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下不为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2032字

    慕苡晴兀自向外走去,南宫烈焰亦紧亦慢紧追其后,皇宫可不比外面,随处暗藏隐患,若稍微不注意让人揪了话柄可不是闹着玩。

    外面,小翠正在南宫轩辕的马车内等候,而南宫轩辕与冯铭侧也在等候。

    慕苡晴此时再见南宫轩辕全然是新的面孔,她原来迷蒙的眼眸变得清澈无比,她甚至刻意与他拉开距离,他即将成亲,她再与他走得太近,不但诋毁了自己也让人落下心眼。

    南宫烈焰见自家小娘子与南宫轩辕自动拉开距离,打从心眼里开怀,他就怕她沉迷不知返。

    南宫轩辕与南宫烈焰坐一边,慕苡晴侧与小翠坐一边,冯铭在外赶车,车厢内异常的沉寂,一股窒息感油然而生。

    小翠可不敢出声问小姐,她之前进宫到底发生了何事,而她与冯铭在外面,差点要将她给吓死,她心有余悸的朝外面凝了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面对几位高高在上的主子,她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

    慕苡晴因为起得早,又没吃午膳,此时饿得慌,肚子在悄悄的嘀咕叫。

    南宫烈焰与南宫轩辕俩人那是各怀所思,早没了往日的交情,纵然是说起话来也极为谨慎,就怕让人偷窥了秘密般。

    南宫烈焰早对南宫轩辕心存异样,他不会再对他交心,可也没让对方怀疑自己。

    南宫轩辕发挥自己幽默的强项,出言打破这可怕的沉闷。

    “六弟,最近苡晴在跟我学乐器,我还没空告诉你,瞧你这鼓腮腮的脸,莫不是吃醋了吧。”他开玩笑道,不过是想让南宫轩辕解除对自己的警惕,他必须要让南宫烈焰认为自己并无恶意,即使他原意是要让他误解,此刻却在伪装自己,明眼人一听便知他将所有责任推到了慕苡晴身上。

    也只有慕苡晴昏昏欲睡没有解读出来他话中深含之意。

    “谢谢四哥抬爱,她能学富五车,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会责怪她先斩后奏。”南宫烈焰脸上淡淡的神情,他眼睛微微睨向慕苡晴,却见她半睑着睫毛,似是睡着的模样。

    她饿得前胸贴后背,又岂能睡着,姑奶奶她是饿得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好么!她安静的聆听那俩男人的对话,心中也悄悄的衡量起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思忖着哪里不合适。

    她太过贪婪,这古往今来皇室联姻不过是为了各自利益,她若离开南宫烈焰,一个二货,谁还会看得上?她之前还妄想着南宫轩辕会与众不同,却在听见他即将与李滢成亲的事情后,似乎瞬间清醒过来,她放纵自己向南宫轩辕靠近,岂知一切全是自己自作多情的一厢情愿!

    南宫轩辕见南宫烈焰不咸不淡的回应自己,这完全符合他的个性,便消除了对他的怀疑,他猜测南宫烈焰并没有在自己身上察觉什么,否则早就质问了。

    南宫烈焰半眯缝起眼,他怎不知南宫轩辕的想法,在没有证据之前,任何人皆可疑,况且最近他频频出现在宫中,莫不让人生疑。

    他们所处的位置名叫帝都,离皇宫并不远,中间隔了段约为一公里的树林,再穿过一条河流,商都便近在眼前。

    慕苡晴勉强撑到家没有饿昏,等到了王府门口,她在小翠的搀扶下,恹恹的跟南宫轩辕道再见后,便直接往府内奔去。

    在已经是临近傍晚,晚饭即将开始,她能不饿么!

    其实刚刚在途中有小商贩,可她死要面子没有让冯铭停车买吃的。

    此时的她望着桌上香喷喷一桌子菜,狼吞虎咽起来,活似几天没吃饭般。

    小翠一个劲的叫她慢点慢点,她哪里故得那么多,只想好好的填饱肚子。

    南宫烈焰随后进来,见她饿狼投胎的穷酸样,权当没睨见,独自坐在一旁,用毛巾擦拭过手后,拾起筷子优雅的用餐。

    他细嚼慢咽,挟菜缓慢,举手投足间洋溢着一股高贵。

    楚管家立即上前服侍,他见爷与福晋一同归来,想必二人已和好,心中暗自窃喜。可再见二人完全没有互动的进食,心中又担忧不已。

    慕苡晴将桌上大半的菜都吃完,这才觉得身体恢复了力量,全身都棒棒的,连站起来都觉得自己力大无穷。

    她凝视了眼对面的南宫烈焰,他斯文的嚼着嘴里的美食,面容淡淡,一副讳莫高深的样子,再望眼自己面前的盘盘碗碗,跟他面前整齐有序的位置一比较,简直惨不忍睹!

    “小翠,走。”她朝身后的小翠一声大吼,便甩袖离开,再也不看南宫烈焰一眼。

    等她走出门口,楚管家再伸长脖子朝外面张望几下,才壮着胆子轻声问南宫烈焰:“爷,你怎么与福晋回来啦?”

    “她入宫了,楚叔,以后我的事情你少在她面前唠嗑,下不为例。”南宫烈焰蹙了蹙额头,他并不愿意将她牵扯进来,以便那图谋不轨之人日后有机可趁。

    “是爷,我错了。”楚管家自动请罪,他未经爷的允许一时气急之下将事情给道出来,确实是他不该。

    南宫烈焰并没有接着责怪楚管家,他虽是他的管家,忠心耿耿他有眼目睹,他虽是为他好,而一但涉及他家小娘子的事情,他就犯了难,他只想将她好好的守护在王府中,若她想外出,他希望陪伴在她身边那人是他,而非像今日这般让别的男人取代自己的位置。

    饭菜美味可口,南宫烈焰却吃得极少,他几乎每样品尝过后,便停下手中的筷子,独自起身朝外走去。

    楚管家等南宫烈焰走远,才敢大口的喘气,他真后悔自己多嘴,若福晋因为他的话私自出府出了意外,爷就是不要他脑袋搬家,他也担当不起责任,爷比他想象中,更加的在乎福晋……

    慕苡晴与小翠绕着小湖走了一圈后,便一头轧进房间内看书,再也不愿出来。

    待小翠下去吃饭后,她才睨了睨屋外,她刚刚分明察觉有动静,为何她一眼望去却是任何人没有,声响也像是她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