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伤心欲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2059字

    “军事事关国家安危,岂是随便可泄露给不相关的人听,纵使你是慕将军之女,毕竟是一界女流,也不可干涉朝廷之事引祸上身。”南宫烈焰耐着性子解释,她担心父亲的心态他懂,然事关重大,他谨慎行事这是必然。

    到底是谁告诉了她?待会他必须问问郭蓉,她今天与谁接触过!看来那人胆子极大,敢蔑视律法!

    好个大男人主义!她是女儿身又如何,此时身陷绝境的要是她的亲爹!

    她一双美眸喷火似的火红,她狠狠的瞅着他,恨恨的瞪着他,一字一顿道:“他、是、我、爹!”

    他个没父母的冷血之人又如何能懂得父母对自己的重要性!她将他推压在书柜上,小小的身体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他的冷漠印证了一件事情,他娶自己不过是迫于皇命!亏他还耍嘴皮子三番五次的跟自己说什么喜欢!!一切不过是欺骗而已!

    她痛心疾首的想哭,强忍住眶中的泪水,她没有让它掉下来,在娘死后,她再也不愿偿那苦涩的滋味!为了骗子流泪,不值得!

    “南宫烈焰,我恨你!”最终,她什么也没做,松开他,踉跄倒退数步,扶着桌子边沿,忿忿尖叫,她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他!!

    “苡晴,你听我说……”南宫烈焰头痛不已。

    瞧见她倔强的模样,他心底一阵阵的抽痛,其实边境的真实情况谁也不清楚,唯有等郭毅回来,才知道。

    掐指一算,郭毅走了也有五天,如不出意外,也该回来了。

    他想跟她解释,可她哪里还冷静得下心来听他多说一句,她巴不得将他撕碎的神情活脱脱是个火球,恨不能将他给烧毁!

    她的眸内沾满了眼泪,使得眼前一片模糊,她骤然收缩眼瞳,身体倏的扭转,一如来时的风倦,刹那间疯跑离去。

    爹肯定有危险!不行,她得去问问四爷,他知道的应该更多!

    她冲出去之时,不小心撞到了人,是楚管家,她头也不抬的继续往外面冲去,小翠紧紧的追寻着她的脚步,气喘呼呼的快要走不动了。

    她一股作气的跑到南宫轩辕的王府面前,为何在此时,她却觉得这里,更加温暖?

    冯铭跟南宫轩辕报告就道是慕苡晴来了,想见他。

    南宫轩辕心中可得意了,看来他的话起效果了!接下来是他卖力表现的时候!他交待冯铭一些注意的细节后,便让他将对方请进来。

    她神情落魄,此刻心中只牵挂着爹的事情,以至于并没有留意到冯铭脸上一闪而逝的狡猾。

    她顾不上其他,一路疾走,盼望着快些见到南宫轩辕问个清清楚楚,他之前遮遮掩掩的没有道完,但她总觉得他知道的应该不止那些!

    小翠被冯铭拦在门外,她焦急得不安的踱步,就怕小姐心思纯粹被人利用了。

    南宫轩辕坐在位上品着茶,他优雅俊俏得似妖精,举手投足之间带着迷惑。见慕苡晴来到,他立即放下手中的杯子,匆匆上前扶住她,无比关切的询问道:“苡晴,谁欺负你了,眼睛进沙子了么,让四哥替你吹吹……”

    慕苡晴虽然在气头上,仍是有分寸的,她悄悄的挪离了与南宫轩辕的距离,只问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四爷,南宫烈焰他不肯告诉我关于边境的事情,你可以将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吗?我想知道我爹的情况,我非常担心我爹的安全!”

    她急急求助,诚恳的态度没有半丝柔弱,她情急之下两手抓住了南宫轩辕的双肩,禁不住摇晃起来。

    南宫轩辕任凭她将自己紧紧抓住,他直勾勾的凝视着她姣好的脸颊,心底划过一抹怜惜,她近乎绝望的表情,让人随时产生保护的欲望。

    他待她稍微冷静了些许,才反手扶住她,轻柔的安慰道:“苡晴别急,四哥现在立即命人前往边境打探军情,若情况不妙,我会立即找皇上,让他帮忙想办法。”

    “四哥,快,快叫人去啊。”她仿佛在绝境中睨见一丝曙光,紧紧拿住不放,就怕他不过是提提而已!

    “冯铭,进来!”南宫轩辕一声大叫,冯铭立即走了进来,他目光扫过慕苡晴与爷此时暧昧的姿势,在南宫轩辕吩咐过后,便下去安排人去了。

    爷既然让他命人前往边境,自然也有他的安排,他执行便是,爷魅力四射,如今看来慕苡晴这个女人是逃不脱他的掌心了!为了往前走,爷所做的一切他都赞成,只要有利于他的黄袍路,脚踩再多无辜人的生命,玩弄再多的傻逼女人,那再正常不过!

    小翠久等不见小姐出来,反而见有侍卫模样的人带着佩刀骑着快马离开,她不解的踮起脚想往屋往察看,可那看门的却不肯让她进去,她慌得快要哭了,也不晓得小姐在里面怎样了。

    待冯铭离开后,慕苡晴才冷静下来,南宫轩辕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体贴的递上一杯温茶,甚至在送到她手上之前,放在自己唇边轻吹拂了几下。

    慕苡晴注视着他细微的动作,心底暖暖的,几曾何时,南宫烈焰也这般温柔的对待过自己?

    接过南宫轩辕的茶,她并没有喝,而是将它搁置在一旁,她愁眉苦脸的绞着手腕,心事重重似千斤石头压着,缓不过气。

    南宫轩辕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站在她跟前,嘴巴轻启道:“苡晴你也别怪六弟,他可能是不想你担心……”

    “他欺骗我!!他就是个骗子!!”只要听见南宫烈焰的名字,她就暴跳如雷,刚刚冷静下来的情绪,再次高昂起来!

    她不过是想知道真相而已,他却要瞒着她!爹可是他的结拜兄弟!结果他有替爹做过什么吗?!

    她对他绝望极了,心中再无顾忌,只想尽快的离开他!跟欺骗自己的人在一起,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就好比金巧巧与慕苡淋对自己血淋淋的残杀一般!

    “苡晴不如这样,你先冷静下来我再来跟你详细的谈一谈。”南宫轩辕诱导道,他要她一步一步的陷入自己的陷井中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