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狼狈为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2047字

    “四弟可否随本宫在这花园内走走?”金巧巧提议道,这凉亭风景虽好,却怕周围有众多眼线盯着,不得不小心为上。

    南宫轩辕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听金巧巧这话中意思,当即明白她是有话要说,便应声道:“遵命。”

    金巧巧携了宫女,与南宫轩辕走出凉亭,往人烟稀少的地方步去。

    “本宫以前就听过四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长得玉树临风还幽默风趣,真要让大家闺秀们争风吃醋了!”她这才入宫几天,便将宫中的规矩学透,并揣起了架子,可谓是神速。

    不过,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若不强便只有枉死的份,为了往高处爬,站在高处,她非常的用心。

    今日见到南宫轩辕对慕苡晴的表现,她是妒嫉,她不想慕苡晴都嫁人了,南宫轩辕仍对她感兴趣!所以这会儿她便是要破坏慕苡晴在南宫轩辕心中的印象,若可以,她仍想将他拉拢过自己这边,以后对付起慕苡晴来也方便许多!

    “金贵妃过奖了!”被称赞,南宫轩辕自是高兴,而狡猾的他从金巧巧的神情中,隐隐的也睨出些端倪来。

    “四弟刚刚见过的慕苡晴是本宫的闺蜜,四弟若想进一步认识她,本宫可以帮忙!”金巧巧也不再兜弯儿,直接了当的道。

    “谢金贵妃,金贵妃可能误会了,她是我六弟的福晋,我从来不想与她进一步的认识。”南宫轩辕是何等的聪慧,岂有听不出金巧巧话里的意思,在未完全清楚知道金巧巧与慕苡晴之间的关系之前,他稍安勿躁,免得介时弄巧成拙!

    “是吗?”金巧巧似笑非笑的回眸。

    披着披风,头戴金钗,在繁花盛开的地方,她显得风情万种。

    南宫轩辕不由得看得呆了,她虽是小家碧玉形,眉宇间隐约透露出的智慧,不正是他所追求的吗!或许,她才是他真正要找的那个人!

    定住思绪,南宫轩辕瞬间有了答案,只见他欺身上前,猝不及防的附到金巧巧耳边,语气宛若游丝的道:“贵妃真美!”

    只是一刹那,南宫轩辕迅速弹开,刚刚那昙花一现的瞬间仿佛只是一个恍惚!

    金巧巧脸上悄悄的染起红晕,却连她自己也未知,她恼怒的呵斥道:“四弟别闹!”

    娇嗔的语气像极那撒娇的姑娘,南宫轩辕乐了!

    “金贵妃若有空,还请多回承相府走动。”南宫轩辕话已至此,聪明若金巧巧,岂有听不出他言外之意!

    “不见不散!”她爽快的应允!

    约定就这般开始,南宫轩辕满载而归,金巧巧也寻得了自己的需要,狼狈为奸的二人一拍即可!

    王府。

    慕苡晴加到家,一头扑在床塌上,还在为白天的事情感到激动不已!

    她从来不曾见过像南宫轩辕那秀,长得似个妖孽的男人,他能说会道,嘴巴甜得似抹了蜜!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赞美了自己!她从来不曾有过那种心速加快的感觉,却在见到南宫轩辕时,觉得自己是个备受注目的姑娘!甚至会觉得不好意思看他!难道,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天呐,她竟然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了,而且他似乎也是喜欢上自己了!这是上天跟她开的玩笑吗,她才成亲几天,若是早一点遇见他,一切就会有所不同了!

    南宫烈焰见她一脸崇拜及迷茫的神情,蹙紧了额头,不过是入宫一趟,她像是受益匪浅?

    “南宫烈焰,我重申一次,咱们分居,分居!不然你就休了我!”她脑子热火朝天,猛然朝他轰炸!她要自由,她迫切的需要自由身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你再说一次!”南宫烈焰陡然间欺近她跟前,冷漠如冰的眼眸散发千年寒冰似的冷,令人害怕得直哆嗦!

    “你休了我吧。”她壮大了胆再说一次!为了追求自己向往的爱情,她豁出去了!谁叫她压根不喜欢南宫烈焰!

    “可以,你给我生个娃我立即休了你!”南宫烈焰仍然冷得似冰块,话里的寒霜更加让人敬畏!

    “生娃?不要!”她嘴一呶,生了娃她还跑得了么!她要的不过是自由而已,他怎么跟自己提起娃娃的事情来!

    “生娃,否则免谈!”南宫烈焰似打定了主意,任何人也休想改变!

    “哼!”慕苡晴撇过脸!

    她才十六岁,再过两个月也才十七岁!她自己还没有享受二人世界,可不想弄个娃娃出来妨碍自己!南宫烈焰就是个卑鄙小人!

    南宫烈焰额头蹙得更紧,见她一副兴奋又纠结的模样,难道是跟四哥有关系?

    他与四哥不过是点头之情,四哥该不会跟她多言方是?

    不过四哥这人城府极深,看来他得提防着,否则哪日他的小娘子真迷失了方向也不定!瞧她这副神魂颠倒的样子,八九不离十是四哥说了什么了!

    若是她迷恋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他定然会高兴不已,她竟在自己的面前,对另外一个男从朝思暮想!纵然只是猜测,满腔的醋意已经使得他十分的不高兴!

    因为淡不拢,晚膳慕苡晴都没心情吃,她匆匆的扒了饭,填饱了肚子气鼓鼓的走向院子里。

    漆黑的走廊下,只有微弱的灯笼照耀着,透过昏黄的光线,一抹纤细的身体拉得特别的长。

    慕苡晴独自行走在走廊外面的小径上,举头望明月,被皎洁的月光洗礼着,她恍惚中想起多少个日夜,她依偎在娘的怀中一起眺望那月光,掐指数着爹归来的时日!

    可惜她如今孤苦伶仃的一人处在王府,南宫烈焰虽然娶了她,却极少对她嘘寒问暖,使得她更加的郁结,分开的念想,越加的滋长。

    阵阵微风吹来,她竟然有了凉意。

    某处,南宫烈焰炯炯有神的盯视着她的方向,她落寞的身影刺痛着他的眼,她倔强好胜,他该拿她如何是好?若她被某些处心积虑的坏人给骗了才最可怕!

    她惆怅的走着,内心的波动可谓激烈。

    身上倏然间盖上一件披风,使得她单薄的身体暖和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