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章误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7本章字数:2068字

    睥睨着她,他竟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她居然说叫他跟李滢好好过日子?

    她脑袋抽疯了吗?否则怎会说出这般不着边际的话?

    他向前,她后退,俩人剑跋弓张,诡谲的氛围弥漫着,谁都想要将对方的思绪戳破,却又只能悻悻的瞪着对方,完全是不可理喻的瞪视!

    “我南宫烈焰只有你慕苡晴一个娘子,关她李滢何事?”他咄咄逼人的道,再向前一步,将是将她逼在了门槛边。

    “笑话,既然我是唯一,为何要背着我与她勾三搭四?南宫烈焰,若非我亲眼目睹,我还被你蒙在鼓里,你别欺人太甚了!”小脸冷漠无情,胸口急促起伏,离得太近,她是连他的气息都觉得肮脏了。

    “你!什么意思,我何时与李滢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了?”南宫烈焰觉得冤枉,他因为被误会,总是迫不得已的向她解释,屡破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二次。

    “还敢说没有?五天前,是谁抱在一起密不可分?南宫烈焰,别再欺骗我了,我再也不会被你牵着鼻子走。”她大吼,几乎是咆哮,他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为他伤心!

    岂料,南宫焰听完后,反而笑了,他总算弄清楚她一直闹腾的原因了。

    她见他笑,更加的生气,他是几个意思啊?

    南宫烈焰再次将她扣进怀中,非常用力的,狠狠的搂紧了她!

    她吃醋,这证明是好事!

    “李滢她的脚崴了,我扶着她,我们那天正在聊关于你的事情,可是你却误会了我们。”南宫烈焰说得简单,他不过是如实相告,并没有找其他的理由。

    她望着他,真如他所言的单纯?他们不是抱在一起了?

    她脑海中迅速回忆那日的情景,当时的李滢确实有些不妥,她好像是单脚独立的……

    然,这也不足以证明他们就是清白的,谁知道他说的脚崴是真是假?

    事情过去了几天,随便他扯个理由都可以唐塞过去了!

    见她不信,南宫烈焰重重的叹息道,“你若不信,何不随我回府中问问李滢,或者是仆人们,若我有半句欺骗,任你处置。”

    她甩了甩鼻子,冷哼一声,任他说得天花地坠,她也不会再随他回去。

    如今她独自居住在将军府,自由自在得很。

    南宫烈焰伸手环向她的柳腰,状似承诺般,“我说过你是我今生的女人,绝不会有二,苡晴,我宠你都来不及,又岂会欺骗你……”

    “油嘴滑舌,你的甜言蜜语鬼哄去吧。”她不屑的道,心中却是悄悄的软化了下来,回想自己冲动的举动,也觉得太过幼稚了。

    “苡晴,我南宫烈焰从来不打狂语,爱你,便会一生一世全心全意,不爱侧不爱,骗你我落什么好处?”

    他所言不假,他骗她慕苡晴图的是上床吗?他们早不知滚了多少次大床,若他真是个见异思迁的男人,早往别家未出阁的姑娘瞟,还会盯着她个破鞋耿耿于怀?

    “你回去吧,不管你们是真有事还是假恩爱,我累了,我想一个人好好的生活。”她倦了——再也不想与他牵扯不清。

    南宫烈焰却不依,他将她抵在门板上,漆黑如墨的深邃眼眸紧盯着她,将她所有的表情铭记于心。

    她在撒谎,她分明是不相信自己,还在生自己的气,否则怎会道出这种疲倦的话来。

    他拉起她,将她按在桌边,用近乎命令的口吻道:“你瘦了,必须补充营养,这些全是你最爱吃的菜。”

    她随便睨了一眼,果然,那些全是她平日里最爱吃的菜!

    她艰辛的咽了咽口水,却不愿去深究他是如何得知自己的喜好。

    她撇了撇嘴,并不想被他妥协。

    南宫烈焰见她迟迟不肯去筷,迳自拿起筷子,将一块红烧肉送近她唇边。

    她索性起身,完全不接受他的好意!

    岂料,南宫烈焰咬住了肉的一头,直接将另一头凑向她的嘴!

    “你是牲口吗!”她恼怒的轻斥道,一张脸早通红异常。

    这幼稚的举动与他高冷的形像压根不像!她都怀疑他是灵魂出窍搭错边了!

    然就在她说话的瞬间,他猛然间朝她吻下去!那肉,直接塞进了她的嘴中!

    “……。”她想说话,她要抗议,嘴里塞了肉,却是含糊不清!

    “不饱饭,你哪来的力气报仇?”他睨她一眼,不痛不痒的道。

    他这一说,她呸的一声,硬是将口中的肉给吐掉!

    他一提这事她就气得想揍他!他这是落井下石好吗,没见她正为此事操得心都碎了!

    “苡晴,我答应你,等我母妃的大仇报了之后,我立即替你娘报仇,界时我带着你,浪迹天涯。”他并不愿待在皇城为官,更加不想周旋于官僚之间。

    “就不能先替我娘报仇吗,你母妃那凶案根本是遥遥无期的等待!”她越想越气,觉得他不过是在找借口不肯帮助自己罢了!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何他说得冠冕堂皇,一点都不考虑她的感受?

    “苡晴,若是我替你杀了郭雪妮,你想,二皇子他还不借题发挥,这皇城,还容得下我吗?我离开了皇城,又如何靠近得了皇宫?”他语重心长的道,他非畏首畏尾胆小怕事,而是情势所逼,他只好暂时的屈就。

    何况他还得顾虑宫中的南宫音,他不能在没有部署之前便随着她的性子胡来,而坏了自己的步骤。

    慕苡晴陷入了沉思,南宫烈焰的一席话使她认识到自己鲁莽的行为,她不过是凭着一股怨气,哪曾思考全面过?

    她总是管不住自己涛天的怒火,只想着两个月过去,自己竟然原地踏步毫无进展,便愧对娘的在天之灵。

    她不再语,既然南宫烈焰不能出面替自己解决,她只好凭自己的本事来将郭雪妮她们活刮了!

    南宫烈焰岂有看不穿她之理,她要折腾,他便随了她,只是为了她的安危,他会命随影继续暗中保护她。

    “快吃吧,都凉了。”他宠溺的将菜往她碗里送,几日不见,她似乎消瘦了许多。

    他疼惜的将她两颊的发拢向耳际,思忖着待会便要她一同回府。