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两地分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2063字

    南宫烈焰无语,他也不想解释,有些事情,她知道得越少越好……。

    慕苡晴见他沉默,以为他默认了,不知为何,心中就是不爽。她转身跑出了家门,只想离他远一点。

    小翠追着她出门,可刚刚追到门口,就没见了她的踪影!

    她上股脑的跑出去,就想清静清静。

    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将军府。

    她上前敲门,仆人过来开门。当仆人见到她的时候,明显是吓了一跳,随后不敢怠慢,直接让她走进去。

    如今的将军府安安静静的,除了管家与打扫的几个仆人外,处处透着冷清。

    她将管家及几个仆人叫到跟前来。

    管家以前就是跟随郭雪妮的,可如今郭雪妮走了,她也想离开,再继续呆在这无人的府邸,指不定有天会自己疯掉也说不定。

    “你们如果愿意继续留下就留下,如果不愿意留下,可以离开。”

    这府中上下,剩下的几人,以前也全是郭雪妮的爪牙,她们见慕苡晴非但不将她们以前的事情给抖出来,还让她们自己做出选择,莫不大为感动。

    要知道,她们以前可没少捉弄她们母女俩。

    “小姐,我愿意留下。”其中一个丫环战战兢兢的道,只要有个牺身之所,她就心满意足了。

    “不想留下别勉强。”她冷冷道,她可以对她们以前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既往不咎,毕竟那些都是不伤大雅的捉弄。

    “我也愿意留下……”

    其余几人也纷纷表示,没有主人的将军府更加自由轻松啊!

    “好,我留下你们打扫府邸,薪水我会照付给你们,不过,以前的工钱一直是郭雪妮负责,若之前的没有付清,你们上慕苡淋那找她要吧,我相信咱们府中值钱的东西她也全带走了。”

    目测府内,一些值钱的花瓶什么的早被搬空了!如今的将军府,不过是个空壳而已!

    大家听到可以继续留下,也没敢多言一句,至于之前的工钱也不敢提出异议,毕竟那确实是郭雪妮发的。

    见她们轻松的神情,慕苡晴眼神一陡,冷冷的道:“给我安安静静的在府里工作,若是将不相关的人带回府中,胡作非为,我定不轻饶!”

    她可不想他们将府内给搞得乌烟瘴气!

    大家颔首应允,对此时冷傲的慕苡晴,那是刮目相看,而且她是她们今后的金主,怎敢造次!她连郭雪妮都敢掐死了,她们可不敢将她的话当儿戏!

    安排好一切,她踱回自己的厢房内,坐上那熟悉的床塌,她竟然舍不得离开了。

    直到晚饭时间也不见慕苡晴回来,小翠着急得不停的朝门口外面张望,反观南宫烈焰,侧是一脸的淡定!

    他早派了人在她身后跟着,她的事情颓然逃不过他的眼线。

    此刻的她,正在将军府内用餐呢。

    吃过饭,慕苡晴在娘的别宛内呆着,她决定了,以后就在将军府住下来,王府,就暂别了。

    南宫烈焰那种人,她是再也不要理他了!他竟然将爹的生死弃之不顾,她不会原谅他的!

    洗过澡后,她坐在台阶上,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不过她并不觉得害怕,她甚至幻想着,若世上真有鬼神一说,那她希望娘可以化成鬼回来看看她,与她聊聊天!

    正当她想得出神时,眼前一恍,竟然有道人影掠过!

    “娘!是你吗,娘你回来看我了吗?”她尖叫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可待身影一定,她瞬间硬化,竟然是南宫烈焰!他怎么跑来了?而且,他刚刚那一身轻功,迅速可够快的!

    南宫烈焰忤在她面前,她惊呆的小脸可好看了!

    “你来干什么!”她冷着脸,完全将他忽视掉,她不过打定主意要住回将军府而已,怎么就不能安宁了!

    他就像个冤魂不散的恶魔,整天跟她过不去是吧!

    “我是你夫君,娘子在哪,夫君便在哪。”南宫烈焰语气轻柔,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

    她想要逃离他的视线,休想!她惹上了他,注定一辈子也逃不掉了!不过目前来看,他的小娘子似乎没有这种意识!

    “我说过我不要再当你的娘子了!”她用力大吼,他主听不懂人话吗!非要缠着她!

    “我也说过你的话权当儿戏!”他好整以暇的道,两手抱胸,一点也不介意她的跳脚!

    她真要气炸了!!他就是要跟她作对!她不过是想过回正常人的生意而已!怎么就那么难了!

    “我又不是孩子,我说的话怎么就是儿戏了!”她气不过,抡起拳头就捶他!

    他伸出头,摸了摸了她头,似在宠溺一个孩子般,只会痴痴的凝视着她姣好的面容。月光下的她,纯净如姣月,比起那月色更迷人。

    你虽然不是孩子,可在我眼中,你是我的女孩,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我会让你随便的任性……

    慕苡晴恼怒的甩开他的碰触,他们现在可是闹分居的好吗!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她甩甩脸,兀自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再也不要管他了!因为无论如何,她都说不过他!

    他要来,那她走总可以了吧!

    南宫烈焰没有理会她,待她走没了身影,才追上她去。

    她回到自己的厢房,用力的甩上房门。

    可她刚刚回到床塌边,六便吱的一声被人推开,南宫烈焰毕直的走了进来。

    她额头紧蹙,拿起枕头就扔向他!

    “你走啊!”他没见自己正在气头上吗?难道他眼瞎了不成,还敢靠近自己!

    南宫烈焰可不管她在那张牙舞爪,他上来便拽住她,稍稍用力,便将她带进了怀中!她的味道太过甜美,他已经急不可待的想要重温温柔香了!

    “南宫烈焰你放开我,否则我咬舌自尽了!”她眼神一陡,真是豁出去了!

    “宝贝乖,听话,我来替你咬,别累坏了你自己……。”

    嚓!她胸前的衣服被撕裂!她想要反抗的话全被他吞入了口中,猛然一个倾斜跃伏,俩人双双跌入床中!

    她后悔了,她就不该挑衅他,她不过是吓唬他要咬舌自尽而已,结果她的小舌头被他整整纠缠了半夜都无法重获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