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疑心顿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2053字

    “慕苡淋,竟然你有钱,何不将这花市的花全买了,否则我仍是可以买到花!”慕苡晴冷漠的道,她想看看这慕苡淋要装逼到何时!

    买下这花市所有的花,少说也要一万两以上!她就不信她有这能耐!而且,二皇子当真会让她挥霍?

    小翠闻言,抬眸望向小姐,此时的小姐冷傲绝然,岂再是昔日饱受折磨忍辱负重的大小姐?她往日与夫人委屈求全换来的不过是杀身之祸,此翻归来,她简直变了个人,性情捉摸不定,喜怒不形于色,可谓是内敛许多。

    慕苡淋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可为了将慕苡晴气死,她一根筋走到底,想也不想的大喝道:“小梅,将这些花全买了,我要将我娘的墓地弄成花园,让穷鬼寒喧死祭拜!”

    小梅一听急了,小声的提醒道:“小姐,咱们没带那么多的钱……”而且现在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她们带过来的钱并不多,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两左右!

    慕苡淋急气攻心,她可容不得自己被慕苡晴看笑柄,她脸蛋僵持了数秒,当即朝那些花贩道:“大家将这些花全部给我搬到十里外的慕家坟地里,我全要了!”

    “大家别听她的,刚刚她就是买了平安结然后要求退货,甚至连老马的碎银也抢走的坏女人!”

    当即有人认出了她,丝毫不给面子的驳了她的话!

    慕苡淋当下脸一陈红一阵白,她刚刚就不应该要回那钱,否则此时也不会落下了话柄!

    “就是,像她这种扮猪吃老虎的女人最坏了,大家都不要相信她,千万别将自己的花卖给她,否则她不给钱不打紧,把咱们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再抢了去,这叫咱们自己生存!!”

    人群中,不知是谁,再添一串话,霎时间,所有指责的目光投向慕苡淋,她羞愧难奈,想要继续发作,可又怕那些人的嘴不饶过自己,她铁青着脸,狠狠的剜向慕苡晴。

    “把花还给我,我不卖给你了,这钱你拿回去!”原来卖了花给她的人,走上前,将小梅手中拎着的花束给夺回来,连手中的钱也塞回她手中!

    哟,这年头如此有骨气的商贩可真少见了!大家伙纷纷赞扬道,其他几人见状,也效仿,纷纷将刚刚慕苡淋购买的百拿要了回来!

    刚刚还满地圈花的俩人,此时手中空空如也!

    这就是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下场!慕苡晴不以为然的对她的怒目,转过身,挑了两般百合,付了钱,准备回去。

    “你们些个市井小人,知道我们是谁吗?敢不卖花给我们,你们就等着卷铺盖回家吃土吧!”小梅颇是趾高气扬,她可忍受不下这口气,小姐不方便出声,她便替她把话给说了!

    “现在是法治国家,天子脚下你也敢口出狂言,看来是横行霸道惯了,怎就没个人治治她这嚣张的气焰,难道将军府的素质也不过如此吗?”

    刚刚说话的那位再呛声,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慕府!

    慕苡晴顿了顿脚,寻着那声源望去,却见一衣着光鲜的男人隐在人群中,他狡猾的眼正朝她探视过来。

    待她想要朝他步去,他却突然间隐身离去。

    她蹙了蹙眉头,不知那人究竟用意何在,不过从他后面的语言中不难听出来,那是攻击慕府!再回想,她托人带给爹的信,如今也未见有回音,不知是哪里出了意外?

    慕苡淋理亏在先,她想要继续张扬下去,奈何口袋不肥,唯有悻悻然的离开,离开之前,她恶狠狠的瞪了苡晴一眼,今日的仇,她是记下了!

    被慕苡淋扫了兴,苡晴也提不起兴致再逛街,她领着小翠走出花市,正要坐到桥子上,睥见一队战士正急煞横来。

    她与小翠及时闪到一旁,才避免了被马给踩到脚下。

    沸沸扬扬的马声渐行渐远,她若有所思的盯着近似暴戾的战士,额头紧皱,不知爹爹情况如何,一颗心揪得紧紧的,但愿别是边境发生了战事!

    她无心再留恋不返,匆忙的赶回府中,关于边境的事情,询问南宫烈焰再妥当不过!

    不过,她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她昨天才跟他甩了脸……

    南宫烈焰并不在家,他早早被皇帝召唤入宫,此刻正在御书房内,与皇帝彻谈。

    “南国突然来袭,边境缺乏粮食,押送粮食到边境一事,你认为谁合适?”皇帝询问道,在国事面前,他义不容辞的让南宫烈焰出谋划策,南宫烈焰是人才,他的意见非常有建议性,他常常采纳。

    “让苛泽去吧,也当是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南宫烈焰道,皇兄有意让南宫苛泽继位,也该是时间磨练磨练他,看他是否真有能耐撑下这大局。

    皇帝却有些不舍,二皇子是他的心头爱,这孩子听话乖巧深得他心,若真让他去送粮食,路上危险重重,就怕万一出意外!

    可若不让他经历一些磨难,到以后自己归西了直接让他继位,想必底下怨声一片!

    “他一个人去朕还是不放心。”说到底,皇帝还是舍不得!

    “既然皇上担忧,何不派金承相随行,金承相从旁协助,定是万无一失。”南宫烈焰提议道,他如墨深眸撩了撩,金承相野心庞大,正好趁此机会看清他的步调。

    而且,他的女儿被封为贵妃,也是他做出决择的时候!

    “行,有金承相同去我也放心不少,此事就这么定了。”皇帝终是露出笑颜,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不想南宫烈焰三言两语就替自己解了难,他果真是自己的锦囊妙计啊!

    南宫烈焰从正阳殿出来,正要离去,便见金巧巧扭着柳腰缓缓而来。

    四目相对,再见,亦不再是朋友。

    金巧巧因爱成恨,早将他在心里千刀万刮几百次,不过她最擅长的便是伪装,这会儿,她虽然心里恨得想要抽他的筋,面上仍然维持着甜美的笑容。

    南宫烈焰收回视线,对于金巧巧他心中本有一丝愧疚,可如今她嫁入皇宫为妃,他便再也没有了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