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粉雕玉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2066字

    屋外的小翠,听见楚管家的叫声,完全是懦弱的退到一旁,楚管家怕是有所不知,此时王爷与小姐仍未起床,指不定正恩爱着呢!

    楚管家虽然细腻,可在这男女之事人毕竟是外人,他完全不懂那种火急火撩的感受,只道是要让南宫烈焰赶紧起来去处理昨晚那俩刺客之事。

    当他起床,便见郭蓉将玉莎与阵智宇二人押送过来时,早惊出一身汗,赶紧就往爷的寝室跑来,这太阳都快爬上来了,爷还窝在温柔乡里,他能不急么!

    可,任凭他急得火烧眉头,里面,丝毫没有动静!

    南宫烈焰压着慕苡晴,俩人正默契的喘息律动,哪管得了外面等候的二人……

    楚管家见左顾右盼爷都没有出来,急得便要上去拍门,被小翠拦住。

    小翠伸开双手,她虽害怕楚管家,可此时却不知哪来了勇气,只见她颤巍着身体,声音哆嗦着道:“楚管家,王爷与小姐正在休息,请您再何等片刻!”

    以她的经验之谈,王爷与小姐迟迟未起来,定然是没睡醒,若是醒了,也许正在办着事情,哪容得楚管家进去揽黄了!

    楚管家哪里容得小翠这般没规矩的拦截,当下阴暗着脸颊,他鼻孔里甩气,两眼圆瞪,恼怒的瞅着小翠,这丫头片子胆子长肥了!

    “你给我让开,我有要事找爷。”楚管家咬牙切齿的道,他不愿跟个黄毛丫头过不去,可她若执意为难,他不介意将她拽开。

    “楚管家,您再等等,王爷与小姐很快就起来了。”小翠虽然恐慌得两腿直颤抖,可,为了小姐与王爷的幸福,她务必死守着门。

    楚管家可不再忍让了,他揪住小翠,直接将她往一旁拽去,然后才返回屋前。

    “啊……嗯……轻点……天啊……你别……”

    他的手刚刚碰触到门板,里面俨然响起消魂的声音!他一张老脸顿时红成鲜血,举着的手僵持着!爷,竟然……

    楚管家踉跄倒退数步,他刚刚差点便破坏了爷的床事……,幸好这黄毛丫头阻止他,否则他真不敢想像……

    小翠见楚管家瞬时间便似火烧过的滚汤的绯色脸颊,顿时也明白几分,想她数次撞破小姐他们的恩爱画面,那种窘迫,那种尴尬,真是只是当事人自己才可以体会……

    “若是爷出来,告诉他,让他马上到前厅去一趟,昨夜里来捉了刺客!”楚管家脸色依然红通通的,他匆匆离去,跌跌撞撞的差点撞到柱子,幸好反应得快,否则肯定撞个正着!

    小翠见楚管家那失魂落魄的模样,顿觉好笑,王爷与小姐恩爱有加是好事,为何他看起来却像是忧心重重的样子?

    屋内的激情持续了一波又一波,直到日上三竿才结束!

    南宫烈焰趴在慕苡晴身上,他满足又惬意的啃咬着她细白的脖项,脸上洋溢着饱餐的神情。

    慕苡晴不断喘息,刚刚虽然刺激,可也将她累坏了!

    她一直抗拒,可结果只会引起他更大的兴致,所以最后,是被他一遍又一遍的索取无度!

    小翠待了将近两个小时,她觉得自己两腿酸软,可不敢走远,在距离屋前十米的地方,乖乖的忤着,她无聊的数手指头,把玩着头上的发,眼睛随意的溜哒,却不敢靠近房门前。

    楚管家等呀等,等到望眼欲穿,最后才见南宫烈焰与慕苡晴俩人相携着并肩而来。

    玉莎与陈智宇二人,正被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俩人目光之间流传着信息,莫不是奇怪楚管家为何不直接审问他们。

    玉莎用眼神示意陈智宇,不管如何,绝对不可以出卖雇主,这是最基本的原则,而且,打死也不能将他们的身份说出来!

    陈智宇朝玉莎翻了翻白眼,她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昨晚交手之后南宫烈焰便认出了他俩的身份,哪里还隐瞒得了?

    慕苡晴见到地上正剧目传情的玉莎与陈智宇,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怪不得昨晚总觉得有种细碎的声响,果然是有刺客来袭击!

    她后来没再听到声音,恐怕那时他们已经被制服了吧!

    玉莎与陈智宇仍然蒙面,没有谁多事的替他们扯掉面纱,不过,慕苡晴却是好奇,想知道这俩人到底长成什么模样,竟然敢来伤害他们!

    她突然上前,猛然扯开陈智宇脸上的面纱。啊!她忍不住惊叹,那张粉雕玉琢的英俊脸颊实在太清秀,像鲜肉似的,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竟然被惊艳了!

    南宫烈焰见她这般痴痴的凝视着陈智宇,当下便觉得胸口在绞痛,他上前将她揽进怀中,与她盯向陈智宇。

    他目光冷冽,浑身散发冷冽的气息,外面太阳很炎烈,可这屋内,居然是冷嗖嗖的感觉!南宫烈焰剜向陈智宇,恨不得将他扔出去!

    慕苡晴可没有放过玉莎,她悄悄的挣脱南宫烈焰的怀抱,往前一步,用力一拉,玉莎脸上的纱布同落入她手中!

    玉莎虽是陈智宇的师姐,却也仅是十七八岁的俏模样,她长得莹润剔透,肌肤看着光泽有弹性,可眼中淡定的神色却不像她的年纪,她看着十分的不屑他们,眼中甚至出现厌恶的神色!

    玉莎并非真的如面上般淡定,她内心早波澜壮阔的翻滚,可她怕自己自乱阵脚,这才咬紧牙关迫使自己震定自若!

    南宫烈焰牵着慕苡晴的手腕,走向上座。

    等楚管家奉送上茶后,他轻缀一口,这才慢条斯理的问道:“二位夜探我王府,有何贵干?”

    他是只字不提明天傍晚之事!

    而此时的南宫烈焰,虽然眼神犀利,看上去皮肤苍白,脸色失血,完全是弱不禁风的倒戈样子!与傍晚他们所见的,那玉树临风,煞气重重的蓝衫蒙面侠士,简直是天壤之别!这十万八千里的差距,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可,他们昨晚从南宫轩辕的府邸紧追而至,十分肯定南宫烈焰就坐在马车内!可若那蓝衫侠士若非南宫烈焰,那昨晚南宫烈焰又处何方?

    而那蓝衫侠士,依他的武功修为而言,莫不是江湖上盛负大名的蓝衫尊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