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分外眼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2077字

    李滢听见金巧巧的话,她心底颇有微词,不过,她并非是斤斤计较之人,在此成亲之日,所有的事情她皆可以睁眼闭眼,毕竟日后的时间太长,她不希望给自己留下不好的开端。

    南宫轩辕听金巧巧所言,并不觉不馁,他客气的跟她道:“谢谢金贵妃,日后我会常携娘子回皇宫去探望大伙的,今日金贵妃代表皇上前来道贺,可真是让寒舍蓬荜增辉哪!”

    “呵,四弟这府邸地处黄金地段,府上设计别出心裁,这屋内的每一件物品怕是价值连城,又怎会是寒舍,四弟可真谦虚!”金巧巧眼角微翘,余光若即若离的睨了睨南宫轩辕,别有用心的意味非常明显。

    南宫轩辕既不能得罪了金巧巧,同样不想让李滢难堪,左右为难两边不得闹翻,此刻,他必须先将金巧巧打发,否则让她一直呆下去怕要说漏嘴。

    李滢听金巧巧此言,思忖着她该不会是以前来过,否则怎出此言?

    “四弟,本宫仍有要事,暂且不久留,难得趁机出宫,本宫回娘家一趟,至于宴席就留下次机会再同吃。”金巧巧见南宫轩辕的脸色渐渐的阴沉,这才没有久留,她待会回趟娘家,出嫁至今,她是不曾回过一次!

    南宫轩辕是巴不得将她这尊佛给送走,便恭维几句,然后跟李滢交待一翻,便亲自将金巧巧送到出去。

    金巧巧走在前面,南宫轩辕在后,金巧巧神情从容自若,丝毫不见方才的狭隘,她一路笑面迎人,对凑上来谄媚的人也是客气回馈。

    慕苡晴见金巧巧离开,而南宫轩辕亲自相送,再见其他谄媚的人也是一路欢送至门外,心中冷笑,她的排场可真大,她这招狐假虎威可谓是发挥作用到极致。

    待金巧巧浩浩荡荡的来,风风光光的离开后,原本就热闹不已的宴会那是更加的喧嚣,因为已经准备开饭了。

    南宫烈焰一直陪伴在慕苡晴身边,没有离开她半步。

    那些个官臣虽恐怕南宫烈焰,然而为了巴结他,不得不壮着胆子上前来敬酒,皆被南宫烈焰以茶代酒推了回去,他不能沾酒,他身内的毒素与酒是完全抵触,若是他碰了酒,毒会立即发作,他十八岁那年就差点因此而丧命!

    慕苡晴自是不知,她只道他是不好酒罢了。

    他一直冰冷的与前来谄媚的官臣碰杯,话却少得可以,千遍一律的,嗯,呃,是,仿佛他的字典里只是一字经!

    最后那些人见他高冷的酷弊疏远,便讪讪的在原位吃喝玩乐。

    等到南宫轩辕走来道谢时,慕苡晴高昂着头,她似笑非笑的回眸,璀璨若星晨的明亮黑眸闪烁着光辉,她眸底闪过一道悲伤的痕迹,却告诫自己不过是自己年幼无知,怪不得他人。

    南宫烈焰也仅是敷衍式的碰了下杯,便坐下,没有拖拉着南宫轩辕继续逗留。

    南宫轩辕掩面喝酒,他未醉,眼却早醉,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假装无意的睥睨向慕苡晴,她顾盼生姿的娇媚,使他久久抽不回自己的神志,便佯装有几分醉意,整个人变得涣散许多。

    这般重要的场合,又岂能少得了南宫苛泽的出现,大家正用餐,便听迎贵宾的冯铭匆匆来报,二皇子回到!

    冯铭话音刚落,便见南宫苛泽领着慕苡淋,大摇大摆的往屋来步步走来。

    南宫苛泽脸上洋溢着一贯的调侃神情,而慕苡淋侧是高傲的蔑视会场,除去方才离开的金巧巧,这里便属于他们夫妇二人身份最高。

    南宫苛泽身穿一袭浅蓝束腰衣裳,无形中竟然与南宫烈焰撞了衫,可细瞧之下便不难发现,虽衣衫款式差不多,穿在不同的人身上竟然是截然不同。

    南宫烈焰浑身充满高贵霸气的冷漠气质,他不怒而威,一个眼神便足已教人疹了胆。

    而南宫苛泽身上即使也飘荡着贵气,奈何他终日沉迷于女色,又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除去大家先入为主的主观意识外,他比南宫烈焰矮半截,身体又略显臃肿,完全无法驾驭蓝色调的气场!

    他的服饰自是慕苡淋亲自打理,并非慕苡淋眼光差,到底是因为他碰上了南宫烈焰这活脱脱的衣裳架子,才被无情的秒到西边……

    那慕苡晴也是巧心打扮了一翻,粉脂涂抹,粉色衣裙,给人一种洋娃娃的即视感。

    慕苡晴嫌恶的瞪了慕苡淋一眼,她自从知道真相后便视粉色为罪恶,再思及自己以前穿的全部是慕苡淋施舍的粉色系列,而且那些衣裳全部是故意丑化她的款式,霎时间有股冲动,想当场撕了慕苡淋那假惺惺的面具!

    南宫烈焰仿佛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刚想走出去给慕苡淋找麻烦,她的手腕便被他的大掌包裹住,他倏的附近她,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弄得她报羞的垂了垂眸,就怕与他碰触。

    “娘子,冲动是魔鬼。”他轻言道。

    在旁人眼中却尽然是别翻景色,只见南宫烈焰亲呢的靠近她,他轻启唇瓣,似乎朝着她白皙的脖项亲了一口!!

    素来不近女色的南宫烈焰竟然当众偷吻他的小娘子……,这消息太过于震撼,灌得人的大脑那是完全措手不及!

    而当事人却全然不知,他们刚刚不过是一句话,早已经使全场闹翻了天,阵阵窃窃私语此起彼伏,就连相隔两桌的慕苡淋也是又气又恼又恨,她气慕苡晴与南宫烈焰的恩爱,恼自己刚刚没有找她麻烦令她当众出丑,恨自己身份地位分明高高在上,却拿她无折!

    最后她将目光收拢回来,却不经意间睨见南宫苛泽在痴痴的凝视着慕苡晴,当下气得要爆炸!特别是南宫苛泽温顺的眼神,她从来不曾发现过,而他自从成亲之后,对她常常破口大骂,哪里还有温柔可言?

    好你个慕苡晴,居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来,光明正大的勾引男人,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慕苡淋被心中的小九九给掐得即将失去理智,不行,她一定不能让慕苡晴这贱人抢光风头,她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她突然起身,没有任何预兆的朝苡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