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2本章字数:2053字

    郭蓉与郭毅一样,只为保护爷而存活,她住在王府外面,平日里密切关注外面的动静,每天早上从地洞回来向爷汇报事务。

    而爷与她的联系非常简单,他用鸽子传信到她住的地方,她再让鸽子将自己的回信带回来,这样麻烦的接信,只为了谨慎,身为皇室的人随时有生命危险,爷此举,不过是不想引人注目,若到时王府内出了状况,她也可以从地洞回来救人。

    而她长期在外,若有人暗中盯梢爷,也就保留了她的实力,等于是留了条后路。

    她悄悄扬起眼角,几月未见爷,他似乎更加俊郎帅气了,这,或许就是拥有女人暖床的关系吧。她曾偷偷的窥视过爷的女人,那叫慕苡晴的,果然是国色天香,莫怪爷要为了她神魂颠倒了,就连她当初见她的第一面,也为她的容貌深深的震撼,那种毫无瑕疵的美,那种高贵却不傲慢的亲切感,使她对她瞬间就有了好感。

    郭蓉这霜想着,郭毅便嚷嚷开了,他就是藏不住话,他不敢跟爷说话,直接跟郭蓉开刷:“师妹,你最近可好?”

    他听爷的命令离开皇城到边境去考察,不想这一去一个来月,回来一切都变了,爷变得更加冷漠沉默寡言了。

    郭蓉人嘴角抽了抽,哥哥他可一点都不会观颜察色,瞧爷此刻脸色冷过冰雹,他怎不听听爷的事情,怎么就将矛头转向了她,莫怪师傅交待她,一定要调教一下他这木诺的脑子。

    “郭毅你前去边境支援慕将军,郭蓉你留意四爷的动向。”南宫烈焰寒着脸,谁也不知他为何事麻烦,给人的感觉就是憋着事!

    郭蓉不敢问原因,直接应声领命,而郭毅却不依了,他刚刚从边境回来,又要离开,床都没得躺一躺呢!

    “爷……”他欲言又止,就怕爷一个激愤,将自己给扔出去!

    “别哆嗦,慕将军遇上麻烦,速去。”那日信中慕功星虽然没有言明军情如何,但他素来不求助朝廷,此次派了侍卫回来,且在信末点了一点,那是他与他之间的默契,他料定皇帝会将信给他看,才故意在上面点了一点让他留意,而他没有直接言明边境告急,不过是不想皇帝担忧。

    慕功星一生领乓打战,他熟识军事,对军情也是了如指掌,想必是遭遇了挫折才提醒他,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为了以防万一,他且让郭毅前去打听,而郭毅快马加鞭速去速回,五天的时间也能回来。

    郭毅虽纵,可遇上正事,那是二话不说,立即领了命去执行。

    等郭毅离开后,郭蓉也从阶梯走下地洞,去执行新的任务。

    南宫烈焰手指按了按,书柜回归回原位。书柜与地洞非常的契合,若不知情,因为无法看出这里面的玄机。

    他坐回椅子前,拿起毛笔,铺上纸,磨了墨,笔尖在纸上勾勒起来。

    倚山环水,幕布面前,一绝色女子撩起了衣裙,正往幕布的流水中飞跃而去!在女子身后,某个男人正痴痴的凝望着她美丽的身影出神,眸中深情脉脉,宠溺的神情遗露无殆。男人跨下的黑马正摇着尾巴,同样昂头凝视着那抹倩影。

    马儿的脚下是清澈的河水,河水远远流淌。

    简单不失惬意,却将想要表达的意境完整无缺的勾勒出来,南宫烈焰拾起画像,嘴角泛起笑意,这便是他向往的生活,寻得意中人游山玩水,毫无牵绊的云游四方,过着人人羡慕的眷侣生涯。

    只是不知,这种生活,他到何时方可实在……

    慕苡晴醒来,又是日上三竿之后,她任由小翠给自己穿衣梳妆,头仍有些晕晕的。

    南宫烈焰依然是老早就起床了吧,想起昨晚的激情,她责备的盯了小翠好一会,若不是她弄了那玫瑰浴,她又怎会被折腾得直不起腰!

    小翠接受到她的目光,头颅垂得低低的,她就不解了,王爷疼爱小姐,小姐怎么就不高兴?女人不都奢望被男人疼惜的么?

    吃过饭后,慕苡晴带着小翠,再在外面雇请了顶桥子,顶着烈日往南宫轩辕家赶去。

    南宫轩辕家中,今日有一位不速之客,那便是金贵妃。

    她的到来,使得南宫轩辕无比的惬意,他不管金巧巧是如何明正言顺的来探望自己,他只知道她踏出了第一步,便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金巧巧端着茶喝在嘴边轻缀了一小口,便将随身跟来的宫女打发到外头去,与南宫轩辕独留在厅堂内。

    “四弟近日可好,有在忙些什么吗?”金巧嫣然笑问,自打那日后南宫轩辕并没有入宫找她,她也没回过承相府,今日前来,不过是跟皇帝撒了个谎,说想回娘家一趟,她根本没想过回娘家,而是直赴了这里来。

    她爹承相承旨押粮离京,她回去不过是听那些大娘们恭维的话罢了,与其浪费时间,不如直接来找南宫轩辕。

    “谢娘娘关心,臣弟很好,贵妃前来,不知是否带了旨意?”南宫轩辕是个心思极其缜密之人,在未完全明确金巧巧心思之前,他绝不会暴露自己。

    “没,本宫前来,不过是太久未见四弟,有些想念了。”金巧巧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来意,那日匆匆一见,她就觉得南宫轩辕并不似外表般看似无害,从他对慕苡晴挑逗的言语中,她似乎寻见了一丝署光,才冒险前来。

    她要报复慕苡晴,而自己整日呆在深宫中,根本寻不着机会下手,只有在外面,她才能大胆的行凶。

    南宫轩辕见她说得这般露骨,只是一笑置之,并且有些受宠若惊的道:“贵妃这玩笑可开不得。”

    金巧巧踩着凤屐步到他跟前,一只纤细的手伸向南宫轩辕,盈盈笑道:“四弟可否带本宫在府上走走?”

    南宫轩辕状似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的接过她的手腕。

    金巧巧虽然没有倾国倾城之姿色,可她眼中的睿智与狡黠他一眼识穿,若得她相助,对自己日后成就黄袍路,那是锦上添花,所以他欣然牵起她的手,走向外面的凉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