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皇叔好无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1本章字数:2005字

    “你!”慕苡晴没想到南宫烈焰竟然无赖到底,顿时没折!

    “哼,我走了!”她见说不过他,气冲冲的朝屋外跑去,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走出了王府,金巧巧早已经离开,站在台阶上,她眼神迷茫起来,真的要嫁给南宫烈焰吗?

    她不喜欢他,嫁给他只会委屈了自己,若不嫁,自己在将军府孤身一人奋战,指不定哪天再次莫名死掉也不知!

    那天晚上歹徒能将她们母女俩迷晕了抬出将军府,说明将军府里的人早已被他们收买,至今,娘已经失踪两天,却没有人站出来说要寻找……她是知道娘已经死了,那其他人呢,管家呢,奶娘呢?他们统统成了哑巴,知道娘失踪了,也不过是缄默,并未向她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疑问与建议……

    将军府,恐怕早已经布下了天箩地网等着她回去……

    思忖起之前在布庄外面急驶而来的疯马车,她的心掉至谷底,那,是否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

    思及此,她粉拳紧握,一股寒意窜上心头,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处心积虑的要将她置于死地!

    慕苡晴没有时间悲伤,因为回到将军府,等待她的,又是一场令她尴尬的场面。

    刚刚踏入大门,便听见里面传来尖锐的嗓子声,那是专属公公的尖嗓门。

    刘公公率领一众公公正坐在高堂上,与郭雪妮闲话家常,一见她归来,蹙起了额头,频频摇头。

    他是可惜了南宫王爷,王爷一表人才,文武双全,却被逼娶慕苡晴这个二手货,可怜呐。

    慕苡晴朝刘公公略施了礼,便打算回自己的厢房。

    她目光搜索,却不见慕苡淋的身影,忆起马车上那抹似曾相识的身影,她眸子紧紧睑起来,浑身忍不住抽搐了下。

    “慕苡晴,三天后下嫁南宫王爷,圣旨已经交到公主手中,界时你准备妥当即可,皇上有交待,因你侮辱了皇室的颜面,品行不端被二皇子退婚,故在南宫王爷迎娶时定当不得过于铺张张扬!”

    刘公公几乎是用鼻孔吼出来,一个慕苡晴,先是许配了二皇子,被退婚立即婚嫁王爷,这是史无前例的。

    “是,谢谢刘公公辛苦跑一趟。”慕苡晴沉声回应道,她虽然不喜欢刘公公挑衅的目光,更不喜欢他尖酸的语气,却不能拿将军府的力量与他唱反调,何况,若是自己此刻得罪了刘公公,指不定郭雪妮更会趁此机会,理所当然的给自己找麻烦!

    她的谦卑未能换得刘公公的体恤,他直接挑明了道:“慕苡晴,本公公并不是因为你的事情而专门跑这一趟,是另外一道圣旨,皇上重新给二皇子立了福晋,便是你的妹妹慕苡淋,本公公是专程来替她宣旨的!”

    哟!动作可真够快的!慕苡晴在心底嘲讽道,昨天还苟且在一块,今天便成双成对梦想成真了!她是该替自己庆祝脱离了福晋头衔的束缚,或是该替慕苡淋庆贺,她梦寐以求的福晋终于手到擒来?!

    而刘公公是皇宫太监总管,亦是皇上身边最亲近的人,他能如此谦卑的与郭雪妮和颜悦色的说话,也不过是看在她的身份上,谁叫她是皇上的姑姑,套着这层关系,谁也不敢轻易的开罪于她。

    慕苡晴暗暗咬牙切齿,就因为郭雪妮的这层身份,将军府所有的仆人都不敢不听她命令,若是爹在回家,整个将军府便是她一手遮天。如今,娘已经失踪了三天,却没个人问津,估摸着,所有的人都知道娘已被害死,只是伪装不知情罢已。

    如此恐怖,如此攻于心计的地方,城府深沉得令人窒息,若自己再继续生活在这里,相信不出数日,便会被郭雪妮她们再一次往死里弄!

    而自己幸运的死而复生,她不将这些毒害她们母女的人统统报复,她便不不再姓慕!

    要嫁南宫烈焰是吗,极好,南宫烈焰是皇上最信任的堂弟,她何不乘着他的风爬上去,将郭雪妮给狠狠的抽脸,再寻机将慕苡淋给办了。

    如此想来,她便不再纠葛于嫁与不嫁,况且,依南宫烈焰的性子,也由不得她不嫁了不是吗!

    嫁,她就嫁定了!不让她风光出门?是担心她抢了慕苡淋的风光吗?怕这说辞,也是郭雪妮让刘公公告诉她的吧!

    她默默的退下,人未曾回到自己的厢房,便又悄悄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她没有遮面纱,倾城之姿就那么赤裸裸的暴露在日光之下。

    路人莫不转过头来偷窃她绝色容颜。

    她目标明确,便是王府。

    对于她的返回,南宫烈焰也颇是惊奇。

    她不顾他探索的目光,兀自往椅子上坐去,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昂头一喝而光。

    她的麻利,她的爽快,让南宫烈焰大开眼界,他以前与她接触较少,对她也仅仅是片面之交,此刻见她如此自在的当王府成家般,出入自由,不禁扪心自问,是他潜意识里放纵她吗?否则她怎能当自己成透明般,独自喝茶,也不首先问候一下他个高高在上的王爷?

    瞧她来去匆匆的模样,难过是要变卦?

    他黑耀的眸紧锁住她闪烁的眼珠,等待她率先开口。

    慕苡晴也不啰嗦,直言不讳道出来意:“南宫烈焰,欲要我心甘情愿嫁给你,行,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她不试想,他愿意娶她,已经不错了,还敢狮子大开口的谈条件?他想说,她是太高估了她自己,还是低估了他南宫烈焰的魅力?外面等着排长队嫁进来的名媛闺秀随手挥之则来,哪个敢像她,居然敢跟他提条件?

    不过,正是由于她的魄力与众不同,正是由于她随随便便敢睡了他,正是由于她俏皮中带些泼辣的性格吸引住他,他才愿意心甘情愿的接受皇兄的再次赐婚。

    他且看看,她到底想做何打算。

    “什么条件?”他薄唇轻启,嘴巴微张,直勾勾的将她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