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皇帝突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2051字

    那人是从南宫轩辕的府邸里出来,料想必定是那南宫轩辕的爪牙吧!可恶,竟然让爷给猜中了,南宫轩辕果然是不安好心,他让人跟踪福晋,该不是别有用心吧?若是想护她周全回府,根本不必让那跟踪之人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她亦紧亦慢的跟在后面,可不曾想,福晋年纪轻轻,那脚步可谓是健步如飞,若非知道她丝毫不懂武艺,她根本要怀疑她是个武功高强的武者了!

    慕苡晴并没有察觉出被人跟踪,她一心只想早些回府中将那些内容给看完。

    她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那些乓书,可以废寝忘食的吸取里面的内容。

    她回过府中,便一头钻进寝室里,再也没有出来浪。

    那追踪她的人,直到她进了屋内,蹲守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离开。

    书房中。

    南宫烈焰正坐在椅子上,他手中把玩着心爱的毛笔,脸上凝重的神情并没有松懈过。

    郭蓉将自己跟踪所见,一五一十的禀报,可爷却没有任何的表示,他安静的坐在那椅子上,像一尊精美的艺术品,高贵却不可玩焉。

    南宫烈焰一副讳深高深的模样,高冷的外表,并没有人猜得透他此刻的想法。

    她困难的咽了咽口水,爷的沉默似死一般的沉寂,她只感到阵阵窒息。

    南宫烈焰深渊似的瞳孔漆黑一片,他目光终于往郭蓉身上睨了睨,便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郭蓉终于松了口气,她转过身,走下书柜后面的台阶,瞬间消失无踪影,就怕爷反悔将自己唤住……,爷性情喜怒无常,谁敢担保他下一刻会不会命令自己做出格的事情来!

    等郭蓉离开后,南宫烈焰方缓缓起身,四哥这不摆明了要利用她?既然他想来阴的,他也就跟他揣着,撕破脸皮对谁都不好,但愿他能迷途知返,悬涯勒马吧!而此时最重要的是,他要保护好他的小娘子,不让她受牵连进来。

    而依目前这情况来看,她的小娘子是被四哥那些个乐器给迷昏了头!这些天她闷头憋在屋里,估摸着就为了研究那些小东西。

    他得想想办法,将她早日避开四哥,免得到头来伤害重重。

    他慢慢走向屋外,外面的太阳明媚,烈日照耀在花卉里,芬芳的花粉迷惑不少蝴蝶与蜜蜂,成群结队的在上面飞舞着。

    花儿在那争相竞放着,娇艳胜玫瑰,他越过一步,蝴蝶便朝他飞来一寸,偶尔几个还停泊在他的肩膀上翩翩起舞,好一副美不胜收的画面。

    他眼眸瞅了瞅面前这片自己视若珍宝的花卉,心里扬起骄傲,这些奇花异草仍是从各地收集所得,每一盘花,他皆可轻易的叫出名字,而那花儿的用途他亦是一清二楚。

    而他的小娘子人比花娇,却全身带刺,要想让她全心全意的跟随自己,看来仍得煞费苦心。

    他一连几天冷落了她,不过是想她冷静冷静,岂知她压根不曾忏悔过!他苦恼的看着自己臂上的一只蝴蝶,它粉色的翅膀正扑腾着,小小的身子正沿着他的臂慢慢的爬行。

    “爷!!”小径远处,楚管家正惶恐的跑来,似是出了事情。

    他收敛了情绪,冷肃着脸,便朝他迎上去。

    楚管家一路小跑,额头掺也许多汗珠,他上气不接下气的道:“爷,刚刚刘公公命人来报,皇上病了!!”

    南宫烈焰脸色微变,皇帝的身体一向挺好,怎会突然间病了?

    他迅雷不及掩耳的飞跃起身,掠过花卉,直接往大院外面飞去。

    楚管家回过刘来,他早已经没了身影,爷的速度更快了,以他的身手,纵然是江湖中的较较者,也拿他没折。幸好,当初他强逼他习武强身壮体是有用的,否则他一介文人,又岂会有后来的遭遇?

    南宫烈焰骑着烈马快马加鞭的赶赴皇宫,因为他身份特殊,没有受到侍卫的检查便得直接闯入。

    他轻车熟路的赶赴皇帝的寝宫,此刻,只见皇帝正躺在榻米上,外面围了皇后、金贵妃及杨贵妃,太后侧坐在外围。

    刘公公正要宣扬他晋见,被他示意摆免。

    他忧心如焚的疾走而入,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到来。

    金巧巧目光盯向皇帝瞬间花老十多岁的面容,心中已有几分了然,皇帝突然病倒,定然与南宫轩辕命自己给他所服的药粉有关!

    她不慌不忙的起身,将位置让给杨贵妃,杨贵妃本来深得皇帝宠爱,而自从她入宫之后,皇帝便夜夜到她殿中笙歌,早将她冷落起来。

    杨贵妃得了位置,一脸感激的朝金巧巧颔了颔首,谁不想在皇帝生病期间嘘寒问暖,以备日后得到恩宠。

    金巧巧同样朝她颔首,在皇帝未归西之前,她仍得敷衍宫中的妃子,她打小看惯人情世故及世态炎凉,自是不会蠢得将自己暴露!

    皇后站着,她忧心重重的看着榻上的皇帝,心里涌起阵阵惆怅,她渴望自己的儿子能继承皇位,却也不想皇帝早死,她还年轻,可不想下半辈子守寡过日子。

    太后侧是冷静的坐着,她活了六十多岁,生老病死早已看透,不过皇帝平常身体无大碍,这突然间就倒下,莫不让人吃惊。

    南宫烈焰先是朝太后跪拜行礼,他虽不喜太后,基于礼仪,不得不跟她请安。

    太后在见着南宫烈焰时,眸底的惶恐一闪而逝,他长得较是柔美,个中的神韵与他母妃有几分相似,她每回在见到他时,心中皆涌起恐惧,似是做贼心虚般。

    南宫烈焰在太后免礼之后,便踱步向皇帝,他掀长的身体走向榻米,目光在睨见金巧巧时,审视的瞅了瞅她,她闪躲的避开他,不敢与他对视。

    皇帝半眯缝着眼,他只觉得浑浑噩噩的,全身啪啪的,完全使不上力气!他想抬起手都觉得非常的艰难!

    杨贵妃紧紧执着皇帝的手放在自己脸颊处磨蹭,一脸妩媚的凝视着他。

    金巧巧睨见杨贵妃那模样,心中可鄙视得紧,禁不住腹诽道:果然胸大无脑,她这会儿纵是脱光了皇帝也看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