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无情的良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2019字

    慕苡晴以前或许会对他的话抱有怀疑,在经过南宫轩辕的教训后,深知他当初保留的用意,便顿时明了。

    她睨了睨他慵懒的模样,嘴巴不自然的开口道:“以后一定要告诉我,爹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我真不希望他有半点闪失。”

    而在战场上随时面临着生命的危险她是知道的,这般跟南宫烈焰提要求,只是想知道得更多一些。

    南宫烈焰闪电般窜到她跟前,快速得她连眼睛都未曾泛停!

    他伸出长臂将她带进怀中,摩挲着她的头低喃道:“你还有我。”

    她总是要将他排斥在外,这种感觉非常糟糕!

    “呃。”她虚应一声,瞬间被温暖的感觉填满空缺的心房。

    他的怀抱一如他的人那般冰冷,他全身仿佛都是冰块制作,虽然与他没有距离的依偎,她却没有感觉到他身上的温暖,除了他的气息是温热的,他的每一个部位都是寒冷的……

    她不知道一个人,到底是什么原因致使他像块千年寒冰,只希望能用的力量捂热他的心。

    翠日,南宫轩辕成亲的盛宴可谓是空前绝无,比起南宫烈焰那时候的要多上几十桌,毕竟这是多了李滢的远亲及那些巴结太后的人。

    南宫烈焰携着慕苡晴,坐着马车,带着楚管家与小翠赴宴。

    门外迎接贵宾的竟然是太后的贴身老嬷嬷,莫怪今日的鞭炮放得特别的响亮,莫不是率先替李滢打响了头炮!奠定她这新晋福晋的地位,更加让人看清她身后的背景,料想日后不敢有人对她放肆。

    南宫烈焰与慕苡晴走入府中,楚管家与小翠自然被领到丫头与管家的位置招待。没错,帝都这习惯非常不好,随身而来的丫环与侍卫根本不得随主入厅,而是被带到专门为他们的身份准备的宴会地点!

    南宫轩辕脸上泛着红光,那叫春风得意,整个人除了应对谄媚奉承的来者外,笑上一直洋溢着玩世不恭的表情,让人羡慕妒嫉恨,想他风流成性,竟然娶了郡主成了乘龙快婿!

    慕苡晴远远睨向南宫轩辕,才察觉当初自以为是的悸动,不过是自己不谙世事的懵懂,如今看清楚后,暗笑自己痴傻。

    今日的南宫轩辕一身大红衣裳,头戴新郎帽子,威风凛凛又风流倜傥,任谁见了都是羡煞的份。

    南宫烈焰紧握着她的腕,他领着他走向南宫轩辕。

    他还担忧她见着四哥会心情惆怅,从刚刚她坦然的神情来看,她早已释然,又或许当初不过是自己猜忌,她并没有对四哥抱有任何的想法。

    此时的南宫烈焰一袭蓝袍罩身,外面还披着件深色的外袍,在这炎热的天气中他这包裹得厚严的模样,更加坐实了他身体骨脆弱的事实,周围的人只敢窃窃私语,根本不敢上前搭讪,毕竟他浑身散发的冰冷寒气,没人敢自计无趣。

    慕苡晴却是一身速腰青裙,长发垂肩,额前的刘海绑成鞭子跟着垂帘于脸颊边,头上别了个小发鬓,上面别了支翠绿的发钗,简单不失高雅,美丽又不奢华,比起盛装出席的他人而言,她的纯粹无形中将那些胭脂俗粉给压下去。

    南宫轩辕在睨见慕苡晴的瞬间,他只觉自己呼吸一紧,心中某个地方被用力狠狠的敲打了一遍……

    “四哥,恭喜。”南宫烈焰淡淡道,他的声音素来像他的人,从来都是冷冰冰的,只有熟悉他的人知道,他从来不曾热情或者激动过,他仿佛天生如此,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使他大喜大悲。

    “六弟,今天陪四哥多喝两杯。”南宫轩辕正色道,目光若即若离的看向慕苡晴,她的美丽超乎他的想象,他发觉自己早在不知不觉中被她俘虏而不自知……

    “咳……四哥,你明知我身体不好,等我养好身体再找你陪罪。”南宫烈焰佯装轻咳,便掩住嘴不断的加重呼吸,以此来证明他的身体确实是一天不如一天!

    南宫轩辕见状不好强留,便惺惺作态的道:“真可惜,不如就让弟妹替你先喝两杯吧!”

    此时,他的目光才能明目张胆的放到慕苡晴身上,以前他可以放纵不羁,如今娶了李滢,又是新婚,他必然得收敛些,否则她告到太后那去,那可有苦头吃。

    “四哥,苡晴她昨天刚刚淋了一场雨,有些小感冒,下次吧。”南宫烈焰推托道,四哥心术不正,他现在已经当他是恶狼般防备着。

    南宫轩辕见慕苡晴状似吸了吸鼻子,这才半信半疑的放过他们,后面跟着来了金巧巧,他便放过他们,越过身去招呼了。

    金巧巧出现在他的宴会上实仍稀奇,她身份毕竟不同。

    而她的理由非常的强大,她爹生病了,她替代而来!

    而且还带来了皇帝的手谕,她直接当众宣读。

    在场的人一听圣旨到,莫不规矩的下跪,直接叩头高呼,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这圣旨不过是说恭喜之语罢了。

    南宫轩辕接过旨意过,便起身,他与金巧巧四目相对,金巧巧面上非常的淡定,她代表的是皇帝,自然是被众人所莫拜,只不过南宫轩辕今晚即将与李滢洞房,她心里气愤能耐,她能来,敢来,完全是豁出去了。

    厚厚的胭脂将她昨晚哭得红肿的眼给掩饰住,此时的她有着精致的装容,若不细看,极难察觉她的憔悴。

    她好整以暇的瞅着南宫轩辕,他今日特别的帅气,可惜他这新郎的装扮是为了别的女人!

    她悲凉的裂唇一笑,其中的心酸唯有自己心知肚明。

    “四弟,恭喜。”她轻抿唇瓣,苦涩的开口道。

    她伪装得极是成功,她脸上微笑,让人皆以为她是真心诚意的来道贺,而她前来,不过是想看看南宫轩辕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言,他不过是听从安排而已!

    如今看他一脸的意气风发,她觉得自己真是愚蠢致极!而此时,她原来的决定也有所改变,为了自己的将来,她务必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