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果断复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1本章字数:2127字

    “娘子没起床,为夫怎么会先起?”他一脸的懵逼,不说娶个贤妻,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若要我先起,以后你睡里面,换我睡外面。”她得意的道,然后不顾他目瞪口呆的神情,直接躺下,继续暇目。

    对于她撒赖的表现,南宫烈焰顿感好笑,她已嫁予他为妻,却仍似个孩子般天真……

    他不禁独自摇头,便翻身往床下走去。

    等南宫烈焰下床后,慕苡晴才睁大眼睛。

    此时,竟见一名丫环进来,手中捧着衣裳,在给他穿衣服,他展开身材,似衣架子般,任人摆弄。

    他的身材十分的匀称,全身上下精壮的肌肉,没睨见一丝垒肉,看得她小脸蛋瞬间又红了个透,却又不愿意放过窥视他的机会,便遮遮掩掩的隔被眺望。

    南宫烈焰眼角的余光瞟向她,察觉她可爱的小动作,不怒反笑,也就任由丫环继续替自己穿衣。

    娶了妻,这些工夫理所当然是她做,她却赖床不肯起来,他只好让服侍惯他的丫环红翠来做。

    “红翠,以后你服侍福晋即可,本王便由福晋来服侍。”南宫烈焰沉声道,脸上的神情尤是冷烈,完全没了之前玩味不恭的模样。

    红翠乖巧的应允,然后拿出另外一套衣服走向慕苡晴。

    慕苡晴紧紧揪站被子,防备的朝红翠道:“放着,我自己穿,你们都出去。”

    南宫烈焰挥了挥手,红翠出去了,然后他朝她瞥一眼,也走出去。

    她要自己折腾,就由着她去。

    慕苡晴等他们走出去后,才光着脚丫子,往凳子上的衣服走去。

    这并非她来时所带的衣服,若猜测不错,定是南宫烈焰替她新买的。她紧了紧身上的薄被,空出一只手去拾那衣裳。

    蛾黄色的衣裙,简单的剪裁,及地的裙摆,她穿上刚刚合适。

    可在束发上,要难为她了,她虽拥有一头乌黑柔亮的秀发,却没有一双巧手,可以将它好好的打理,以往在家,全靠娘及小翠帮忙整理。

    如今孤身一人,她只能随意将就,就绑个结吧。

    当她步出房间,来到膳堂,便见南宫烈焰早坐在那,正等着她。

    楚管家毕恭毕敬的朝她鞠躬,并朗声道:“福晋早安。”

    “早。”她淡淡的应道,便兀自往椅子坐去,拾起碗筷,目中无人的吃起来。

    等吃饱喝足后,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回娘家。

    话说归宁,是三朝后,她这才第二天,不急,但,她已经迫不急待的想看看慕苡淋母女俩的表情。

    “南宫烈焰,等会,陪我回一趟将军府。”她嘴里吃着菜,含糊不清的道,不过,南宫烈焰仍是听进了耳中。

    “不等明天了?”他油然问道,她总会做些出人意料之事,他接受得也快,并不将她的举动,起疑心。

    “不,我要立即回去。”她斩钉截铁的道,她要回去耀武扬威,她要回去报仇!

    “楚管家,马上准备归宁的礼物,福晋要回娘家,可不能失了礼面。”南宫烈焰朝身后的楚管家道。

    他的女人,绝不能让人笑话,他必须要做得体体面面的。

    慕苡晴朝他盯一眼,摇了摇头,心中早做好了打算,她,不会带任何值钱的东西回将军府!

    南宫烈焰见她摇头,不明其理,想吩咐楚管家继续去忙活,却被她大声吆喝住。

    “不需要任何的礼物,她们不配拥有我慕苡晴送的东西。”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她今日回去,便做足了撕破脸皮的准备。

    如今她背后有南宫烈焰,她不再惧怕于她们,若她们再想害自己,相信南宫烈焰也不会放任不管。

    她有后盾了,她慕苡晴不再是孤苦零仃……

    南宫烈焰对她的话深感不解,她似乎并不愿意回将军府?那她为何又急着回去?若是不开心,可以不回去,他也省了跑一趟。

    她苦涩的笑了笑,不再多言,她离奇的生死,谁愿意相信?只怕是连南宫烈焰也要质疑她在胡说八道吧,怪只怪平日里郭雪妮母女掩饰得太好,外人并不知晓府中的真实情况。

    将军府,慕苡淋与郭雪妮异常的开心,慕苡晴嫁了,她那讨厌的娘也死了,以后整个将军府再也没有碍眼的人,她们非常的高兴。

    只不过,当仆人匆匆来报,说慕苡晴带着夫婿正踏进了大门,她们禁不住面面相觑,她回来得可真是时候!她们才高兴不久,她的再度出现,是要破坏她们的心情吗?

    不等她们收敛起惊讶的神情,慕苡晴与南宫烈焰便从门外跨了进来。

    慕苡晴一身蛾黄色的束腰裙,将她高挑的身材展露无遗,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无法捉摸。她昨天才成婚,今日便回门,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被夫家给赶出来!

    而且,他们俩人两手空空,身后也未跟个仆人,让人摸不透他们的来意。

    论辈份,郭雪妮比南宫烈焰要高一层,南宫烈焰应唤她一声姑姑,只不过他素来淡漠,而郭雪妮对他也不曾过问,以至于他对郭雪妮并不热络,甚至更加的冷漠。

    郭雪妮在南宫烈焰面前,仍是要装模作样的,且不论他是否是自己的亲侄子,她作为慕家的长辈,理应招待他,他今日身份可是慕家的姑爷。

    慕苡晴见郭雪妮朝南宫烈焰示好,嘴角抽搐几下,便开腔道:“我说,你就别忙乎了,在我面前就不必再装了副恶心的嘴脸来忽悠人了。”

    南宫烈焰虽不知慕苡晴为何突出此言,不过看她满脸盛怒的样子,估计他们之间有过节,也就继续沉默着,他虽与慕将军结拜为兄弟,可将军常年不在家,他也不曾来府上打扰。

    以至于对于他们的家务事,是一概不知。

    “哟,苡晴,瞧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子说话呢,会吓着你夫君的。”郭雪妮尴尬的讪笑,眸底已然升起了怒意,这小杂种她还活着,就是回来报仇的吗?

    慕苡淋也是一脸不苟同的朝慕苡晴望去,她已经得到二皇子的婚约,早就不畏惧于慕苡晴,甚至有股冲动,想将她踩踏于脚底下!她们同样是爹的女儿,奈何在爹的眼中,永远只有慕苡晴的存在,自己做什么都不合他意,他难得回来一次,她每次去靠近他,讨好他,他连正眼都不给自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