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恶梦连连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3本章字数:2098字

    南宫烈焰从外面闪身而过,从半敝开的门缝,他睨见她窈窕的身影伏在桌子上,不知在看什么非常的入神。

    他并打算去打扰她,他还有大堆的事情等着去处理。

    书房里,他将郭蓉唤来,郭蓉便将这几天慕苡晴的所有行踪一五一十的汇报。

    她既没有往南宫轩辕的府邸跑,亦没有在外面惹事,挺好。

    郭蓉在最后却提醒道:“爷,我发现最近似乎有人在跟踪福晋,那日她刚刚从四爷的府邸出来便被人一路追踪到咱们王府,不过幸好他并没有做恶,只是观察一阵子便无趣的离开。”

    那人身手不错,应该跟她不相上下!

    “以后要更加密切的保护她的安全,你一人惹担心有闪失,可唤几名暗卫来帮忙。”南宫烈焰一边敲桌面一边道,他已经猜测到事情的原始,莫不是四哥想从她口中得知他的行踪,才派人跟踪,若被他的人捷着,也有理直气壮的借口!

    “是。”郭蓉哪里敢轻敌,她下去之后,果然找来了自己的得力手下,与自己同时暗中保护福晋的安危。

    再说慕苡晴,她饱餐后,看书没多久便困得不行,迫不得已早早上床休息。

    她翻天覆地的睡不着,最后好不容易睡着,也是恶梦连连,她额头泛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一路下滑,睡在她外面的南宫烈焰拿来干毛巾轻轻的替她擦拭,她久不久会做恶梦,此次跟以往不同,她仿佛在斗争,嘴巴也跟着慢慢的蠢动,特别的着急与愤怒。

    她梦见郭雪妮正拿鞭子抽打娘,她诬赖她偷吃了她的乌鸡汤,她不肯承认,她拿依仗着那所谓的家法,要将她给教训!

    她倔强的噘着嘴,死也不肯认错,她没有做过的事情她绝不会承认!可郭雪妮真的抽她,她似乎想要用尽全力的将她打死才甘心!

    鞭子刚刚抽在她身上,她浑身便像跌进了十八层地狱,痛得死去活来!

    听闻她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匆匆赶来的娘,不顾一切的扑在她身上,那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抽打在娘瘦弱的身上……

    她记得便是从那一次起,她学聪明,也听话了,听从娘的话,再也不忤逆郭雪妮,见了她便远远的翘开走……

    可是自打那回之后,娘的身子骨更差了,隔三差五的会生出些毛病来,腰痛,膝盖痛,常常卧病在床,却也因为如此,让郭雪妮更加变态的折腾她们,她认为娘这病西施是故意刁难,随后将目标转移到她身上,而在她每次被折磨得即将断气时,慕苡淋便会出现,她关切的扶起她,甚至为了她与郭雪妮顶撞……

    以前她或许会看不清,可如今,即使在睡梦中,她仍然睨得清清楚楚,慕苡淋每回出现的时间非常凑巧,她总在自己被折腾得差不多的时候才会假惺惺的过来安慰自己……

    南宫烈焰不断的给她擦拭,她似乎越来越激动,他想将她摇醒,他不想看她那痛苦的神情,后来他直接将她搂在怀中,轻抚着她的背脊安抚她狂躁的情绪。

    渐渐的,她冷静下来,她梦见自己掐死了郭雪妮,她了无生气的没倒在地上!她替娘报仇了,她终于替娘争了一口气!

    南宫烈焰心痛的抱紧她,她小小年纪,在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太多,自己不该再与她呕气,他曾经放言要保护她,却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间将她往外推,他算什么男子汉……

    翠日,慕苡晴缓缓睁开美眸,映入眼睑的是南宫烈焰妖娆的俊脸,虽冷若冰霜,却没有拒人千里,她愕然愣住,不懂他是何时爬上了她的床?

    她轻轻一动,南宫烈焰便警惕的睁开了眼眸,他抿了抿嘴,谄媚的道:“娘子早安。”

    “…………”慕苡晴仍是难以消化,她有原谅他了么?还有,他昨晚没有趁她睡着是将她那个什么吧?

    她立即悄悄的将胸前的被子给往上拉了拉,待眼角睨到自己的手腕时,见那白色的袖口,方安下心来。

    南宫烈焰见她窘迫的模样,忍不住逗弄她一翻。

    慕苡晴却不给他机会糊弄自己,她迅速的拔开他环在自己腰上的大掌,一骨碌的弹跳起来,可她动作太快用力过猛,整个人便撞到了顶上的蚊帐!她只觉得咚的一下,头痛得让她满眼冒星星!

    南宫烈焰立即沉声问道:“疼吗?这该死的帐顶,待会我让人把它给拆了!”

    “……”慕苡晴活见鬼似的瞅他一下,他刚刚的话,太窝心,她差点被迷惑了……

    南宫烈焰却一脸认真的回凝她,他翻身下床,将她一把抱下来。

    慕苡晴一脸懵逼的傻了眼,他这算怎样,是想要跟她和好么?

    “小姐!”门倏的被人从外面拉开,小翠猝不及防的走进来!

    然后,她慌忙将门极速带上,自己逃也似的滚出去!她刚刚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王爷抱着小姐!他们和好了吗?那真的是太太太好了!她忍不住要放鞭炮来庆祝一翻!

    “放我下来!”慕苡晴被刚刚小翠那一声巨响给弄得,整个人都苏醒过来,她朝他忿忿道,她刚刚可糗大了!

    南宫烈焰依言将她轻轻放下,而后兀自拉开衣柜准备找衣裳穿。

    慕苡晴觉得怪了,是谁当初要自己伺服他穿衣梳头来着?

    敢情那会儿是矫情吧!

    她对南宫烈焰了解确实少得可怜,在她之前,南宫烈焰所有的衣物均是一名叫小蓝的丫环给打理,便是他清晨起床后的梳洗亦是那丫环一手包办,却以为娶了个美娇娘可以换换新手法,谁知他悲凉的苦逼生活刚刚开启,他的小娘子非但不肯替他张罗每日所穿的衣裳,便是他那头乌黑的长发亦要自己亲自打理!

    此刻,他便想拿出今日所穿的衣裳。

    慕苡晴怕他胡乱翻腾会瞥见自己的宝贝,情急之下破口而出:“那个,我替你拿衣裳。”

    南宫烈焰听得直接愣住,他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误听?

    慕苡晴上前将他推开,小小的身体挡在衣柜面前,麻利的将一件浅棕色的外袍递给他,然后自己的也顺便拿了出来。

    南宫烈焰可是矫情到底了,他深深凝视她好一会,才挑眉道:“帮我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