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善解人意的姑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6本章字数:2073字

    “李滢,刚刚有人来闹事,楚管家中毒了,不过你放心,坏人已经跑了。”慕苡晴并不想让李滢知道太多,便轻描淡写的带过。

    “啊,楚管家中毒了?我去看看他。”李滢疑有他,她一心只想着楚管家严不严重,就忽略了其他的细节没问。

    “小翠,带她过去。”慕苡晴吩咐道,她此时只想安静一下。

    等他们离开后,对着空气,犯怵。

    郭雪妮真卑鄙,竟然使毒!她应该防范,以她们母女俩的歹毒心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如今只盼望解药早点回来,否则楚管家性命不保。

    她虽对楚管家没有多大好感,他好歹是南宫烈焰的人,她并不希望他丧死。

    她俩手放置背后,不断的在地上踱步,心中是越发的焦急。

    眼看太阳就快下山了,解药还没到,也没个信条回来,真是急得火烧眉毛了。

    她正想要去找宁希她们时,屋外突然出现一抹白影!

    那是位玉树临风,宛若画中仙的嫡公子!她有刹那被闪瞎了眼!

    这美玉般俊俏的公子,他是谁?不会是凶手吧?

    她虽花疾,可却没有忘记无处不在的歹徒,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可不敢掉以轻心。

    而当美男子越走越近,她正要将短剑拔出,手腕被人轻扯了下!

    是随影!

    “玻璃公子!”随影的声音洋溢着兴奋!

    那美得滴水的男子,叫琉璃?慕苡晴只觉得头脑嗡的一声,差点要爆炸!果然是名如其人,妖娆如玉!

    “楚管家在哪?”琉璃不管承影的兴奋,直接问道,倘若不是南宫烈焰飞信给他,此刻的他正品茶尝画,哪里会奔波前来!

    承影不敢有误,直接便领了他往楚管家的厢房。

    慕苡晴也是亦慢亦快的随后,她因为担忧楚管家,也没来得及问随影,这琉璃是何方神圣。

    可从随影恭敬的行为来看,肯定是来历不凡,否则他素来万物皆是空的眼眸,怎么会出现异样的火苗?

    楚管家浑身泛黑,看着好恐怖。

    慕苡晴没想过,不过半天的时间,他竟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快成黑炭了!

    琉璃伸手进怀中,抱出一颗灵丹妙药,直接将它塞入楚管家的嘴中,等楚管家服下之后,再打开他的脉搏,让他血液流畅起来。

    “此毒厉害,有我在,没意外。”琉璃观察了楚管家一翻后,果断的道。

    想他妙手回春的解毒仙师,这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任何千奇百怪的毒只需一眼他更识穿,能将他为难的,除了南宫烈焰身上那自娘胎带来的寒毒,还没有谁可以难得倒他。

    听闻此言,大家总算是松了口气。

    随影引见慕苡晴给琉璃:“公子,这位是我家福晋。”

    “哦,焰的小娘子,长得,不赖。”琉璃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他漂亮的凤眼,大方的打量了慕苡晴一翻,美颜如花,身材凹凸,看上去挺有性格的模样,不错,幸好焰不是娶了个工欲善其事!

    否则那样会闷死!

    “谢谢琉璃公子,我家焰他何时归来?”慕苡晴轻声问,面上是从容不迫的淡定,并没有像以前见了南宫轩辕般,犯花痴。

    看来,她确实进步了,不会再对着美得不可方物的男人再念念不忘!纵使琉璃再俊俏,她也没有非分之想,她在看清了男人的丑恶面目后,再也提不起审美的兴趣。

    琉璃细睨慕苡晴几眼,猜疑的目光扫向随影,随影朝他摇了摇头,他立即回应,便淡然道:“两天后,他有要事缠身。”

    “哦。”看他不愿多言的意思,慕苡晴便没有多问,她走出屋外,让小翠吩咐厨子,今晚准备多些菜肴,有贵客到。

    琉璃的住宿也成了个问题,让他住厢房,并不合适,若让他也住进西院,更加不合适!

    这住宿问题真的苦恼了慕苡晴,琉璃可不是一般的客人,李滢也不是一般的客人,让他们都住在西院,就怕会闹出风波来!

    她扫了一眼那十来间厢房,一阵烦躁。

    李滢缓步走出西院,因为知道楚管家中毒,她也跟着焦急,一颗心担忧着他的安危。

    当她走出西厢的弓形门,便见湖边伫立着一位白衣男子。

    翩翩少年宛若画中仙,他背手而立,身形掀长,侧看迷样的骚人,当他缓缓转过身,她的心忍不住急促跳动,那堪称妖娆的滟丽更胜女子!

    府中何时来了这般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呃,她错了,那人的装扮分明是公子!然给她的错觉,是比姑娘仍要美艳!

    她收住脚步忤在原地,忘记了继续行走。

    “郡主?”红媚低唤一声,她也凝见了那位公子,宛如画中仙,只可观而不可亵渎嫣!

    李滢回过神来,她一张小脸报涩的微红,便拉开脚步朝厅堂的位置步去。

    琉璃目光恣意的在四处扫视,他睨见李滢时,心中略微顿了顿,脸上并没有多过的神情。

    慕苡晴正无计可施时,见李滢走了来。

    她是欲言又止,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李滢见她一副为难的神情,关切的询问道:“苡晴,你怎么啦?”

    她声音温柔如水,纵然再烦躁,也被她如水般的温顺给抹平了去。

    她遥望李滢几眼,不得不张口问道:“李滢,焰的朋友,我想安排他住在西厢,你隔壁的房子,你同意吗?”

    其实她直接安排即可,但为了顾及到李滢的感受,她不得不征求她的意见,毕竟李滢的身份摆在那,询问一声即显尊重。

    红媚心里直嘀咕,是谁那么大的面子,竟然敢要求与郡主同住一个庭院?

    李滢一直是深明大义善解人意的,她不同红媚般心胸狭隘,直接率直的应道:“当然可以,我也只是作客,没有理由霸占了一个庭院。”

    她嫁人后早有常识,民间不比宫中,宫中她处处养尊处优,人前人后皆是大受谄谀,她必须学着适应。

    “对不起,望你体谅一下了。”慕苡晴抱歉极了,李滢她金枝玉叶,能答应下来,她大感意外。

    李滢上前扶住她的手腕,浅笑着道:“苡晴,我只是个普通人,千万别将我棒高了,我会觉得浑身不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