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自取其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2120字

    纵然心极其不甘,她仍然违背心愿走过去,心气不佳的道:“起来,我给你整理一下头发。”

    她本还怀疑小翠所言不属实,毕竟哪人有会那般小心眼!

    南宫烈焰听她这言语,虽然不是心甘情愿,却也是难能可贵了。他脸上不动声色,身体一跃而起,麻利的走到梳妆台前端坐,扬着脸,从镜子内望向她。

    慕苡晴翻了个白眼,这真是狗血了!她拿起梳子,胡乱的给他梳了几把,他的发很黑很顺,根本不需要梳,她拿起一条蓝色的彩带将他的长发束在头顶,然后恹恹的甩脸。

    南宫烈焰感受着她的指尖从自己的发丝滑过,心中划过异样的感觉,酥酥的,却是心满意足的甜蜜。

    “走了。”慕苡晴可不想再耽搁下去,她掐准了时辰,出去吃个早餐,立即出发,可赶在太阳出来前赶到。

    南宫烈焰轻咳一声,心情瞬间饱满了,他随她身后走出房间。

    小翠偷偷在心底乐,感情王爷十分的在意小姐呢!只是小姐粗心大意不曾察觉罢了。

    匆匆用过早膳,他们坐马车出发。

    慕家虽然非大富大贵之家,不过历代为国家作出巨大的贡献,皇室为他们留了一块非常好风水的地做为墓地。墓地的位置由上至下,按照先祖的顺序埋葬下来,到她娘这里,已然是第四层的位置。

    墓地分布非常讲究,中间为夫妻,若是妾侧在妻的下方。

    她娘被安葬在右边,左边的位置是留给日后她爹用的……而郭雪妮,侧在她娘的下方。

    她犹记得娘下殡葬的那天,慕苡淋还跟爹哭诉,说爹偏心,明明她娘还是正室!爹完全没有理会她,纵是她请来了宗亲,也一意孤行的将娘安葬在了她应得的位置!

    她目光掠过下方郭雪妮的墓,她那日错手杀死她,纯属意外,但是,她明明没有用尽力气,她怎么那么容易就死去了?不过,人已错杀至死,她也不想再追究。

    小翠与楚管家在摆弄着供品,她定定的站着,眼神无比的悲戚……

    南宫烈焰侧是走上山顶,去看看其他的陵墓。

    慕苡淋也贪了个早,踏着雾水赶来拜祭郭雪妮。

    她的身后跟着南宫苛泽与小梅,还有一干丫头仆人,排场无比的盛大。

    她远远便睨见慕苡晴独自一人在墓前哀伤的忤着,身边并没有南宫烈焰。她嘴角泛起冷笑,看来她果然不得宠,南宫烈焰娶她,不过是皇命难违!

    南宫苛泽看见慕苡晴孤寂的背影,心底的怜惜悄悄的滋生,她的楚楚可怜让他产生更深的罪恶感。不过在慕苡淋面前,他不会表现出来,以免她找苡晴的麻烦。

    相较于慕苡淋浩浩荡荡的队伍,她的这边侧显得冷清得紧。慕苡晴听见身后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回过眸,便见慕苡淋领着小梅,步伐悠然的走近郭雪妮的墓地。

    只见慕苡淋命小梅将所有的东西排放整齐,自己便携着南宫苛泽走上她这方。

    她此时心情很差,若是慕苡淋识相最好别惹她!她收回视线,眼睛再度落回墓碑上的题字:爱妻夏雨微之墓。

    爹是爱娘的,这无需质疑,可再爱,娘也因为他的保护不周而离开了他们……

    小翠与楚管家忙完后,转头就见慕苡淋气焰冲天的迎上来。

    南宫苛泽始终没有正眼望向慕苡晴,他怕从她清澈的眸子内,看见自己背叛的影子!

    “慕苡晴,你家王爷呢?怎么,就你一人来上香?真可怜,该不是刚刚新婚便被打入后院冷落了吧!”慕苡淋是嚣张的,她得到南宫苛泽的疼爱,脸上红粉的脸色便可证明她是个幸福的女人,她故意挽着南宫苛泽的臂,毫无疑问是秀恩爱!

    慕苡晴不语,她只想安静的陪伴娘半刻,其余闲杂人等,她无心顾暇。

    慕苡淋却打定主意不让她过好,她将头枕在南宫苛泽肩膀上,微笑着继续打击:“我们家苛泽可会疼惜人了……”

    小翠与楚管家都皱起了眉头,这位在墓前秀恩爱,这是自取其辱啊!一点也尊重死人,是要被诅咒的!

    南宫苛泽想将手从慕苡淋那抽出来,可她胸前的柔软紧紧抵着他的手肘,他顿时全身软成一淮水,完全迷失在她的温柔陷攻下!

    慕苡晴压根不想搭理她,她走上前,接过小翠递上来的香,一拜一叩,庄严且悲伤。

    慕苡淋看见墓碑上的字时,瞬间似疯了般,她撇下南宫苛泽,冲上前,死死的盯着墓上的字,然后酝酿了下嘴巴,在没人反应过来前,她突然朝那字喷了唾沫!

    呸!慕苡淋似仍不泄愤般,伸脚朝地上的供口踢去!

    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那就无需再忍!况且她也没想过再委屈求全!慕苡晴站起身,扬起掌,狠狠的甩掌!她长得比慕苡淋高,这巴掌落下,对方摇晃几下,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她可不会再怜香惜玉,伸脚,朝她的肚子踢去!

    所有的动作仿佛一气呵成,慕苡淋来不及尖叫,扑通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趴着!

    慕苡晴顺势上前,一脚踩在她背上,眼神凌厉,冷峻如山的道:“慕苡淋我说过,你这条命暂时留着,可你一而再的挑衅我的耐性,我不介意提前送你下去向我娘忏悔!”

    如今看来,多留她一日都是祸根!她脚上的力道加重了些,痛得慕苡淋啊啊直叫痛!

    南宫苛泽反应过来,赶紧上前,他从来不曾见过如此阴霾的苡晴,她仿佛变了个人,无比的厌世,眼里盛满的除了恨仍是恨!他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而恨慕苡淋,心中慌了神,却完全没想过,她是因为被活埋一事。

    “苡晴,千错万错是我的错,你放开苡淋啊。”南宫苛泽恳求道,看着慕苡淋被她又打又踩,他就怕闹出事端来。

    慕苡淋原来绯红的脸,被打之后更加的红肿,她两眼泛泪,可怜兮兮的瞅着南宫苛泽。

    慕苡淋虽不是国色天香,骨子里却荡漾着一股骚味,她明明被打了,却依然不忘撩拨优势,她吸了吸鼻子,咩的一声软吧吧的叫腔!

    南宫苛泽更加心疼与着急了,他欲上前拉开慕苡晴,慕苡晴朝他狠狠的剜去,宛如冰霜般冷冽的眸子刺入他的肺腑,他一时间怔在那里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