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夫唱妇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2046字

    金承相与他素未交集,他此次前来,意欲何为?

    南宫烈焰倏的忆起上次在树林中撞见他与南宫轩辕谋面一事,随即心下一沉,便吩咐楚管家让他稍等片刻,自己吃过饭便去前厅会面。

    “你和金承相很熟?”慕苡晴懒懒问道,却是百味交集,想来他与金承相是有一定的交情,否则当初他怎会答应娶金巧巧?

    “不熟。”南宫烈焰岂有看不穿她心中的小九九,一句堵死,他当初肯娶金巧巧,完全是因为皇兄的旨意!

    幸好阴差阳错,最后他的娘子是她,而金巧巧侧随了皇兄的意入宫为妃!

    “呃。”她敷衍一声,心中顿时美滋滋的,一种无法言语的欢快冲刺着心田,心情只觉得非常的愉悦。

    南宫烈焰睨了睨她似笑非笑的脸颊,自己精湛的双眸露出了然的神色,他家小娘子心思单纯,他一眼望穿。

    可想到外人也能轻易将她看破时,心底生起焦虑,就怕她的纯粹会替她自己惹来麻烦。

    金承相等了好一会,南宫烈焰才慢吞吞的走出来,他走得极慢,每一步都似非常的吃力。

    慕苡晴在他身后瞧见他这副鬼样子,想笑又不能笑,只好憋着。

    南宫烈焰见了金承相,俩人互相寒喧之后,便坐下来。

    慕苡晴位于南宫烈焰的右边坐下,金承相侧坐在下方的左边。

    楚管家上过茶后,便忤在慕苡晴的下方。

    金承相此翻前来,是奉了使命,他只为试探南宫烈焰的虚实,当他刚刚见到南宫烈焰身体欠佳,随时会挂掉的模样,霎时便宽下心来,纵使他再皇帝面前再厉害,再如何的大红大紫,瞧他这副烂身子骨,也绝对扶不上墙成不了气候!幸亏当初巧巧没有嫁给他,否则怕要年纪轻轻便守活寡!

    当初皇帝提议让他替巧巧选夫婿,他不过是随口一说,岂知巧巧竟然选了南宫烈焰,当时他便极力反对,岂知皇帝竟然是赞赏有加!

    而这如今巧巧入宫为妃,更加助长了他的脸面,他此时在朝中那是如日中天,除了皇帝,谁见了他都忌讳三分!

    他一生多子多女,岂知个个长得像他的影子,虽说不上丑陋,却也是非常的平庸,幸得巧巧像她那早死的娘,活脱脱的美人胚子,才算替他挣了口气,直到巧巧入宫后,他才后悔当初没有好好与那孩子联络感情,导致她如今与自己并不亲近!

    南宫烈焰并未率先开口,在外界,他一直是沉默寡言,冷酷无情,即使面对如今意气风发的金承相,他照样是面不改色的冷漠。

    慕苡晴鲜少见过金承相,抛开俩家并没有来往一说,就她与金巧巧的关系,当时金巧巧在家中的地位低下,她们见面也是在外面,极少到承相府。

    今日一见,金承相眉目狭隘,两颊腭骨高突,分明是一脸奸诈的相貌,怪不得生出金巧巧那样狼狈的女儿。

    她目光如炬,瞅着金承相的眼神有丝嘲弄,他或许不知道她的女儿,如今可是青出于蓝啊!

    “王爷,突然到访多有谋味,还望见谅。”金承相虽然嚣张跋扈,可在南宫烈焰面前,仍然不敢放肆,他的一身寒气将一室的温度给降低,他只觉阵阵阴凉的气息在慢慢的漫延,随时可以将人冻成冰块。

    “承相何事登我府门?”南宫烈焰突然气息重重的喘着,脸上的苍白即时呈现。

    啧啧啧!慕苡晴见他那模样,当下是羡慕妒嫉恨,他那脸色可谓是比翻书还变换得快!若非他刚刚告诉过自己,怕她又要上当受骗了。

    她最好奇的是,他那脸上的红润与苍白,到底是如何收放自如的?

    金承相见南宫烈焰严重喘息,意象吓了一跳,以前就听宫中有人传闻,说南宫烈焰患有严重的气管炎,果然不假!

    看来,他可以果断的放弃南宫烈焰这条船,直接接受南宫轩辕的建议!

    “没事,就想来看看王爷,而且苡晴嫁给您一事,她爹虽长常在外,可她毕竟也是我的表外甥女,我这来,也是想看看她,她与巧巧的关系可铁了,如今她们二人都嫁了如意郎君,为夫高兴啊。”金承相说着不着边的话,不过是为了说明自己与苡晴还有那层关系在,让南宫烈焰清楚,若是事后南宫烈焰为难,也顾及此层关系,可以网开一面。

    慕苡晴见过不要脸的,就不曾见过像金承相这种无耻的!

    他与金巧巧果然是父女绝配!他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他的表外甥,当初爹不在家时,他也是从来不曾登他们将军府的大门,而且听娘说他爹那一辈当初对姥爷家各种打压,才爬到了如今的地位,而姥爷他们,最后不堪打击,才一倔不振,落下个贫穷的后腿。

    如今见她嫁了南宫烈焰就来攀亲带故了,想她与娘在将军府受尽郭雪妮的凌辱时,他在哪里?

    她对金承相呲之以鼻,顿时黑沉了脸,她可不想与他们金家再沾上半点关系!

    “感谢承相远道而来,可惜我这副身子骨太不争气,否则可与承相多谈一会。”南宫烈焰说话带喘着气,他仿佛只要再用力一点点,身体内的力量便被抽空!而他的意思非常明显,他在扫客!

    慕苡晴连忙走向他,伸出手臂,直接轻拍他的后背,嘴上柔声安慰道:“别急,有事慢慢说,大夫交待你要按时吃药,否则这病情会更加严重,你若死了,让我怎么办!”

    她故意替他制造假像,让那金承相得意去,让他嘲笑去!

    金承相不疑有诈,一听苡晴的说词,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便也假意安慰几句道:“王爷保重身体要紧,有病有要吃药啊。”

    “承相你有所不知,焰他晚上更加严重,一个晚上咳不停,弄得人家从来没有睡过好觉!”慕苡晴变本加厉的扭曲事实,不就是演戏而已,她也有天分!

    南宫烈焰突然间大咳,天哪,他居然咳出了血来!

    慕苡晴嘴角抽搐着,他需要演得这么逼真么?血可是好宝贵的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