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玫瑰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2022字

    “你是我娘子,我就管定了!”他似乎怒了,努力压迫的结果只会使得语气更加的阴冷!他派出去暗中保护她的人回来报告,她一整天都与四哥在一起!

    他吃醋了,她与自己在一起时总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激怒自己,想要逃离自己身边,可在南宫轩辕身边,她竟然笑颦如花!而且她此刻的激昂的神情,更加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他并不想误会她,更加不想将四哥想得太肮脏,可他们实在让他寒心!他刚刚还妄想着,只要她跟自己说实话,说她不过是跟四哥在一起学乐器,他就会原谅她,可是没有,她居然反斥自己!

    他张狂得想要杀人,她的女人可以随便任性,却不能欺骗他!

    “我懒得与你争执不休,我说过了,你可以休了我!”她撇撇嘴,满不在乎的样子,他一点风度都没有,她刚刚回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跟自己大声嚷嚷……

    他一点都不温柔,一点都不懂得疼惜人家,她是一刻也不愿意继续呆在他身边了!

    南宫烈焰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他朝着桌面按下去,桌子立即应声破烂!

    骇!慕苡晴害怕得咽了咽口水,不可思议的盯向南宫烈焰,她前几次也说过要他休了自己,他并没有像今天这般生气,今天他是吃了火药了?

    他深呼吸,再深呼吸,忍住要打她屁股的冲动,头一扭,甩袖疾步走了出去!

    待他离开后,慕苡晴才缓过气过,他刚刚青筋突暴,真是吓死人了!

    小翠早吓得全身哆嗦,王爷那气质那手劲,回想起来就让人害怕!她相信,如果是个人经他这一捶打下,不死也半残了!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小姐为何要王爷休了她?她住在王府不是挺好的,她是王爷的福晋,所有人视她为主母,就像尊敬王爷一样尊敬她,她为什么想要离开?

    “恶魔!”慕苡晴朝南宫烈焰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她明明沉稳睿智,却在他面前原形毕露!讨厌!她跺了跺脚,拉起小翠,走向外面。

    她挑了凉亭的地方,专心致志的吹起笛子来。

    她最爱的曲子,《世上只有娘亲好》,她一遍又一遍的演练起来。

    小翠看到她手中拿着笛子已经吃惊不已,再听她能完整的吹凑曲子,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小姐今天与四爷在一起,就是为了学这个?那她刚刚直接跟王爷说,王爷也不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呀?再观小姐,她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惹怒了王爷?!

    她是越来越摸不清小姐的想法了……

    “小翠,好听吗?”慕苡晴眨了眨眼睛,开心的问身边的小丫头。

    她最喜欢这首曲子……所以她无论是唱还是演凑,首选的仍然是这首曲子!

    “好听,真好听。”小翠由衷的道,小姐发自内心的演凑,最是让人着迷,因为她用心,曲子里融入了她最真挚的感情!

    慕苡晴似乎早料到小翠会如此恭维般,并没有特别的高兴,她练习了好几次之后,才恋恋不舍的收起它。

    这首曲子她虽然没有到如火纯清的地步,却也拿捏得非常到位,所以那日在皇宫才让那么多人引为入胜。

    这翻练习下来,也差不多到了吃饭时间,她将笛子拿回寝室收好,便领着小翠走向膳堂。

    南宫烈焰已经坐在那,楚管家战战兢兢的在一旁站着,见到慕苡晴进来,一脸责备的凝视着她。

    慕苡晴接收到楚管家的目光,并没有不悦,相反的,这屋子的人都讨厌她最好,这样她哪日突然心血来潮离家出走,也就无需理由了!

    她走向桌子,小翠给她拉开椅子,她欣然入座。

    南宫烈焰见她到来,拾起筷子吃饭,对之前的事情只字不提。

    他内心是渴望她能跟自己将事情说清楚,可依她那倔强的脾气,估计只会将自己活活气死。

    而且,不过是学个乐器而已,他犯不着太过紧张,或许一切不过是自己胡乱猜测罢了,四哥该不会夺人所爱方是。

    慢慢的释怀,他身上紧绷的节骨渐渐的舒展开来,脸上原本蹙得老高的额头也松懈下来,或是自己待她不够好,她才一味的想要逃离,那他会翻倍的对她好,让她心甘情愿的留在自己身边。

    他霎时想通,立即行动,然后挟了排骨放到她碗里,定定的望着她,深谭似的眼眸瞅着她。

    慕苡晴挟起来,想要放回盘里,眼角却瞟见楚管家警告的眼神,思量一秒,才闷闷不乐的将排骨送到嘴里嚼着。

    她并不怕楚管家,而是看在他一把年纪仍要看人脸色过生日的份上,暂且顺同一次。

    见她吃了排骨,南宫烈焰这才抿了抿唇,心情瞬间好转起来。

    小翠见小姐与王爷之间微秒的转变,也跟着宽下心来,侍候主子的,若主子心情糟糕,他们也得跟着活受罪啊!

    吃过饭后,慕苡晴在院子里走了几圈,才回房。

    小翠早替她准备好了洗澡水,她命她关紧了门,便在屏风后面宽衣解带沐浴。

    小翠也不知从哪弄来了玫瑰,满满一桶水里荡漾着玫瑰花瓣,大红的花瓣飘着迷人的香气,弥漫在房间内,特别的沁人心脾。

    她双手托起水,轻轻的拔弄着温水,让水流从指缝间滑落,形成一条直线慢慢的淋在自己的身上。

    好久不曾这般舒服过,她洗着一会儿,将头靠在桶的边沿,身体依着桶缘,缓缓的闭上凤眸。

    南宫烈焰从书房回来,见小翠正站在房间外面,诧异他的小娘子在里面搞什么花样。

    小翠正要告诉南宫烈焰,小姐正在里面沐浴,然南宫烈焰示意她别声张,自己轻轻的推开门侧身进去。

    房间内飘荡着浓郁的玫瑰香,屏风后面更是冒着缕缕烟雾。

    无需质疑,那是他的小娘子在沐浴!他悄悄走近屏风后面,屏气凝神,竟然没有发出半丝声响。

    慕苡晴手中把玩着玫瑰花瓣,将它堆在自己身上,整个人仿佛置身花海中,梦幻更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