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南宫烈焰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2074字

    “福晋,快,爷受伤了!”楚管家急急上前,他上气不接下气,脸色凝重得似粪便般难看!

    他不早上刚刚出门,怎么就受伤了?莫不是楚管家在讹她吧?

    不过,他死了更好,自己就可以获得自由了!她坏坏的想,只不过终是奈不过良心,脚步自觉的随了楚管家去。

    塌米上,南宫烈焰沉静的躺着,脸色本来就白皙,此刻更显苍白,近乎没有血色的惨白,看着十分的惊骇。

    慕苡晴刚刚进去,便觉一股沉闷的气息紧紧围绕在自己四周,而楚管家与小翠,站在她身后噤若寒蝉,似是怕惊动了床上正闭目休暇的男子,他即使沉睡着,依然妖娆得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美男。

    “他怎么回事?”慕苡晴蹙着眉头问道,转瞬的工夫他就伤了,到底伤在哪里了?她可没见他有流血或者包扎过伤口的痕迹!

    而且他出门的时候分明带有家丁,那些家丁呢,怎么没保护好他就让他伤着回来了?她眼神陡然凌厉的瞥向楚管家,等待着他的回答。

    楚管家哪里知道真相,刚刚爷可是让人抬着回来的!刚刚安置好他,他便跑去找她了!

    “福晋,抬他回来的人还在厅堂等着。”管家提醒道,若换作平时他早自己处理此事给钱将那些人打发,可如今福晋在,他不可忽略,否则显得他不尊重她!

    慕苡晴扫视南宫烈焰一翻,确定他只是沉睡之后,立即扭头走向厅堂外面。

    厅堂与寝室隔有一段距离,她心里莫名的焦急,脚步变得有些凌乱,走得太急,身体一个趄趔差点摔了跟头,小翠想上前将她扶住,她将她撵开,独自站稳再起来。

    她见着那几位抬南宫烈焰回来的壮士时,眼神闪烁了好几下,那些分明是武林中人,他们衣着打扮都是江湖的装束,南宫烈焰不过是说出门,到底是如何招若上这些人的?

    她谨慎的走向那几位飙悍的大汉,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们的神情,就不知是他们并南宫烈焰弄伤,或是他们救了南宫烈焰?

    她正纳闷着他们到底是在等她付钱或是在其他贵干时,其中一人倏的朝他下跪,并且彬彬有礼的道:“王爷被人暗自,尔等护架不力,还望福晋恕罪!”

    “你们是谁?”她冷冷的问道,南宫烈焰是如何跟这些江湖侠士混在一起的?他应该十分清楚,朝廷与江湖一向不和,若让皇帝知道定然要拿他是问,他竟然不怕死的跟人来往!

    她又气又恼的盯着那些人,想从他们的衣着打扮中看出些端倪,奈何她对江湖中人和事一窍不通,愣是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我们是王爷的朋友,在路上正巧遇见他遭人刺杀,他的随身家丁全部被杀害,而他也受了重伤,不过他受的是内伤,他被人从背后偷袭,才会昏迷不醒。”为首的名叫张迈,他为人直爽,做事同样光明磊落,此次事件若非他与弟兄们亲眼目睹,仍不敢置信有人要将南宫烈焰下毒手!

    “楚管家,替我谢过诸位壮士,诸位若想替王爷着想,请暂时回避,等王爷伤好后自会登门再次重谢。”她果断决绝的道,为防隔墙有耳,这几位留不得,否则让人揪着小鞭子日后南宫烈焰纵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楚管家赶紧从兜里塞了些钱给张迈等人,不想他们惹人注目。

    张迈等人不愿意接收楚管家的银两,觉得那是侮辱了他们!

    慕苡晴盯着他们,冷着脸道:“这钱并不是侮辱你们的意思,不过是想让你们赶紧离开,你们一路护送王爷回来也是辛苦,这钱就当我请你们喝个小酒而已,你们也知道若让人看见你们进入王府的门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为了落人口实,还请你们谅解,以免给王爷带来其他的祸端。”

    在大事面前,慕苡晴并不含糊,她此刻义不容辞的下逐客令虽有些无情,但字字句句说的皆是实际,没人好意思再反驳,为了南宫烈焰着想,他们没有再多言,拿了楚管家的钱默默的离开。

    楚管家之前对慕苡晴确实抱有偏见,此时见她完全站在王府的角度替爷着想,心里的天坪终是向她靠拢了些。

    他正想询问她接下来该如何做,慕苡晴并没有跟他寒喧,直接回到寝室。

    南宫烈焰面色苍白,唇上半点血色皆无,她慢慢的走近他,虽不明张迈他们所言的受了内伤,可见他宛若纸片人般脆弱的模样,心里悄悄的染上伤感,她虽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可见他静悄悄的躺在那,似个没有生命力的木仍依,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一阵的绞痛。

    她步上前,安静的凝视着他如雕刻般精湛的脸颊,一种难名的情素占据着心头,她想将它挥去,可它偏偏越钻越深,最后抵在心口那再也无法动移!

    南宫烈焰这一昏迷,便睡到了第二天才醒来,他悠悠睁开眼,便见守在自己跟前的慕苡晴,他嘴角轻扯了下,并没有出声惊醒他。

    他昨天其实并没有受内伤,不过是正巧那蒙面人从后面击掌来时,自己体内的毒素发作,才会昏迷不醒。

    幸好他在毒发时,张迈他们碰巧路过,否则他的小命可能就报废了!

    他体内自打娘胎出来便带着毒素,这事除了楚管家没有第二人知道,这毒偶尔发作,无法掌握时间,而他为了克制这毒素除了强身健体外,更是练习了一种内功心法,每当毒素发作时,他便席地打坐,用时或多或少都需要一个晚上!

    这种非人的折磨一直伴随着他,影响着他的生活,而他的师傅给他开过药方,如真想克服这毒素,除了练功外,还必须找到一味名为‘龙腾’的药引,方可彻底的解掉此毒!

    师傅还告诉他,他这种毒素是自打娘胎便有,想必想要毒害他之人在他母妃怀他之时便暗中下了毒手,莫怪母妃在生下他不久后,在被父皇打入冷宫不久便暴病身亡!可也有人传母妃是畏罪自杀!

    如果他一直找不到‘龙腾’又找不出下毒之人,小命便随时面临暴毙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