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机关算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2022字

    南宫烈焰携着她,倏的扑进幕布中!

    幕布倾泄而下,霎时将俩人的衣衫淋湿!

    慕苡晴这才转瞬间,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窄小的洞穴!

    这是怎么回事?她正诧异着,南宫烈焰将她往里面推了推,她没有怀疑的朝里面走了几步,黑暗的洞口,外面的幕布将里面的一切都遮掩住,她眼睛有些朦胧,看得不真切。

    可走了大约三十多步之后,面前俨然是另外一翻天地!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间十分奢华的房间!

    她正要继续向前,被南宫烈焰一把拽住!

    她猜疑的看向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小心有机关,跟着我的脚步走。”他越过她,兀自朝前走去。

    他的步伐非常的奇妙,第一步出去,第二步便是八字形,等到第三步的时间,脚尖踮起,否则一脚下去必死无疑!第四步仅仅是左脚可踮起,右脚的位置整个都是陷井!

    她就觉得奇怪了,这弹跳过去,或者使用轻功不就行了?南宫烈焰却告诉她,设计的时间,他按照自己的步调设了机关,弹跳距离落地的地方,他挖了井,只要落地,必定跌落他的陷井,而井下他安装了脚夹,跌下去必定中招,任你想动都动不了!

    那直接跃起来不快?那更加是死路一条!因为他在刚刚他们站立的地方设置了弹簧,只要你身体使力跃起,必定被弹簧给弹飞,直接被刮出洞外,直接掉落刚刚外面的死潭内!

    这般说来,这间小房子是他设计的?

    她惊谔的凝望向他,房间设计高冷,除了黑色便是白色,深沉没格调,这确实是他这冷酷的性格!

    随着他的带领,她小心翼翼的走过机关,最后平安落地。

    她嘀咕着问:“这房子还能能往哪里?”

    如果不小心闯入,中了他的机关只能等死,若是没中机关,又能去哪里?

    南宫烈焰伸手指了指南面道:“你只要朝着墙面轻敲六下,它自会感应,然后你再用力推开隐形门,再走大约五百米,连接另外那头的是咱们的邻国,天国。”

    而另外那头,他同样设置了机关,如今六年过去,没有任何人成功闯过他设置的这道坷。

    “天国?”她冥思苦想一翻,结果发现自己竟然对他口中的天国一无所知!

    南宫烈焰走向床头的位置,直接从床头的小型柜子中拿出一件男式长袍,递给他。

    刚刚被幕布淋湿了身,若不换干衣裳,他担心她会感冒。

    慕苡晴接过白袍,犯傻了,她略微报羞的瞟了他一眼,他正眼睁睁的盯着自己,叫她怎样换衣裳?而且,这才一件外袍,换跟没换压根没区别,因为里面都是湿的。

    “吹啾!”她倏的打了个喷嚏!身体莫名的冷起来!这真是要感冒的节奏吗?

    “焰,咱们先回去吧,改日再来。”而且她换了衣裳他自己没得换,那不同样得感冒!

    南宫烈焰想再呆一会,这里安静,可以洗净人的烦恼。可见她忍不住要打颤的身体,便改变主意,他揽住她,陡然间飞跃而起!

    “你不是说……”

    她记得他刚刚说有弹簧装置!那等下他们落地是,那不要被弹飞出去?

    哪知南宫烈焰竟然是揽着她一路飞跃,直到远离了房间才定下来!

    呵呵!慕苡晴傻笑,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只要不在弹簧的位置停顿不就好!不过这是因为知道了机关的位置,若不曾知晓,谁会朝着黑漆漆的洞穴冲进去!

    再次被幕布淋了一遍后,俩人安然落到马背上。

    浑身湿透的俩人,衣衫紧贴,她凹凸妙曼的身段竟然异常的勾魂摄魄!南宫烈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被火焰点燃!

    而考虑到俩人的健康,他只好策马奔腾,让马儿飞也似的往皇城赶。

    他将那件干衣裳罩在她身上,自己紧贴着她,喘息那是一下高过一下!

    慕苡晴只觉自己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头也有点痛,她便倚在他怀中,放纵不羁的将整个身体靠在他胸膛上,凭那凉风阵阵吹过,身体竟然是渐渐的恢复了暖意!

    回到王府后,南宫烈焰直接抱着她冲进屋内,就怕她着凉了感冒。

    慕苡晴睡着了,她酣睡的娇俏模样令他不忍心吵醒她,便放慢了步伐,蹑手蹑脚的推开寝室的门将她抱往床上,用被子将她包裹住。

    金巧巧带着李伶,气势冲冲的奔赴到南宫轩辕处。

    冯铭见她到来,哪敢怠慢,直接便跟南宫轩辕通知。

    幸好南宫轩辕没外出,否则她便扑了空。

    南宫轩辕一来便屏蔽了多余的人,此时宽敞的厅堂内,仅剩下他与金巧巧。

    金巧巧一见面,立即不顾形象的扑向南宫轩辕,她在他怀中哭啼着道:“你欺骗人家!你为什么要瞒着人家娶李滢!”

    他娶了李滢,日后即使她助他登上皇位,那后位也不可能属于她,她顶多像如今一般,也就一贵妃而已!

    因为那李滢背景不错,而且人比花娇,要将南宫轩辕的心稳住,再将自己给一脚踹开,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南宫轩辕自知此事无法隐瞒,如今金巧巧找上门来闹事,他若不妥善处置,就怕她要无理取闹!

    他轻抚着她的背脊,柔情似水的安抚道:“小巧,李滢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我娶她是太后的安排,再说,我娶亲后,咱们的关系更好处理,自然也不会有人怀疑。”

    “不行,你娶亲后肯定会抛弃我,再也不需要我了,人家好可怜……”金巧巧一副哭得肝肠断裂的模样,只不过她眸中闪过凌厉,快速得连南宫轩辕那般精明的人都不曾察觉。

    “小巧,我爱你,我的真心天地可鉴,你放心,日后等我大事所成,与我并肩的必然是你,只有你的智慧才配得上我南宫轩辕!”南宫轩辕不愧练得一副好口才,这油嘴滑舌的话随口便出。

    “些许当真?”金巧巧原来沾满泪水的眼眸瞬时扑朔迷离,她张着睫毛闪烁几下,顿时妩媚娇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