小米,何静,陈欢这些室友们搀扶自己去食堂吃完饭,然后回到寝室,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何静这丫头嘴也真够严实的,居然连同寝室的陈欢和范小米都没说,这不,军训还有晚课,临出门的时候,陈欢和范小米还一脸担忧的安抚躺在床上的叶梦晨,叮嘱她多喝水,多休息,还趁着刚才吃饭休息的间隙,帮她打了好几壶开水回来,让她稍微舒服点了,洗个澡再睡。

    看到室友们对自己如此照料有加,叶梦晨简直感动得想哭,不过嘛,演戏要演全套,叶梦晨朝一旁惊讶无比的何静使了个眼神,便故作“虚弱”的朝陈欢和小米道谢告别,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只是,这人刚一离开寝室,她一下子就从床上翻身而下,踮着脚跑到盥洗台直到目送三位室友消失在前往大操场的门口,这才轻松了下来,立马抱起篮球,就走出房门。

    “你们班今晚不军训吗?”

    刚走出门,就遇到隔壁寝室隔壁班的同学的询问。

    叶梦晨额头瞬间冒出黑线,一边摇头,一边退回寝室,心中一股气不爽,直接背对着房门将门一关,额头狠狠的磕在房门上,一个劲儿的嘶吼:

    “啊丫丫,气死姐了,该死的军训啊,该死的军训啊,让我连门都不敢出了!”

    也是,既然装病在寝室休息,要是这个时候跑去球场打球,要真被发现了,那问题可就大了,叶梦晨也不是傻子,虽然心瘾犯得不行,不过这个时候还真是不敢出门,一个人蹲在门背后,双眼发直的盯着手里的篮球,沉默不语。

    十分钟后!

    女生寝室里响起了“咚咚咚”的声音,叶梦晨一个人站在盥洗台和寝室主间的这片小空间里,正左右手不断来回运球,那节奏快得让人瞠目结舌。

    只是好在这两层楼里住的都是高一的新生,此刻全都军训去了,楼上楼下都没人,不然估计瞬间叶梦晨的寝室就会被攻陷。

    “女生寝室有人没去军训,好像在拍球?”

    “不会是小静她们寝室那个人吧!”

    “那人真不识好歹呢,花姐,你说咱们要不要去看看,然后告发她?”

    女生寝室下的花坛景观里,被小静称作红姐的丫头正抬头仰望着寝室的方向,不停念叨。

    被唤着花姐的染发姑娘坐在花坛边,凝望着地面许久,不言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