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章分道扬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7本章字数:2089字

    剑尖相撞,声声刺耳的尖锐声音着实让人心惊胆战,撕杀的俩人,不断的朝对方的要害攻击,皆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方给击毙。

    趁着喘息的间隔,郭雪妮盯着慕苡晴,沉声喝道:“到底是谁教了你工夫?”

    她居然可以跟她对打百招之多,让她吃惊不已。

    且此时,她已经疲倦,甚至是力不从心了。

    她冷眸相凝,剜向她,她不想跟她废话!今晚不是她死,便是自己亡!

    踮脚纵身飞跃,她的武艺早在恶斗中不断的精进,再加上这几日勤加练习,虽不能用出神入化来形容,却也是十分的精湛。

    再次打成一团,郭雪妮明显逊色了许多。

    然这狡猾的女人绝不会让自己吃亏,她见慕苡晴是越挫越勇,便想要脱身,她脸上泛起阴森的冷笑,再撒手,一阵浓烟冒出,将面前的光线给罩住。

    慕苡晴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等她想要继续出击,哪里还有郭雪妮的身影?

    这可恶的坏女人,她以为她跑得了吗?她正要追出去,脚下却突然被某样东西绊住,待她低头一看,乖乖,一条大青蛇正吐信盯着她!

    她想也不想,一剑落下,青蛇立时被劈成两截!

    这蛇用膝盖想都知道,定然是郭雪妮弄来的!幸好她发现得及时,否则让蛇给咬一口,后果不堪设想!

    而此时,想必郭雪妮已跑远,再追也是枉然。

    她凝视着夜空,心中的愤慨难平,竟然让她再次逃脱了!

    看来为娘报仇雪恨的期限,仍是遥遥无期了。

    次日,她睡得正酣甜,一道人影落入院内。

    南宫烈焰瞅着那道紧闭的门,他踌躇不前。

    里面的人传出平稳的呼吸声,他冷峻的脸泛起了安然。

    随影回报,她连日躲在将军府内,他是马不停蹄的赶了来,却不想,府内空空如也,一片荒凉,她却睡着了。

    思忖着她醒来后饿肚子,他命随影回府中,将厨房做好的午膳给送来。

    慕苡晴是被饿醒的,她闻着香喷喷的菜肴味道,自然的爬了起来。

    烈日笼罩下,她推开门眼睛被光线刺得睁不开。

    待揉搓一翻,再观屋外,被眼前一幕给闪瞎了狗眼。

    一桌子的美食端放在桌子上,而妖娆的男人倚着光线,正朝她徐徐望来。

    见到他的刹那,她再多的唾馋皆变得淡然,她碰的一声将门给合上,身体靠在门板上,只觉呼吸一阵比一阵喘。

    他跑来干么?他不在府中与李滢搂搂抱抱了吗?难道他们吵架了?

    她胡思乱想的猜测,殊不知外面的南宫烈焰被她的举动给弄得不解,她刚刚活似见鬼一样,他真有那么可怕?且那日她不过是赌气出门寻仇,此番再见,她那幽怨的眼神,让他甚是不明!

    他上前,伸出如白玉般好看的手掌,拍了拍门。

    “苡晴,开门。”他耐着性子,沉声道。

    “你走!”她声音清冷,却不似赌气。

    “开门,吃饭。”南宫烈焰不依不饶的继续道,他寻思着她仍在气自己当日不肯帮忙,可他确实不便出面,才让随影相护。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他都有了李滢那如花似玉的姑娘相伴,还来找她,是想要羞辱她吗?还是想来看她的笑话?

    不如他目的何在,她都不会再轻易的原谅他。

    南宫烈焰见她话中带着悲凄,以为她是受郭雪妮欺负而心中难过,禁不住心痛。

    她始终不明白,他与南宫苛泽同为皇室中人,倘若他与她出面为难郭雪妮,事情传开于南宫苛泽与自己均百害而无利,况且日前一直有人盯着府上,他不能掉以轻心,让人揪住了把柄。

    在母妃大仇未报之前,唯有暂且委屈她。

    久久未闻屋外动静,她以为他走了,便悄悄拉开一道缝。

    才要望去,南宫烈焰的面孔映入眼帘,惊得她转头便要继续关门。

    南宫烈焰却不给她机会,他一脚踏入,硬是将她给拽住,不主她有躲避的机会。

    怒目怨怼,她将他给拂开,语气酸楚的道:“你走。”

    三心二意,想要左拥右抱,他简直是妄想,她慕苡晴绝对容忍不了男人的朝三暮四,他可以不爱她,但绝不能给她戴绿帽子!

    若未撞见他与李滢勾勾搭的亲热,她仍会傻傻的被蒙在鼓里,还相信他曾经说的,他们不过是兄妹情谊!如今看来,妹个屁,不过是忽悠她个大傻逼罢了!

    那李滢也是厉害,南宫轩辕被她所伤,如今仍卧伤在床,她倒好,与南宫烈焰打得火热,也不怕被唾沫星子给淹了耳!不过,她整日深居府中,想必也不会知道,倘若传开,那些流言蜚语所带来的伤害。

    “苡晴,吃了饭咱们回家。”南宫烈焰不过是不想她饿肚子,瞧她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他脸上的神色更加黯然,她的不理解,致使他深深的郁闷。

    “南宫烈焰,那是你的家,与我慕苡晴何干!”她撇了撇嘴,一脸的不耐烦,他再不走,休怪她不客气直接跟他翻脸!

    南宫烈焰可由不得她说出那作人的话,他将她扣进怀中,伏下身,直接便噙住她的唇,狠狠的吻下去。

    她的疏离,她的气愤,都让他感到不安稳,在自己深深爱上她之后,他岂容她再说那种自暴自弃的话,伤人伤已。

    他的吻又急又快,霸道的占据她的嘴,撬开她紧闭着的唇齿,长驱直入的吸吮内在的芬芳。

    她纵是再挣扎,也逃不过他的蹂躏,吃力不讨好的工夫使她懒得再挣扎。

    她似个洋娃娃,任由他不断的将自己给吻遍,直到粗喘着抱住她,她才冷冷的睨向他。

    她伸出手,用力狠狠的擦拭着自己的唇瓣,深怕那里,被传染了李滢的味道!

    她只要思及他曾经与李滢那样的缠绵,便涌起恶心,他这脚踏两条船,难道就不怕沉船?

    微风拂过,将她凌乱的发丝飘逸起,她凌乱的长发随之飞舞。

    “南宫烈焰,我们之间到止结束,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别再来打扰我,你与你的李滢好好生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声冷若冰,心中却是玻璃破碎般的裂开,事已至此,再苦苦纠缠,不过是徒增加更多的厌恶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