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双面娇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2053字

    只见南宫烈焰一副痛苦的神情,他勉强攀附着慕苡晴才得以站直身体,气喘呼呼的淡漠道:“四哥,我回家休息休息就好,那六弟便先行告退。”

    慕苡晴眼眸中尽是担忧,南宫烈焰这身体说病就病,她还真犯傻,她搀扶着他往外走,也顾不上刚刚慕苡淋一事。

    马车上,慕苡晴正搀扶着南宫烈焰坐好,待与南宫轩辕等人告别之后,便入下帘子,踏着夜幕,驱离南宫轩辕越来越远。

    南宫轩辕盯着远去的马车,若有所思,他觉得南宫烈焰那病来得太过突然,可又睨不出端倪,因为他刚刚有故意帮忙搀扶,还顺便将南宫烈焰的脉搏给探了探,他脉象正常,完全不像病的模样,可他全身冷若冰块,这又是摸不着头脑的!

    等离开南宫轩辕的府邸有一段距离之后,南宫烈焰才缓了缓面色。

    慕苡晴一直是忧心如焚,她瞅着南宫烈焰紧皱的眉宇询问道:“你真的不需要看大夫?”

    她感激他刚刚替自己出气扇了慕苡淋一掌,可若因此而致使他自己落下病根,那才叫得不偿失!她纳闷的是,他是练家子的,身强力壮,身材也是一级棒棒哒,怎会突然间就喘成快死的样子?

    南宫烈焰调整了下坐姿,尔后好整以暇的瞥她一眼,神情自若的耸耸肩,等他提了口气,脸颊竟然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这……这……!慕苡晴见他变法戏似的将那脸的肤色变换自如,霎时间看得懵了眼!

    感情他刚刚快断气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害她还吓得手忙脚乱!

    她当下便黯然神伤,为这男人拥有表演的天分而想要跺脚!

    南宫烈焰见她噘起嘴,生气了。

    他将她揽进怀中,劈头盖脸的道一句:“你要学会适应。”

    适应他人前人后的变态模样吗?可他要变脸前好歹也给她个暗示,否则哪天真会被他吓出病来!

    “你为什么要扮演双面人?”慕苡晴同样是劈头就问,南宫烈焰似乎掖着太多的秘密?

    “人心险恶,你不经历了?”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脸蛋,水嫩嫩的,让他爱不释手。

    确实!慕苡晴打从心里赞同他的观点,若非情非得已,谁又想终日揣着那千年寒冰的扑克脸生活!

    “你的事便是我的事,只要有我在,谁也涌想来伤害你。”他蓦然间,似是有感而发,又像是给予承诺般,慕苡晴听得头脑嗡的一下炸开,完全忘了反应!

    除了爹之外,他是第一个说要保护自己的男人!她心底某个地方顿时柔软下来,阵阵荡漾起的悸动,在心底慢慢的泛滥开,漫延到全身的每个细胞,一种满足,一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悄悄的将她紧紧包裹住。

    她杀了郭雪妮,在外人眼中是罪不可赫的,也唯有这一点,给她的双手沾上了肮脏,可她并不后悔,纵然再来一遍,她仍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替娘报仇雪恨!

    南宫烈焰有武功,他又岂会因为那一巴掌而要了他的命!她想通之后,不由得暗暗责备自己没有用心,若是刚刚微微留点神,便不会看不出他敛着的眸中是自若的。

    马车在朝前行驶,慕苡晴正准备瞌睡,耳边便听闻阵阵冷嗖嗖的晚风吹拂,还伴随着沙沙沙的声响!

    秋天来临,天天转凉,然那声音却不似正常的风向吹动,似乎带着某种迫逼感,她虽没顺风耳与千里眼,仍察觉出空气中弥漫着不寻常的气息。

    南宫烈焰警备的竖起耳朵,转瞬间脸色微变,他命令楚管家将马车喝停,并且令他与小翠坐进马车来!

    楚管家见爷面色凝重,立即察觉事情的严重性,顿时沉默下来,看来那些人复苏了,隔三差五的来暗杀,距离上次遇刺,不过一个多月,看来对方是加足了马劲要将爷斩草除根!

    小翠哪见识过这等场面,脸颊骤然呈现惊恐彷徨,双目害怕的瞅向小姐。

    慕苡晴经过上次之后,再加上如今有些技术傍身,倒是淡定许多。

    南宫烈焰叮嘱他们千万别出去,还要抓紧绳索,便掀开帘子,独自一人走出马车。

    他两手紧握马绳,从怀中掏出一袭面纱,果断的将它绑在脸上,再抬眸,俨然如夜幕中的雄鹰,凌厉的眸穿透路面,冷冽的气息瞬间遍布周围,让人闻风丧胆的鬼诡弥漫在四周。

    他伸脚往马肚子用力一踢,正中马腹,马儿腹部受乱,刹那间似疯了般,抬蹄嘶鸣几声,而后似闪电般快速奔腾起来!

    马儿奔驶似闪电,快速得让人瞪目咋舌!迎面刮起的大风,将帘子掀起来,小翠早吓得花容失色,她扶不住柱子,不小心磕到楚管家,慌乱之下揪着他紧抓,可马车一个颠簸,她竟然没有任何预兆的撞进了楚管家的怀中!

    楚管家并非见死不救之人,他犹豫几秒,便伸出双手搂住小翠,却没有任何逾越之举。

    慕苡晴不想南宫烈焰突然策马奔腾,也是被颠簸得左摇右摆,幸亏她学了些皮毛,使出内力攀附住柱子才勉强稳住身体。

    夜魅越发的妖艳,高空明月浩浩,星星也早露了脸来相伴,道路两旁边,隐隐传来阵阵孤寞的狐鸣,给这宁静的夜更增添诡异的氛围。

    慕苡晴正欲悄悄掀起帘子朝外面张望,便听见‘喻’的一声,是南宫烈焰将马儿给喝住。

    夜色中突然间跃出一名黑衣人,他仅露眼睛,全身黑衣包裹,完全看不清面容。

    待他现身后,一名同样装扮的同伴出现,他们二人一高一矮,从外形来看,不难睨出是一男一女!

    他们二话不说,挥剑便击来!

    他们的剑来得快刺得猛,瞬间便直指南宫烈焰的咽喉而来!

    当他们的剑近在咫尺之间,只见南宫烈焰头颅朝后倾去,剑头直接越过他的胸膛!

    凶手岂容他轻易躲过,他们的剑袭来后见未得手,伸出脚激烈踢来!

    南宫烈焰右脚神速抬起,将凶手的脚给率先踢翻!不过凶手工夫也十分了得,南宫烈焰虽然将他给踢翻,他一个纵跌,安然的落回原处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