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缝场作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1本章字数:2173字

    金巧巧娇笑一声,掩饰了刚刚的怒意,换一上副害羞的模样,并不想立即与大娘撕破脸皮。

    虽然平日里大娘及其他几房姨娘不断的欺负她,将她当小丫头使唤,甚至想将她往死里整,不过她都挺了过来,只等今后,再统统报复回来!

    她所受的耻辱,定当让她们加倍偿还!

    她当初对慕苡晴同样是推心置腹,不过一时鬼迷心窍伙同慕苡淋害了她们……不过,已经没有后悔药,没有回头路,她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与慕苡晴干到底!

    麽麽一听这话,赶紧朝那些宫女叫嚣起来,霎时间,屋内的人忙碌的走动,慕苡晴暗自瞄准方向,打算趁人不备,给金巧巧个痛快!

    可惜金巧巧似乎早有防备,她坐着的木质椅子,挡住了她整个身体,从后面根本无法得手,只能从侧面进攻,然由于正房刚刚那一打叉,此时几个宫女与麽麽一起紧紧围绕着金巧巧在给她盘发弄首饰,她纵然想靠近也没了地方站脚。

    “苡晴你也来啦,来送送巧巧的是吧,我就知道你们感情好,你刚刚送完苡淋就赶过来了是吗,真是个好孩子,既然来了,赶紧带上你家王爷上咱们厅里说说话去。”正房可是个非常会见风使舵的人,她当初也不喜欢慕苡晴,毕竟她们母女俩在将军府的情况也略有耳闻,只不过,今日的慕苡晴身份早已经尊贵不已,他们承相跟王爷一比,明显就矮了半截,这下捷着机会,当然不忘先巴结了。

    金巧巧暗自冷笑,大娘拉拢人的手腕可真快!不过她将慕苡晴拽走,她才能安心,她就怕此次慕苡晴前来,会跟自己来个鱼死网破,自己倒是得不偿失。

    慕苡晴见大房这一副嘴脸,当下就有种要呕吐的冲动,不过碍于那么多人面前,她也不好让大娘下不了台阶,只好在她半推半拽的情况下,与她一同离开。

    她回头凝视了眼金巧巧,正好金巧巧也朝她这方望来,四目相对,除了憎恨,剩下的仍然是憎恨!

    她手中的匕首悄悄的卷回了袖子内,撇开脸,昔日的所有姐妹情分,早已烟消云散一去不复返。

    南宫烈焰见慕苡晴离开了金巧巧的房间,一个利索的翻腾,便从暗梢处现身出来,转眼工夫就跟上她们的脚步。

    慕苡晴回首,就见南宫烈焰亦紧亦慢的跟在自己身后,不由得挣开大房的手,退回到南宫烈焰身边。

    她来这里的目的,除了想要刺杀金巧巧,也是为作秀而来,她前两天突然想通了,她务必装出与南宫烈焰非常恩爱的样子,让外界误解,如此一来那些人不敢动她,二来她也可以向金巧巧与慕苡淋她们耀武扬威,她甚至可以借助南宫烈焰的身份,踩上去,前往皇宫去找慕苡淋与金巧巧报仇!

    南宫烈焰轻牵起她的小手,将她带近自己一些,却没有跟随大房,而是扭转了方向,直接朝大门外走去。

    走着走着,大房见身后没了动静,回头一看,慕苡晴早就不知所踪,她顿时气得绿了脸。

    南宫烈焰拉着她,穿过正门,直接往大门外面走去。

    见状,承相急急上前来欲挽留,南宫烈焰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慕苡晴心里是庆幸的,自己杀郭雪妮一事被压了下来,所以并没有人知道自己杀了人,可是这样的代价却是,她娘的枉死,也成了暴病而逝……

    所以今晚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与金巧巧及慕苡淋三人之间,早已经变质的关系,才会认为她是前来替好友道贺!

    她随着南宫烈焰,一路走出承相府,而小翠与仆人早就等候在外面。

    南宫烈焰不由分说的将她带上马车,而后吩咐仆人立即离开。

    慕苡晴觉得怪了,她又没有得罪他,他怎么紧绷着一张脸?

    南宫烈焰刚刚在暗处看得清清楚楚,金巧巧屋内不简单,屋顶上藏了人,如他猜测没错,那定然是个武功了得的高手,若是刚刚苡晴她一但动手,想必上方的人就会朝她挥剑而下!

    想到这他仍心有余悸,他不该冒险放任她去报仇雪恨……

    微睑起眸,慕苡晴靠着桥板子,伏在上面,陷入沉思。

    南宫烈焰虽气,见她此刻有些颓废的神情,心下不由一软,欺身过来,将她拥进怀中。

    慕苡晴挣扎几下,见无法让他松手,便由了他去。

    承相府与王府相隔不算远,半个小时后他们就回到了王府,而此时的慕苡晴,不知不觉中靠在南宫烈焰的怀中睡着了,南宫烈焰轻轻的抱起她,小心翼翼的跨下马车,慢慢的往屋内走。

    明亮的姣洁月光普酒在地面上,南宫烈焰如若珍宝的抱着她漫步在小径上,缓缓的往寝室走去。

    小翠拿了外套想追上去,被赶车的仆人拦住,让她别去多管闲事。

    “可是我怕小姐会着凉。”小翠扁着嘴委屈着道,她不过是一片好心。

    “放心,有咱王爷那么温暖的怀抱,就算是下雪福晋也不会觉得冷的。”仆人犀利的道,对小翠这丫头的不识情趣,可烦恼着。

    “……”小翠无话可说,只好兀自回自己的丫环房去。

    慕苡晴这一觉睡得特别沉,她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睡过那么好的觉,没有梦,一觉妥妥的睡到自然醒。

    她美丽的眸子悄然睁开,眼底瞟了下身侧,空空如也,再观外面,太阳已然高高挂起。

    她伸了伸腰肢,活动了几下筋骨,这才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此时门外响起小翠的叫唤声:“小姐你醒了吗?”

    她等候在外多时,不过王爷有交待,要让小姐睡到自然醒,不可以吵她,她看日上三竿了,小姐再睡下去怕要准备午膳了,这才壮着胆子叫了起来。

    慕苡晴润了润喉咙,快速应道:“进来。”

    她双脚刚刚着地,小翠便上前来搀扶她,准备给她穿衣。

    这种公主般的待遇,她以前从来没有享受过,小翠以前虽然是自己的丫环,却总是被郭雪妮以各种借口给挖走去干活,所以她几乎是自力更生的生活。

    而来王府才几日,她不但享受衣来伸来饭来张口的福晋待遇,府上所有的仆人个个对她恭敬有加,令她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小姐,王爷说下午要带你入宫面圣,让我转告你,请你在家等着。”小翠轻声道,这是王爷早上出门前所交待的事情,她必须先告诉小姐,免得待会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