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随时取你颈上人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5本章字数:2081字

    从南宫音的宫殿出来,意外的遇见了金巧巧。

    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她颇是意高气昂,整个人膨胀得那叫目中无人,太监宫女莫不小心伺候着,哪怕她蹙一下眉目,也将人给吓得小命没半条!

    此时的金巧巧更加的得宠,纵然是皇后对她也是刮目相看,见了她也是好礼相待,所以,她意气风发的似那飞上天堂的凤凰,莫不拿眼色盯人。

    本不曾预想见金巧巧,竟然撞上,慕苡晴没有避开的道理。

    如今的金巧巧不了龙种,她不便下手,只好叹息时不相逢!

    南宫烈焰拉住慕苡晴的手腕,他宽大的掌心包裹站她娇小的五指,直接迎上金巧巧。

    金巧巧也不想会遇见,她气焰喧嚣的瞪视慕苡晴几眼,眸底闪过恶劣,面上却表现得极是从容不迫。

    “哟,这不是六弟么,你们得空入宫何不到本宫的金殿坐坐。”她声音清凉,脸上去是拂不开的笑意。

    她冷冽的笑容未达两腭,盯人的目光却是森冷的。

    “谢金贵妃美意,我们有事先告辞了。”南宫烈焰率先开口,不愿见金巧巧用气势压迫慕苡晴,他小心呵护,便是不想她受到任何的委屈。

    慕苡晴冷凝回视金巧巧,不过两个月的身孕,瞧她那腰挺得,似六个月的样子,看得她直想吐!

    贱人就是矫情!

    “哟,苡晴妹妹这般急着离开,何不上姐姐这求求生子经呢,你成亲也将近三个月,肚子怎么没见有动静,莫不是得了怪病吧?”金巧巧毒舌,她并没有错过奚落慕苡晴的机会,她主是要她难堪,让她下不了台!

    慕苡晴倏的回转过头,原本要离开的步伐也是戛然而止,她锐利的目光扫向金巧巧,语带嘲讽的道:“金贵妃的肚子这么争气莫不是服了药吧?”

    哼,敢侮辱她,看她不堵死她!她这话意思十分明显,皇宫嫔妃个个无法怀孕,她金巧巧却在入宫短短的两月内怀上龙种,该不会是吃了药?

    本想让慕苡晴难堪,不想被她反咬一口,金巧巧气得脸都绿了,因为关于宫中的传言她也有耳闻,不过没放在心上罢了!此刻慕苡晴当众揭开她心虚的所在,她当然气得快站不住脚了!

    南宫烈焰也是冷睨金巧巧,他虽不说,对金巧巧这中状率也十分的感冒!

    “慕苡晴,你这是在羞耻皇上你知道吗,信不信我到皇上那告你一状!”金巧巧不愧反应敏捷,慌张过后,她极快沉静下来,直接将矛头转向皇帝,拿皇帝来压制他们!

    她可以将慕苡晴的意思扭曲,造她曲指皇帝不孕!说不定这样皇帝在发雷庭下,直接将慕苡晴给治罪也是有可能的!

    “金巧巧你尽管说,我慕苡晴还怕再死一次吗?你要是心中无愧,又何必怕别人嚼舌根!”慕苡晴悲愤填膺的道,她就是跟金巧巧死磕,她刚刚并没有忽视她眼中闪烁的一缕光芒,她太过熟悉她,她每次撒谎时,眼神会不自觉的闪烁,而这小动作,她自己却不产察觉!

    “你!放肆!掌嘴!”金巧巧恼羞成怒,气急之下耍起架子来,直接使使起身后的李伶。

    李伶正好报了上次的仇,她趾高气扬的上前,扬起手便要往慕苡晴脸上扇!

    南宫烈焰在人前一直扮演着弱不禁风的文人模样,但倘若那李伶真敢动手,他袖中的银针便会嗜她的血!

    慕苡晴岂容得李伶欺负自己,她轻易出手握住李伶要扇过来的手,随即用力狠狠一扭!嚓!只听闻手臂脱臼的声响!李伶早尖叫出声,一张脸似杀猪般扭曲,嘴里忍不住嚎叫起来!

    她眼神凌厉的剜向金巧巧,似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刺向她的胸膛,她阴霾的黑眸用力扫视着她,口齿清晰的道:“金巧巧,别挑战我的忍耐,否则你的项上人头我不介意现在就取走!”

    她狂傲,她傲视着唯唯诺诺的宫女与太监,凛然残忍的剜向他们,她慕苡晴贱命一条,并不介意跟金巧巧来个硬碰硬!

    没想到在皇宫的后花园,她慕苡晴竟敢如此嚣张,金巧巧不由得有些后怕,她刚刚虽想要利用皇帝来治她,她现在在皇帝面前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直接让他操办慕苡晴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她并不敢确定,没有十足的把握皇帝会直接撇开南宫烈焰这层关系,来听自己的!

    她想赌一把,又怕这赌注会输得太惨!若是皇帝不听自己的话处置慕苡晴,她在南宫烈焰耳边吹枕头风,自己也是难逃他们的报复!

    “苡晴,咱们回家。”南宫烈焰牵起她冰冷的小手,自己身上同样是冷冰冰的,没有温暖可传递给她……

    慕苡晴仍然死死瞪着金巧巧,那李伶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望一下,她的敌人是金巧巧,李伶不过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宫女而已,她犯不着跟她过不去。

    她了解金巧巧,她的心计太过慎密,倘若不小心,她怕是又要着她的道,在阴谋诡计这一点上,她甘拜下风,然她却不能放任她继续滋长那嚣张的气焰,她就想将它给掐了,灭了!

    南宫烈焰并不想她们在皇宫内将事情给闹大,惊动了太后便不好了,所以才想领着她离开,在宫外,他随便她喊打喊杀,指不定他还会帮她直接将金巧巧给废了。

    如今在皇宫,这是非之地,耳目众多的大染缸,在凶手未查到之前,他仍是小心谨慎为好。

    慕苡晴顺着南宫烈焰的话,任由他牵着自己下台,她慢慢的抽回自己的视线,在他的带领下往出宫的方向走去。

    等他们走远后,金巧巧揪了一宫女上前,不由分说便直接扇了她几个耳光!

    无辜被打的宫女抚着疼痛的脸颊,敢怒不敢言,抽抽啼啼的跌倒在地上,眼睛也不敢抬。

    金巧巧还不泄气,她伏下身,朝李伶的头发拽,嘴里恶毒的咒骂道:“你们这些没用的饭桶!”

    她刚刚都被那样欺负了,他们她好歹给个人,偷偷的跑到正阳殿跟皇帝报小报告,她也不至于被欺负得这般落魄!

    若是让其他宫的人见了,肯定早将她金巧巧嘲笑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