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皇叔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1本章字数:2057字

    王府内,慕苡晴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头颅低垂着,她不解,到底是椅子偏大了,或是她自己长得太小个了?

    仆人殷勤的上茶,急促的又退了下去,慕苡晴敛起眼,偷偷瞄了眼坐在自己右侧的南宫烈焰,他拾起茶杯,轻浅了下茶水,便再次将杯子放下。

    他气宇昂轩,身材挺拔,分明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却长了个扑克脸,常年不苟言笑,似座冰山,浑身散发寒冷的气息。这样一个脾气古怪的人,金巧巧却爱他胜过爱自己,她不免替金巧巧的眼光摇头。

    若换成是她,打死也不会喜欢上一个闷葫芦。

    “我们后天成婚……”南宫烈焰溥唇轻启,出口的话却将人急疯!

    他继续拾起茶杯,轻啜茶水,似在睨茶,却又不渴的把玩着杯沿。

    “什么?”慕苡晴乍一听,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她一骨碌蹦到南宫烈焰跟前,气急败坏的道:“南宫烈焰,你是开玩笑的吧!”

    他刚刚才拒绝了金巧巧,转头立即便说要娶她!他脑子不正常!

    而且,她不喜欢他,怎么可能嫁给他,娘是因为爱爹才嫁给爹,她也要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再决定终身,而不再像上次那样被爹私自许配给了二皇子,自己再傻帽的去相信对二皇子的一见钟情,更为了讨好他而落得毫无情操可言!

    二皇子的背叛使她明白,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畜生!他们根本不值得她再去信任!

    “我与二皇子有婚约在身的!”她突然补加一句!

    虽然二皇子已经与慕苡淋苟且,但婚约一日未解除,她仍是挂在他名下的可怜人。

    南宫烈焰神情自若的瞅了瞅她,脸颊虽冷,却比刚刚暖了许多,他好整以暇的朝她缓缓道:“你与二皇子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他这是神马速度啊,她昨晚才与他睡,他今早又是退了自己的婚事,给自己的婚事也退了,还给自己与他定下了婚事,是他早有预谋还是自己太过迟钝了?

    “没有问题了吧?回家,乖乖等着做新娘子。”南宫烈焰宠溺的口唇一出,连他自己都吃一惊。

    他原本是跟皇兄要求退婚,经不住皇兄的软硬兼施的逼问,才将他们二人昨晚的缠绵给道了出来,谁知,皇兄大发肝火,直接解除了二皇子与她的婚事,当场许配给他!

    他虽不愿成婚,不过对象换成她,他并没有极力反对。

    “当然有问题,南宫烈焰,你是我的叔叔!”慕苡晴显得手足无措,若让爹爹知道她要与叔叔结婚,估计会气得半死!

    南宫烈焰噗的一声悄悄笑了,他瞅着她气愤的小脸蛋,悠然道:“你诱拐我上床的时候可曾当我是你的叔叔?”

    而且喝了药的是他,她分明是清醒的,她没有拒绝自己,反而诱惑自己犯罪,这一切,是她咎由自取的好吗!

    一提到上床一事,慕苡晴便似那憋红的柿子,没法替自己辩解!她跺着小脚,连连冷哼数声,想骂人,根本找不着借口,毕竟理亏的是她,她已经后悔招惹上他这腹黑的小叔了,他就是那披着狼皮的羊,看似温儒无害,实侧狡猾奸诈,自己原本想踏他的脚去报仇金巧巧,到头来,大赢家却是他,他成功的摆脱了金巧巧的纠缠,又将自己拉入了火坑,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我不管,南宫烈焰,我不会嫁给你的!”最后无计可施,慕苡晴只能耍赖,她又不爱南宫烈焰,怎么可能嫁给他!

    南宫烈焰慢条斯理的凝视了她一会,相较起她的毛燥,他是非常冷静的,甚至是冷漠的。他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立即将慕苡晴给盖过了头,他徒手便将她拽到跟前,睥睨向她的眸子,却是柔和的。

    慕苡晴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一跳,在挣扎的瞬间,却在他的眸中瞧见自己别扭的神情,霎时间有些茫然起来。

    南宫烈焰伏头靠近她,二人近在咫尺的脸颊不过一公分的距离,他的嘴只要张开,便会碰触到她的唇瓣,忆起昨晚的缠绵,他喉结干渴,便想要一亲芳泽。

    回过神来的慕苡晴倏的推开他,一张粉颊早因羞怯而涨得通红,她撇开脸,不敢去注视南宫烈焰的神情。

    南宫烈焰蓦然间失笑,他刚刚竟然差点失控,这可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情!想他南宫烈焰冷若冰霜,自控能力一绝,却因她慕苡晴乱了分寸,传出去谁信?

    “苡晴,你口口声声拒绝我,你的身体却非常的诚实,你刚刚已经对我起了生理反应了知道吗!别否认了,你是喜欢叔叔的,嫁给我吧。”南宫烈焰大言不惭的道,他料想慕苡晴刚刚肯定是害羞了,以前,他极少见她脸红,而如今,他不过是稍稍调戏,她便晕红了俏脸,若不是心里存在想法,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陌生男子的接触产生反应?

    哦不,他与她算不上陌生,一年之中总会见过三五次面,只不过他们缺少沟通,往往是金巧巧抢了她的语言权,她与自己未曾真正的接触过。

    “我不嫁就是不嫁!哼,管你说什么好,我就不嫁,我要嫁个我喜欢,而对方也喜欢我的人,而不是你这个年纪比我大那么多的怪叔叔!”慕苡晴任性的道,再想想当初被爹爹草草决定的婚事,不禁哑然失笑,难道她也不过是爹爹手中的鬼儡而已?他若真心疼爱自己,又怎会将自己许配给一个并不真心疼爱自己的二皇子!

    二皇子虽然位高权重,却是人面兽心的蓄生!

    “慕苡晴,不嫁也得嫁!婚期定在三天后!”南宫烈焰陡然间失去了耐性,他事务繁多,没有时间与她墨迹下去!

    “哼!南宫烈焰,你就等着娶个空桥子回来吧!”慕苡晴也不是欺软怕硬的,她倔强的脾气与她爹如出一辙,决定了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谁料,南宫烈焰却突然笑了,他呵呵爽声大笑,铿锵有力道:“那行,你也不用回将军府了,今日起,直接住我王府,我连迎亲也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