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尘箫家的懦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4本章字数:2114字

    “王爷保重身体要紧,我还是不打扰您休息了,先告辞。”金承相甚至是有些庆灾乐祸,他假惺惺的劝告后,便起身离开,一秒钟都没有耽搁。

    楚管家将金承相往府外送。

    这是礼仪,虽然王爷没有开口,这些场面工夫仍得做足,为免落人口舌。

    等他们

    当他们离开之后,慕苡晴倏的用力拍了南宫烈焰的背脊一下,弄得他差点摔倒!

    他睨了睨她噘起的嘴,心中纳闷,他哪里得罪她了?

    “你为什么要让大家都误会你是个药灌子?”她闷闷的问道,他分明健康得很,而三番五次的表露出虚弱的体魄,让她挤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苡晴,人心险恶,为了苟且偷生,我习惯了。”这是实话,他早忘了自己当初应该是什么样子,为了躲避别人的追杀,夜里极少得睡安稳觉,而自从练武后这种情况才慢慢好转。

    有了一身绝世武功傍身,他才敢让自己稍稍安定心神。

    “你是王爷,谁会想要害你?”他没有后娘,也没有姨娘,谁能害他?

    “苡晴,我也想知道是谁想置我于死地,所以,你嫁给了我,同样也会被他们盯上,日后你要小心谨慎,否则再发生像昨晚的事情,若我不在身边,你自己要随机应变,千万别恋战,要想办法逃跑。”

    他说的是事实,对方派来的杀手于他而言虽不入眼,可对于像慕苡晴这样的生手,甚至是只会皮毛的姑娘家,那绝对是致命的。逃跑虽无耻,却是能保命的最佳办法,毕竟杀手眼里没有感情,更加没有人性,他们嗜血如命,哪会管她是男人或女人。

    “该不会是皇帝要将你灭口吧?”她异想天开,除了皇帝,她真的想不出有谁会将他视为眼中钉,自古以来不都是怕兄弟窥视自己的皇位,才对手足痛下杀手?

    “不,不会是皇兄。”他一口否决,皇帝对他信任在加,决不会是他!

    而那些人当初毒害他母妃时,皇兄不过十几岁,他又怎会预想到当初皇位是他坐定?

    “那你到底得罪了谁?”她忧心的问,嫁给他等于嫁给了危险……呃,她能说她要退货吗?

    “苡晴,我母妃是被人陷害死的,而我,自从出娘胎起便一直被人暗杀,幸好我命硬,这才等到娶了你还活着!”他脸上露出调侃,仿佛对那些暗杀完全没放在眼里。

    以前是楚管家聘请了高手日夜防范,才让他保养到了十岁,而自打他自己练武之后,便没有再让他操心。

    原来他的身世还这般悲惨!她瞬间母性泛滥,觉得他比起自己仍要可怜百倍!

    “放心,我会陪着你一直到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公公。”她脱口而出,竟然没想过这便等于是做了承诺!

    南宫烈焰听得心口一热,心底某个位置蓦然间便柔软起来,小娘子许了他一生……

    “这可是你说的哟!”他慵懒的撒娇,将头枕在她肩膀上,心中自是欢喜。

    “是了是啊……”她不耐烦的应道,心中亦是羞怯不已,首次在他面前承认自己的心,她居然觉得很羞涩!

    楚管家刚从外面回来,便见他们俩人一副你浓我浓的恩爱模样,顿时明智的选择退出去,他这老单身狗再也不想受虐了!

    另外,王府仆人平房的厢房内。

    郭蓉盯着被送过来的玉莎与陈智宇,厉害了我的爷,居然将这汤山芋扔给她!当她接到爷的消息说他俩是尘箫的人时,简直想大笑三场!尘箫那样骄傲那样不可一世的狂人,他的徒弟居然是这种货色?

    玉莎哪里知道自己在郭蓉面前简直就是毫无秘密可言了!可她还在纠结着如何不让她瞅出自己的出身!

    陈智宇也被松了绑,他与玉莎坐在郭蓉的对面,郭蓉目光锐利,盯得人好生不安。

    宁希侧冷着一张脸,她瞟了俩人一眼,鼻孔甩了甩气,便直接往远处坐着。

    “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们与之前的雇主接头,便说刺杀任务失败。”界时她再尾随跟踪,且要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

    “这么简单?”玉莎简直不敢置信!

    难道他们不杀他们了?

    惊喜交集之下,她脸上悄然染上一抹喜悦。

    “对,就这么简单!可是,我怎么也想不透,是尘箫那家伙亏待你们吗,你们竟然要接任务做杀手?”郭蓉忍不住调侃道,箫山庄竟然落魄到如此田地了?

    “……。”玉莎与陈智宇面面相觑,原来他们的身份被识破了,才幸运的留得一命!

    “不关师父的事!”陈智宇破口而出,他可不允许他们说师父的坏话!

    “那你们这活儿还有谁知道?”郭蓉反问一句,这二人胆子真肥,竟然敢背着尘箫接活儿!若是让尘箫知道了,指不定他要跳起来将他们扔下苍吾锋!

    “行,本姑娘不跟你讨论这事,你们立马给我将伤调理好,然后立即启程返回箫山庄,或者是找其他的途径联系你们的雇主,别给我耍花样,否则你们就等着被我扔入南湖喂鱼。”郭蓉懒得跟他们废话,依他们俩的智商,她就是骗他们上床恐怕他们也不会知道!

    一瞧这俩人便是涉世未深的鲜犊子,而爷还说想要将他们占为已有,她可是不敢恭维!

    而倘若尘箫那斯若知道爷的想法,恐怕是半夜里都要风倦过来夺人!

    “我们可以随时联系雇主,不过是飞鸽传书的方式。”玉莎低垂着脸道,瞧这姑娘说话的语气应该是认识师父的,可她不希望她将此事告诉师父……

    “那行,现在赶紧疗伤吧,饿了就到外面找吃的。”郭蓉真放心,她就不怕他们跑了?

    一夜那么大,隐藏着无数的机关,若是他俩敢放肆,爷分分钟可以取他们的小命,她的时间还是留给福晋比较尽忠!

    南宫烈焰入宫了,慕苡晴练了会儿工夫,便挪身到凉亭里,她自从那晚之后便喜欢上这充满诗情画意的小地方!

    小翠自是知晓她的喜好,将乐器搬了过去,甚至还在两根柱子上搭起了网床!

    嗯,真是个贴心的丫头!

    基于前车之鉴,慕苡晴躺在吊床上,没有再披那栏杆,就怕不小心跌下去!

    她正盯着书看得入迷,远处传来一声惊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