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盛情难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5本章字数:2049字

    当然,除了爹,她想不出还应该为谁做衣裳!

    可见周师父殷盼的神情,她心中咯噔愣了下,她有遗漏了谁么?她的亲人如今仅剩下爹而已了!

    李滢闻言,也是朝慕苡晴睨了睨,她觉得她并没有用心思去想事情!

    接触到李滢的眼神,慕苡晴这才联想到了南宫烈焰!

    卧槽,她本不想跟他做衣裳的,然此时见她们愕然的瞅着自己,她不由得难堪的道:“还给我们王爷做几身吧。”

    瞧她说得多别扭似的,尴尬得仿佛有人拿着刀子架在她脖子上般难受!

    “好,你赶紧将你爹与王爷的尺寸报给我,置于你的,待会我给你量量便是。”周师父突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可是,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尺寸……”慕苡晴小声的嘀咕道,她连自己的尺寸都没记住,又哪里记过别人的?

    那是因为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替别人做新衣服啊!

    “我知道烈焰哥的尺寸,苡晴你再细想想你爹的尺寸便可。”李滢无心的道,她分明是好意。

    可听在别人耳中却完全是另外的意思!

    慕苡晴吃惊不已,李滢居然知道南宫烈焰的尺寸?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烈焰不是说过他与李滢之间清清白白,为何她会知道他的尺寸?她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要爆炸开,她只觉得胸口似被某种东西给堵住,她愣愣的凝视向李滢,耳边一直回响着她刚刚的话!

    “苡晴,别这样看着我,烈焰哥的尺寸是音姐告诉我的,去年音姐想替他做衣裳,而我恰巧在场便记住了。”李滢温柔的解释,她的脑子特别好使,很过东西可以牢牢记住。

    “呃。”慕苡晴虚应一声,她只觉得李滢越是解释便是掩饰,她那明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过,他们都是过去式了!

    可爹的尺寸,她真心不知道啊!

    “周师父,你在南宫烈焰的尺寸上再加两个码便是我爹的码了。”她尴尬的骚了骚头,爹身材跟南宫烈焰差不多,加两个码肯定足够了!而且衣服宽些也没有关系,就怕窄了,若是窄了,便留给南宫烈焰穿呗!

    “慕姑娘,希望下次你可以清楚的将自己关心的人的尺寸告诉我。”周师父冷淡的道,她拾起李滢泡好的茶,放置嘴边,一手掀开面纱的下摆,轻缀了几口。

    “是,周师父说得极是,我对他们的关心太少了。”慕苡晴懊恼的道,她以后会将自己关心的人的事情放在心上!

    也不至于像此刻这般的尴尬!

    然后周师父让她起身,替她将尺寸给量了。

    等量了尺寸,周师父便领着她们二人进去里面,原来屏风的后面还有间小房子,里面全是新到的布匹,色泽鲜艳,质地上乘,明眼人一看便知那是顶级好料。

    慕苡晴毕竟见识少,她伸手去抚上那光滑如丝的丝绸,心中感叹不已,这些料子那么好的质量,感情需要很多银子呢!

    李滢挑了白色碎花款及湛蓝斑斓款,再替南宫轩辕挑了一款白色条纹及棕黑相间色,便够了。

    慕苡晴侧十分的纠结,她自己偏好于青色,她除了青便是蓝,而南宫烈焰的,她侧选了相同的颜色!

    至于爹的,除了黑色,仍是黑色!

    她不懂搭配,也不擅长装饰,所以选的便有些单调了。

    见李滢的色泽明显比自己的要多了点缀,她唯有垂下了头,在审美上,她相较于李滢真的差远了。

    不过不是有句话说,萝卜青菜各人所好嘛,她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

    她担心这些顶级的布匹定然不便宜,而自己囊中羞涩,三人各做了三套,应该也够换洗了。

    “苡晴,今天这些衣裳我送你。”李滢浅笑着道,她收了慕苡晴的礼,总得给她回礼。

    而这衣裳,便当是顺水人情了。

    “不行,不可以的。”她急急反驳,她可没想过要她送!

    她急不可待的掏出钱袋,便要将自己的那份给付了,她并不想欠别人的人情,尤其是李滢!

    “那我送给你。”周师父难得大方一次,可她的话却吓着了李滢。

    周师父名气大,脾气也是古怪到远近谐知,她竟然要送衣裳给慕苡晴?李滢纵然是在她这里做了将近五年的衣裳,也未曾得她赠予过,所以李滢才那么的吃惊,不过转而一想,许是周师父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送衣裳给慕苡晴?可这一送便是九套,按照刚刚苡晴选择的料子,少说也要五百两!

    周师父可真大方!慕苡晴暇笑之余,并没有忘记从自己的钱袋里面将银票给掏出来,她带的钱不多,刚刚五百两!毕竟她不曾想过要买衣裳啊!

    “谢谢周师父,这钱我还是付得起的。”慕苡晴可不想让人误解了去,无功不受赂,而且拿人手软,她必须要花自己的钱才心安理得,虽然她此时手中的钱也是南宫烈焰的,可他不同,她被他睡了,吃喝拉撒穿他必须全包了!

    “不,我说送便是送了,别跟我磕。”周师父眼神一陡,顷刻间便是风云变色,她并不喜欢别人质疑她的决定!

    见她凌厉的目光,慕苡晴却得十分的委屈,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苡晴,周师父是一片心意,你领了便是,若觉得过意不去,日后多来她这找她做衣裳便是。”李滢上前解围,就怕慕苡晴耿直的性子惹恼了周师父。

    “可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妥,她受宠若惊了好不好!

    见她仍想顽固的拒绝,李滢轻拽了下她的手,让她稍安勿躁,周师父惹不高兴翻脸不替她们做衣裳,那可是得不偿失呢!

    既然盛情难却,李滢又告诫自己不得鲁莽,她唯有闷声。

    约定了三天后来取衣裳,慕苡晴见李滢仍想留下来与周师父品茶,便率先告退,她领了自己的人,走出外面去。

    非常不巧的是,她才刚刚走出门口,便见慕苡淋带着小梅从外面走过。

    她脸色一凝,脸颊紧绷着。

    慕苡淋自然也是瞧见了她,她在大厅外面走马观花的观赏着样版及布匹,鼻子冷哼一声,极度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